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木魅。出生地:中国、日本简历:长寿古树所产生的精魅的统称,具体名目、形态不一。在中国传说中,基本是无害的山野精灵。在日本传说中,还与忠贞的爱情有关。
           


       

       

“树人”千万年        


       

人类闯入了森林!一时间,树丛中冒出大量发着荧光的小家伙,探头探脑张望,呼朋唤友围观,又热情地跑出来带路。它们越聚越多,最后满山遍野都是,不会言语,却用纯稚的行为向人类表达善意……动画电影《幽灵公主》中的这些小萌物叫做“树精”,是森林生机的象征。


       

自然条件下,树木的寿命相当漫长。我国古人很早就相信“树精”的存在—他们认为长寿的老树就会产生“木魅”,并常用“山精木魅”这个词组,来统称山野间出没的小精怪。


       

木魅有不同的形象化身。晋代《玄中记》说:“千岁之树,精为青羊;万岁之树,精为青牛。”据记载,汉桓帝时,有一头青牛自河中冲出惊驾,被一斧子砍了头,人们就说这可怜的牛是一只修行万年的木魅。


       

晋代志怪小说《搜神记》中,还记载了一种有具体名字的木魅:三国时,建安郡太守敬叔派人砍伐老樟树时,逮到一只形如黑狗、长着人脸的木魅。一查《白泽精怪图》(详见本刊2014年6月号),发现这种木魅叫“彭侯”。混不吝的太守把这只倒霉彭侯煮成了下酒菜,据说味道还挺像狗肉。


       

       

鸟山石燕《画图百鬼夜行》中的木魅,画的是松树精老夫妇。        


       

真爱“夫妻树”        


       

后来,中国的神怪传说流入日本,衍化出更多怪谈。江户时代(约中国明末至清中期)的日本画家鸟山石燕,创作了《画图百鬼夜行》,来描绘日本的鬼怪。其中,排在第一位的赫然便是“木魅”,作者注释道:“百年之树,即生木灵。”传说还认为,这种有灵魂的树若被砍伐,弄伤它的人必遭报应。


       

不过,鸟山石燕画的木魅,既不是青羊、青牛,也不像狗身人面的“彭侯”,而是一对老夫妇。原来在日本,还有一种木魅传说,是与忠贞爱情有关的。


       

据说有两棵松树,分别位于日本高砂、住吉两地,却被称作“夫妻树”。人们难以理解:通常夫妻树指的都是相互依偎的两棵树,此二松相隔甚远,怎能成为夫妻呢? 有人路过高砂时,在松树旁遇到一对老夫妇,就与他们聊起此事。老人说:“爱情面前,距离哪里是问题呀!”原来这二老正是两棵松树的精灵,“本体”虽然天各一方,灵魂却因相爱而得以相守。


       

松树精的故事,暗含着人们对真爱的憧憬,直至今天,在很多日本婚礼中,仍会演唱讲述它们故事的歌谣。


       

       

树木长寿,得益于树干韧皮部和木质部之间的“形成层”。这是一种分生组织,能不断分裂,产生新的韧皮部与木质部细胞,使树木的根、茎变粗。韧皮部细胞输送有机养料,木质部细胞输送水分和无机盐,并支撑树身。很多树即使被蛀成“空心”,只要还有足够的形成层,就仍能存活。        


       

万物有灵,皆可成魅        


       

哪些树能变成木魅呢?据说唐顺宗时,书生贾秘在城外见到七个人把酒言欢,载歌载舞。一聊之下,才知道他们分别是松树、柳树、槐树、桑树、枣树、栗树、樗树(臭椿)的精灵。七个木魅都喟叹自己徒长年岁,却没机会成为栋梁之才。如此可见,老树成精并无种族门槛,只要活得长,什么树都能生魅。


       

其实在我国古人的观念中,不仅是树,万物皆可成精。它们最早都被归入“魑魅魍魉”杂鬼家族,后来随着时代发展,“魅族”渐渐一枝独秀,在民间传说里大放异彩。


       

“魅”的早期定义,就是动植物在寿命超越一般长度后,产生出的精怪。早在先秦就有关于魅的记载,到了魏晋时,除了木魅、狐魅、猪魅、蚂蚱魅、鲤鱼魅等等,还出现了器物形成的魅:传说有位叫刘玄的人,家里的旧枕头变成了一个没有七窍的人,夜晚前来取火。巫师说,要趁它还没“开窍”时杀掉它,否则它就会杀人。刘玄闻言,赶紧一顿乱刀,让“枕头魅”现了原型。


       

再往后,人们关于魅的脑洞就越开越大,唐宋时甚至出现了祛魅的药方。而到了明清时,一些人则开始把魅归结为一种“迷惑性”,不管是人是物,只要有了这种“魅性”,就都是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