9日晚11點半,貴州田坎鄉4名兒童在家中疑似農藥中毒,經搶救無效死亡。田坎鄉當地知情村民向媒體透露稱,中毒身亡的4名兒童,1男3女,是留守在家無大人照顧的四兄妹,9日晚一起喝農藥自殺,最大的哥哥13歲,最小的妹妹才5歲。
       

這4名兒童是否如村民所說的是喝農藥自殺?七星關區政府官方網站對此事,只有短短的甚至看不出感情色彩的幾行字:接報後,市、區立即組織相關部門趕赴現場處置;目前,公安機關對死亡原因展開調查,有關善後工作有序開展。
如果真如村民所說的那樣,是孩子們自己喝農藥自殺,這得有對社會對未來有多絕望才會作出這樣的決定?不是誤食,是自殺!四條命帶著對這個世界的絕望,帶著對家長或是社會的控訴離開人世!如果沒有經歷過巨大的痛苦與絕望,最大才13歲的孩子怎麼能做出自殺的決定!
當夜幕降臨的時候,夜漸漸深,作為哥哥,這個暫時的小小的一家之長,是如何勸說同樣年幼的妹妹們喝下農藥的?他是不是在對妹妹們說,「妹妹忍著點,喝完一口這個東西肚子就不餓的疼了!」也或者,他說,「喝完了之後爸爸就回來了」?一切都無從得知,只有冷冷的四具冰涼的軀體,來無聲控訴著他們忍痛離去的世界。

看罷這樣的新聞,首先刺痛我們的是這四條鮮活的生命。看到這樣的新聞真是不知道應該譴責誰!是孩子們私奔而去的母親?還是對四個孩子不管不顧遠去他鄉打工的父親?還是這個社會?往往,我們總是在不應該關心的事兒上花太多的時間去湊熱鬧,卻不知道中國真的還有這麼可憐的孩子,讓人莫名的悲哀。

而更讓人覺得刺眼的是,又是畢節!在上一個冬天,五個孩子為取暖在垃圾箱裡一氧化碳中毒而亡。這是誰之過?村民介紹說,1個月前,4個孩子因為沒有生活費輟學在家,家裡唯一的食物是孩子父親去年種的玉米。孩子平時將玉米磨成玉米面,不用篩子篩乾淨,就湊合吃了,「因為太窮了」。

輟學一個多月,難道都沒有人來問問?學校呢?正在接受義務教育的小孩的學校就沒有進行家訪?在這個新聞裡,許多人大罵孩子的父母,生了他們卻沒有盡責,自私自利,養不起卻生養這麼多。誠然,對於孩子們來說,他沒有權利選擇出生和出生的環境,也沒有權利要求父母對自己多好。

但,留守兒童卻是個無法迴避的話題。往昔,農村人沒有所謂的社保,福利,他們只能靠多生幾個孩子增加勞動力,和獲取晚年的保障。這背後的種種,不身在其中,又豈能深刻體會?然而,畢節到底是個什麼地方,每次看到這個地名,都是這類讓人崩潰的悲劇。對此,有關部門豈能一句「有關善後工作有序開展」就此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