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個可以說話的人】

我們不說話,不等於沒有話說。有時候,是別人磨嘰得太多,自己不想說了;有時候,是自己顧慮得太多,最終無心說了。

因為說了未必有人聽,聽了未必有人懂。不聽,最多是失望;而不懂,叫人絕望。還是不說了吧,怕一出口,就傷了自己。

有些人你不值得跟他說,有的人你不屑跟他說,還有更多的人,說了也是白說。遇不上合適的人,有些話就永遠不必去說了,千百年,千萬裏,就讓它爛在渺遠的時空中。

有一個詞叫苦不堪言,不堪言,是因為言了,也只能是自言自語。而苦呢?大約就是天底下,幾十億人,熙熙攘攘,來來往往,居然沒有一個可以說話的人吧。

不要在追慕富貴的人那裏尋找擔當。就像,你在孱弱的人那裏難以看到擔當一樣。如果說後者只是擔不起的話,前者卻是靠不住。

一個被欲望熏了心的人,不要期望他對你負責,他只會對欲望負責。在追慕金錢和權力的路上,除了富貴他們不能舍棄,其他一切都可以放下。在這些人的眼裏,你好不好是你的命,而比你的命更重要的,永遠是他的運。一個人,把命運的歸屬交付於這樣的人,命運已無歸屬。

所以,不要把人生的賭註放在這些人身上。你的賭註,不是他的籌碼。他輸了,你會輸,他贏了,你還會輸。他贏下三千裏江山,萬萬人之上,不會安排有你的位置。也就是說,你可以不離不棄,他做不到生死相依。

只有能放得下名利的人,才能擔得起這個世界。當名利變得不重要的時候,身邊的人才會變得重要。你的生活,你的愛,你的未來,他才會為你深情扛起。

實際上,需要擔當的人,也未必要你扛起什麼。他們需要的,有時候,僅僅是你傳遞給他們的一絲信念,以及必要時,可以為他們勇敢站出來的心。

有些人的好與壞,跟我們一毛錢關系都沒有。我們在意的,是心底裏仰望的那個人。

這個人身上有著自己想要的幹凈、崇高和善良,他是人性的最後一道防線,是良知的最後一根支柱,是你的理想國,以及精神的化身。總之,對方活成了自己想要卻一直無法抵達的模樣。

因為這個人,這個塵世所有的無良,都忍了。什麼世風日下,什麼人心不古,都沒覺得可怕。最難以承受的是,心底裏這個最好的人也變壞了。真正意義上的天塌了,不是這個世界有多少混混,而是我們最在意的人成了混混。

這是種什麼滋味呢?就是全世界一片冰涼,而你又在這涼裏,一腳踩空。

說這些,只是希望那些美好的人能懂。有時候,一個人的堅守和永恒,卻是好多人認真活下去的信心和理由。

我們總有一顆愛看熱鬧的心。

喜歡看熱鬧,其實是人生荒蕪的表現。一個人,當自己沒有戲演的時候,就會淪為他人的看客。一輩子做別人的觀眾,自可把塵世的繁華和熱鬧都看盡了,但人生也就跟著荒涼到了盡頭。生活對這種荒涼的最後判決是,讓你變得平庸。平庸,就是無論多風生水起的世界,沒有你的一絲波痕。

於這個世界,你來過。但,僅僅只是來過。況且,平庸不是平淡。平淡是把有價值的人生過到沖和,而平庸是把無價值的生活再過到無意義。喜歡看熱鬧本身,就是一種庸俗的熱鬧。你在看人,人在看你。別人有多好玩,你就有多好笑。

熱鬧處,亦見沈靜的人,冷眼冷顏,仿佛是活在了另一個世界。他們安靜做人,疏淡做事,從來與這個熱鬧的世界都保持著一段合適的距離:不遠不近,不疏不密,不熱烈也不冷漠,不嘩眾取寵亦不裝腔作勢。便覺得,是這個世界活得最警醒、最不易被熱鬧湮沒的人。

當別人的觀眾,不如做自己的觀眾。陪別人,不如好好地陪自己。生命裏,總得有一首歌,一邊前行,一邊天籟般地唱給自己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