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之所以行得通                
是因为人尝试把自己托付于一切美好当中                
       

◆◆◆                

               

“理想……两个人的爱情……是的……两个独一无二的人在紧张工作的氛围里……你看见过的……某个下午我在你家工作……你也在……那种浸没在心仪工作中的满足……我在我热爱的工作里,知道你也在你热爱的工作里面……如此牢固的连结。各自专注各自的作品……然后……结伴离开……就是这样。”                


               

               

“有一天,也许,我的爱会走向你……花……音乐……光线……我想把我的爱具化在某样美丽的东西上……这不是虚华……因为毫不虚华地说……我的爱……是很美的!”                


               

——Marga Gil Roësset在1932年自杀前交给希梅内斯的日记选段,译者:汪天艾                


               


       

◆◆◆                

               

我置身于一个充盈着对你之爱的世界里,感受不到自己的笨拙和迷茫。这是初恋的初恋,比世界上的一切都更质朴。                


               

我如此爱你,似乎在生活中只想着爱,想了很久很久,久得不可思议。你绝对地美。你是梦中的茨维塔耶娃;你是墙壁、地板和天花板的存在类推中的茨维塔耶娃,亦即空气和时间的类人体中的茨维塔耶娃;你就是语言,这种语言出现在诗人终生追求而不指望听到回答的地方。你是广大爱慕者奉若神明的原野上的大诗人,你就是最高的自发人性,你不在人群中,或是不在人类的用词法(“自发性”)中,你自在而立。

               


               

好像是你,又好像是别人,把一些专职的女巫带到了我这里。像胡话一般,我反复念叨着两个字:我和你。

我感谢,我相信。
               


               

书写多么困难啊!要写的太多了,这一周又白费了。你指出了岸。哦,我完全是你的,玛丽娜!无处不在,无处不在。

               


               

——帕斯捷尔纳克致茨维塔耶娃
               


               

               
◆◆◆                

               

如果说我不能与你生活在一起,那么这不是由于不理解,而是由于理解。

莱纳,对我想要的一切,请你尽管说“是”好了——相信我,不会有任何可怕的事情。莱纳,当我说我就是你的俄罗斯时,我仅仅是在对你说(再一次地)我爱你。爱情靠例外,特殊和超脱而生存。它活在语言里,却死在行动中……莱纳,我了解你,就像了解我自己。我愈远地离开自己,便愈深地潜入自己。我不活在自己体内——而是在自己的体外。我不活在自己的唇上,吻了我的人将失去我。
               


               

——茨维塔耶娃致里尔克                


               

               
◆◆◆                

               

一生中有多少事,那水声不曾对你说出。你本可以花上几小时听它说话,就像你本可以花上几小时注视火焰……那个下午,喷泉像一根白色羽翷举高自己,只为随后在喷水池中碎成眼泪,它周而复始的迸发与自溺,通过一种模糊的联想,为你的记忆带去一段岁月的终结。
               


               

——塞尔努达(汪天艾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