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4).png

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家,熱得滿頭大汗。打開冰箱一看,裡面竟然冰著半個西瓜。我喜出望外,拿出來三下五除二地啃了個乾淨。正在這時,妻子徐蔓也回家了,一進門就嚷嚷:“渴死了!熱死了!”打開冰箱一看,她愣住了。我告訴她那西瓜我吃了。她的臉上掠過一絲不快,連忙拿杯子去倒水。一提水壺,裡面也是空空如也。她一下子冒火了:“你也不知道燒點水。回家這麼長時間都幹什麼了?”我也生氣了:“憑什麼都是我幹?”為這事,我倆冷戰了一星期才和好。


星期六,我獨自回到父母家。他們一見我就問:“怎麼一星期沒見到徐蔓了?”我就把我們鬧彆扭的事原原本本地說了。媽媽一聽就責備我,做事不該只顧自己而不顧別人。我不以為然:“不就是吃了半個西瓜嘛,有什麼大不了的?”爸爸笑了:“你也不用替自己辯解。明天是星期天,你們都過來一趟。”第二天,我和徐蔓帶上孩子回到父母家。一進門,爸爸就支使我出去買醋。等我買了回來,爸爸說徐蔓帶著孩子出去了。說完他就抱出半個西瓜給我:“看你熱得一頭汗,吃點西瓜解解渴吧。”那半個西瓜足有四五斤,爸爸遞過來一個勺子:“吃不了就剩著,讓你媳婦回來吃。”我接過勺子大吃起來,吃了不到一半,肚子已經脹了。


一家人吃午飯時,爸爸突然抱出兩個半拉西瓜放在桌上,對我說:“你看看它們有什麼不同。”


我很納悶,仔細地瞧了又瞧:一半是我剛才吃的,另一半也是吃過的。看了好一會兒,也看不出什麼名堂,只好搖了搖頭。


爸爸指著西瓜說開了:“這一半是你吃的,那一半是徐蔓吃的。我告訴你們倆‘如果吃不完,就把剩的留著給對方吃’。你看徐蔓是怎麼下勺子的?從旁邊往中間掏,一半吃完了,另一半卻沒動。再看你,從中間開始掏,把瓤都吃了,把旁邊留給別人。誰不知道瓜瓤甜呀?從這點小事上看,徐蔓就比你有心得多。”


我的臉一下子紅了。


爸爸意味深長地說:“兩個人過一輩子,能有多少轟轟烈烈的事?夫妻的感情體現在哪裡?就體現在平時一滴油、一勺飯、一瓢湯上。上次你為吃西瓜的事和徐蔓吵架,還振振有辭,那明明是你不對。要是換了徐蔓先回家,肯定會給你留一半的。別看這是不起眼的小事,卻能反映出一個人的心。一塊西瓜裡就有居家過日子的大學問。再冷的心,你一點一點地暖它,總有把它焐熱的一天;可是再熱的心,你要是一勺一勺地澆冷水,也總有一天會徹底地弄涼了它。你想想:要是徐蔓像你一樣,事事都不想著你,久而久之,你會怎麼想?”


真是一句話點醒夢中人。我驀然發現,平日裡回家時放好了的拖鞋,茶几上晾好了的茶水,下雨天門口擺好了的雨傘,竟然都是徐蔓的一片深情。可我呢,卻大大咧咧,視而不見,不懂得將心比心……


想到這兒,我慚愧極了,趕忙把我已過了涼水的餃子端給徐蔓:“我這碗已經不燙了,你先吃吧。”


徐蔓笑了:“你少在爸媽面前裝蒜了。”


爸爸也笑了:“能下決心裝一輩子,就是個好丈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