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体检改变不了我的健康状况        


       

这两天,单位组织职工体检,往年,这是我一年中最期待的一件事情,希望通过医院里先进的仪器和一本详尽的检查数据给自己一些健康方面的安慰或警示。可是,每次翻开体检结果,心里都是愁肠百结,数据显示我的身体总是有问题。        

         

  为了不自寻烦恼,我从05年开始就不体检了。一位老友不理解,说我走极端,万一得了什么病没有体检出来,后悔就来不及了。她的担心有道理,近日的媒体接二连三地报道有关名人英年早逝的消息。        


       

  大陆笑星侯跃文猝死的消息还没让热爱相声的读者心境平伏,台湾导演杨德昌、大陆电影摄影赵小兵的离世又进一步刺激我们的神经。更令人不胜嘘唏的是,台湾首富郭台铭砸了百亿台币也救不了患白血病的弟弟郭台成。        


       

  他们个个有钱有名,能找到全世界最权威的医生和药物,却依然回天无术,一个一个不情愿地向上帝报到。读了这些报道,周围的朋友个个神色黯然,谁不想好好地健康地活着?        


       

  然而,体检真的能解决我们的健康问题吗?其实,更多的时候,体检的结果给我们带来的是慌乱、恐惧和无谓的劳民伤财。体检前还是好好的,体检完了,总有几个爱担心的同事忧心忡忡,有子宫肌瘤、有乳腺增生、有高血压、有贫血……反正很少人的指标是完全正常的。        


       

  为了健康,为了多活几年,大家便遵医嘱开始吞药,维生素、降压药、补血药一一找来,严重一点的便要各大医院再轮番检查一次,看需不需要手术。当得知自己转氨酶偏高时,许多人被告知不好好服药的话会发展为肝炎,结果真的是好好服西药后得了肝炎、肝硬化;当得知自己血糖偏高时,许多人也会很认真地服降糖药,结果是伤肝伤肾,最后并发症玩完。        


       

  经过几年的体检和观察身边朋友体检后的遭遇,我变得聪明起来,知道体检保证不了我的健康态势,西方医学更保证不了我的健康。既然如此,我们大活人一个,干吗要把自己的健康交给冰冷的仪器?干吗要被仪器说了算?干吗要被“科学的数据”牵着鼻子走?        


       

  我们的祖辈一辈子都没照过B超或X光,没验过血和查过大小便,但他们都能健康地活到八九十岁甚至天年。相反,我们现在年年体检,也不见得比我们的父辈健康长寿,反而是许多健康的人被“数据和指标”吓得半死。        


       

二、体检行为如同网鱼        


       

  北京的一位名中医任启松老师曾说过:“体检行为如同网鱼,捕鱼者为了把鱼一网打尽,往往会将鱼赶到深池里。西医为了让所有体检者都有病,会诱导每个人都定期体检。”不幸的是,所有的人都很享受这种“诱导”,进而心甘情愿地成为“指标或数据不正常的人”,亦可称为“非健康人”。一旦成为“指标或数据不正常的人”,你也就被西医套劳了,解套之日也就是见上帝之日。        


       

  在加拿大多伦多的一位同学,去年体检的结果是骨质疏松,医生告诉她,她的骨头疏松的程度相当于70岁的老太婆,不小心摔倒的话,就是粉身碎骨了。这还得了,尽管我同学才40岁,但被医生吓得双腿发软,似乎已听见了自己骨头马上就要裂开的声音。        


       

  医生给开一种名为Fosamax的治骨质疏松的药,要她服三年,并要定期检查。同学坚持吃药三个月以后,得了严重的胃病,每天晚上要吃大量的零食,否则就胃痛,更可怕的是,晚上要用很高的枕头睡觉,否则胃里的酸水就往嘴里涌。同学上网一查,发现Fosamax这种药对胃有很强的副作用。药不敢再吃了,又担心骨质疏松影响将来的健康,便天天走路晒太阳。        


       

  第二年复检,骨质疏松的指标正常了。给她开药的医生很得意,还以为他开的药治好了我同学的骨质疏松。我同学生气地告诉他,自己只吃3个月的药,现在已患了严重的胃病,那位医生若无其事地说,那我现在帮你治胃病。同学这次聪明了,问Prevacid胃药有什么副作用,医生说没有,并劝我同学不用再上网搜索了。        


       

  同学不相信,一定要弄明白胃药对身体的伤害,那医生最后无奈地说:“要说副作用的话,此药会引起骨质疏松。”我同学听后几乎晕倒。        


       

  这个故事如果让赵本山演小品,绝对比“卖拐”精彩。        


       

  如果我同学不多长个心眼,再服那位医生开的胃药,这辈子还有解套之日吗?到最后,就是双腿一蹬、眼睛一闭、呜呼衰哉了。        


       

  近日,先生的一位(医院)院长朋友,盛请先生去其医院做多普乐全身检查,称是目前最先进最全面的体检。听后,我对先生说:“拜托你不要做一条被网的鱼啦!”多普乐越先进越全面,被网住的鱼就越多,仅此而已。        


       

  西医是研究疾病的医学,也是商业医学,一切以赚钱为目的,所以它想方设法要在我们身上找疾病,体检就是最好的手段。        


       

  德国从1989年10月开始有了全民健康检查,两年后,健保医生提出自傲的数据:受检者中,只有43%检查结果没病;其余57%从而落入医学大网。因此随着检查项目的增加,患病风险群的比例自然也跟着提高。        


       

  杜塞尔多夫的乌伟海尔医生预言:“可以预见,再过几年,除了没参加健康体检的人以外,几乎没有人是健康的。”1991年,德国《医师报》报道:“若一切顺利,每家诊所只要来1000名体检者,每两年就大约多出70000马克收入,若同时做防癌筛检,营收将有更多成长空间。太好了。”可见,体检和疾病是利益集团达成的协定,他们织好一张张美丽的网,让不明就里的国人自投罗网。        


       

  我及时地醒悟过来,因为我对英国作家赫胥黎的“医学已进步到不再有人健康了”这句名言感同身受。        


       

三、中医是研究健康的医学        


       

  当我明白西医的宗旨就是变着法儿找我们的“病”,变着法儿掏我们口袋里的钱,变着法儿让我们长期依赖他们的药物这些伎俩后,我怕而远之,我开始接触我们的中医文化,发现传统的中医恰恰与西医相反,是劝我们少吃药、多锻炼,尽量调动我们人体自身的修复功能,少花冤枉钱。        


       

  原来有着几千年历史的中医博大精深,随着我对中医的了解,我发现中医才是研究健康的医学。中医学最大的特点就是整体观念。        


       

  所谓整体观念,就是不孤立地看待局部的病变,总是从人体的内部联系、人体与外界的联系中去认识它。在研究人体的生理、病理以及治疗规律的时候,中医不用分解的、打开来看的方法,而是把人体看作是一个整体进行仔细的观察、详细的记录,从大量的临床现象中总结规律,推导人体的内部联系,这也就是黑箱理论方法。        


       

  黑箱理论方法放在日常生活中,就如同买西瓜。不懂西瓜的我,每次只能买切开的、看见瓜瓤是红的才敢买,但这也不能保证买回去的西瓜是甜的。        


       

  可是我有位朋友,只要把西瓜抱到耳朵边拍一拍,弹一弹,再看看瓜蒂,就能断定瓜的质量,几乎从未失手。挑瓜如同中医摸脉,靠的都是经验。不会挑瓜的我,就像西医治病,要眼见为实,要确认瓜的内部组织是否OK,否则坚决不买。(就差细胞分析和化验了)        


       

  中医还有上、中、下之分,“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最厉害的西医亦仅仅是治已病,所以最低层次的中医也比最高层次的西医强。因为西医治完“已病”后,又会制造出另一种病来。        


       

  而中医在扶正固本和平衡阴阳的前提下,根据“证”所传递的信息,可达到“察外形以知内变,从现象以求本质”,从而辨证论治,从整体入手进行“综合作战”,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患者来求诊的时候,只想治咳嗽或便秘,调理一段时间后,胃痛腰酸等其他病症也解决了的缘故。        


       

  22岁的外甥招工时体检出肺结核,当地医院免费提供治疗,然而3个月后,医生就要求他服护肝药,又过两个月后,再要求他服护肾的药,先不说每月四五百元的护肝护肾药要自费,更可怕的是经过半年的治疗后,外甥浑身无力,上楼喘气,失眠纳差,脸色泛黄。这哪是一个年轻小伙子所应有的健康状态呀!一点精气神都没有。        


       

  唉,肺结核还未治好,肝功能和肾功能又在遭受破坏,这种治疗与杀鸡取卵有什么区别?就是肺结核的指标符合西医的标准了,但那是在牺牲肝肾功能的基础上获得的。        


       

  我让外甥把所有的西药统统扔到垃圾桶,马上找传统中医、明医赵老师调理,只服中药,不去结核病院取药也不做任何检查。一个半月后,外甥去医院复检,所有指标正常,医生很纳闷,觉得外甥“失踪”一个多月后怎么就康复了。他们能搞明白才怪呢?        


       

  前面提到的加拿大同学,得严重的胃病后,健康每况愈下,动辄感冒发烧,到后来是盗夜汗,严重时每晚需换两套睡衣和床单。大家或许不清楚,西药是最厉害的苦寒药,所有的苦寒药都伤脾胃和肾阳,阳少肯定就阴脱,所以同学的汗会不自主地排出来。        


       

  肾属先天,脾胃属后天,肾为全身器官的正常运作提供能量,而脾胃又为肾输送补给。这两大功能遭受破坏,就如同腹背同时受敌,焉有活路乎?        


       

  同学与我在MSN上聊了一些时日后,从加拿大飞回来,我把她的脉象和舌象电告赵老师,按赵老师开的处方,我让她带了部分草药回多伦多,部分在当地华人开的药店配。同学喝药当晚,盗汗就减为一次,喝完一付药后(一付药喝三天),盗汗问题基本解决。        


       

  她觉得很神,问能否帮她的胃病治好,我说赵老师开的药全都是治人,目的是恢复你自身的阳气即正气,你正气足了,就具备了自愈和修复的能力。《内经》所讲的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西医治病,中医治人。中医在辨证施治时,不会局限在“症”上,而是通过“四诊”后宏观地分析和研究“证”,再做出判断,然后是“综合治理”        


       

四、自己的健康自己主宰        


       

  我们的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源自于父母。几千年来,时代在变,科学技术在变,但我们的身体没有变,我们的五脏六腑与几千年前的一模一样。        


       

  然而,在生活、饮食、穿着、学习、意识等各个领域都讲科学的前提下,我们也想让自己的身体“科学”起来,于是把健康交给科学的仪器,把日常生活交给科学家们的建议,一天多少杯水,多少种多少粒的维生素,多少的矿物质、多少的碳水化合物……我们被科学牵着鼻子走,但我们健康吗?在科学昌明的今天,为什么病种越来越多?为什么绝症越来越多?        


       

  我们太相信科学这个“理”了,从而远离了中医这个“道”。然而中医理论中包含有生命的至善原理即最高原理,这个原理就是生生之道,就是天人合一,就是阴阳平衡,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这与西医注重看人体的器官、细胞、组织、数据、细菌这些静止的、个体的物质有天壤之别。        


       

  但许多人走进体检这个误区,以为体检指标正常身体就是健康的,体检指标异常身体就是有病的。        


       

  大家都知道,体检出来的数据和指标只代表我们体检时那一瞬间的身体状况,它是死的,是静止的。但生命是动态的,气血是动态的,人每时每刻都受“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六淫”(风寒暑湿燥火)的影响,一周前的体检结果不能说明一周后的身体状况。        


       

  希腊哲人赫拉克利特说过: “人不可能两次同时踏进同一条河流。” 那么,人的健康状况又何不是因时因地改变的呢!?        


       

  我有一亲戚,70多岁,年年的体检指标都正常,比四十多岁的人还正常,却在几个月前倒在路上,脑溢血,至今躺在医院昏迷不醒。还有更多的人上半年体检还是好好的,下半年却查出肿瘤,且一确诊就是晚期。有多少幸运者能如西医宣扬的那样“早检查早治疗早康复”?又有多少人不是“早检查早治疗早痛苦早死亡”的?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要去相信体检指标?为什么要去接受西医给我们的种种的负面信息和心理暗示?为什么不相信我们人体自身的修复功能和自愈能力?        


       

  2500年前,老子就告诉后人:“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所以我尽量让自己的健康顺其自然,不受体检指标和数据的干扰,把自己的健康交给观天参地的自然科学、长青医学——中医,尽可能地“法自然”,以达到天人合一。        


       

  可是,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坚信五花八门、琳琅满目的所谓先进的体检仪器,以为这些仪器才是自己健康的裁决者。殊不知,这些仪器再科学再权威,过不了20年,就会被更先进的所替代,能存下来的也就了了无几。        


       

  那么,这些经不起时间检验的医学检测手段,值得我们信任吗?再说,体检标准是仪器制造商和药品制造商说了算,有药才有病,有病就会有相应的检查仪器,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些利益集团挖好的陷阱,让你掏钱往阱里跳。        


       

  想想挺可笑的,聪明的国人宁愿扔掉我们延续了几千年的养生文化,扔掉经得起时间检验、与天地同在的传统中医学,不相信自己的祖先,不相信自己,却相信十几二十年后就要被淘汰的诊断手段和药物。        


       

  这时,我不由地想起老子的一句话:“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莫非老子2500年前就料到他的子孙后代会有今日的选择,才会发出如此的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