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就是硬道理,發財就是硬道理,不擇手段,不計後果,升官發財的貪官污吏和無良商人們,在吸取民脂民膏之後就跑到國外去自由呼吸去了


內蒙古拉僧廟發電廠二條黑色的巨龍覆蓋著村莊。


寧夏石嘴山湖濱工業園區高大的煙囪上粉塵從天而降,當地居民叫苦連天,他們出門就得做好防範措施。


內蒙古拉僧廟工業園區每天大量的工業污水流向黃河灘。


內蒙古黑龍貴工業區,在石灰窯打工的民工夫婦剛回到住處。


每天大量粉塵吸進肺部。在這里幹一、二年,他們就感到身體不適,甚至發病,這些民工大多是貧困地區來的。


江蘇泰興化工園區的化工廢料堆放長江堤上。


江蘇省海門市化工園區污水處理廠偷排污水進入長江。


江蘇濱海頭罾沿海化工園區有一百多家化工廠,有一部分通過排水溝進入大海,有一部分特別濃的污水存放在5個“污水暫存池”。每月二次小潮來時就把“污水暫存池”的污水引入大海。


洪河邊的河南省西平縣張於莊村,高萬順的妻子得了癌症去世,家裡一貧如洗。


河南省西平縣洪河邊的張於莊村,22歲的朱小燕2007年長了惡性腫瘤,經多家醫院治療無效於2008年7月去世。清明節四歲的孩子王穎跟爺爺為母親上墳。河南安陽市范家莊離煉鋼爐只有一牆之隔,村里每天都下鐵雨,村民在這污染嚴重的環境下生活。


河南安陽鋼鐵廠出來的污水流入安陽河。


河北省涉縣固新村現有癌症病人50多人,每年癌症死亡20多人。


孩子最大的9歲,沒有上學,最小的不到2歲。他們在污染嚴重的地區,孩子們的手臉整天都是臟兮兮的。


廣東省貴嶼鎮河流、水塘都已被污染,村民們只好在被嚴重污染的水塘里洗滌。


安徽省馬鞍山化工園區長江邊上被化工廠污染的土地。


安徽馬鞍山長江岸邊有很多小規模的選鐵廠、塑料加工廠,排放大量污水進入長江。



15歲的甘肅天水人楊新閏,上完小學二年級就輟學了,跟著父母來到黑龍貴工業區,他一天掙16元。


江蘇省常熟市氟化學工業園污水處理廠,負責收集處理各化工廠的污水,但他們並沒有處理污水,通過管道從長江底延伸1500米處排放污水。


江蘇連雲港鹽場工人憤怒地說,風往我們這邊吹時,化工廠排入的氣體又臭又刺鼻受不了,到了晚上毒氣放得更多。


山西省臨汾市下康村村民長期飲用被工業污水污染的地下水,有五十多人得了癌症和腦血栓。64歲的王寶生在2003年發病,一直臥床不起,使他全身很多地方潰爛。不能上床。


鎮江鈦粉廠每天大量化工污水排放長江,下游1000米處是丹陽自來水取水處。


浙江蕭山化工園區的工業污水排放河道後再經過河閘排放錢塘江。


山西臨汾市污染嚴重地區,農民在棉花地里幹兩小時的活之後全身都是煤灰。


在黃河邊放羊的老漢也受不了第三排水溝散發的臭氣。


在黃海海岸線上,無數的污水管道埋在海灘上,甚至延伸進深海。


雲南宣威是個癌症村,每年有20多人死於癌症。11歲的學生徐麗患的是骨癌。


每天及时更新全球娱乐搞笑新闻热点 满足你的猎奇心理 喜欢请多多分享 请订阅https://www.facebook.com/chwlz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