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我在给孩子煮早餐
       

一边搅动锅里的白粥        

一边想起父母以前也是如此给我煮早餐        


       


       


       


       

80年代那种经济情况下        

父母居然能做到一周内每天早餐不重样        

可谓是煞费心思        

在生活方面        

基本是想吃啥有啥        

连相当稀罕的巧克力        

也不在话下        


       


       


       


       

可是        

我一直是个情感饥渴的人        

一直和父母无法亲近        

外出读书的时候        

也从不想家        


       


       


       


直到我有了孩子        

我几乎也犯了同样的错误        

每天焦虑于吃什么        

怎么生活        

怎么教育孩子        

活在焦虑之中        


       


       

幸亏我终于学到了        


       


       

当我只知煮美味佳肴给孩子吃的时候        

那不是喂养        

这和好好喂一头猪没什么两样        


       


       

什么才是喂养        


       


       


       


       

当我带着微笑        

拥抱我的孩子        

她在我怀里        

放松地呼吸        

我喂养她以亲密和温情        


       


       


       


当我快乐地生活        

我的孩子也感到快乐        

我喂养她对生活的信心        


       


       


       


当她难过        

我安静地陪伴和倾听        

我喂养她以理解        


       


       


       


       

当我悄悄地藏起她喜欢的物品        

突然拿出来        

我喂养她生活是一个惊喜        


       


       


       


       

当我认真地学习自己的爱好        

我喂养她生活是一种动力        


       


       


       

我真诚地赞美她        

我喂养她爱自我        


       


       

……        


       


       

这些,我的父母都没有给过我        

当我母亲怀着担忧        

不断提醒我社会有多乱        

她喂养我世界的恐惧        


       


       

当我父母开始争吵        

她喂养我对男人的担忧        


       


       


       

当我的母亲匆忙而疲劳地操劳着        

她喂养我以沉重        


       


       

当她不停地批评我        

她喂养我内疚和自卑        


       

……        


       


       

我的父母以生命        

以自己的生活方式喂养我        

我的父母给我食物        

却没有给我一些生命的营养        

当然,现在我明白了        

明白父母潜藏的爱        

我也爱他们        


       


       


       

我也以我的方式        

以我的生命来喂养孩子        


       


       


       

当我的孩子微笑地看着我        

当她一边走路一边哼着歌        

当她从难过中抬起头        

展露微笑        

我就知道我做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