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以電影《最遙遠的距離》拿下威尼斯影展最佳影片的導演林靖傑,20多年的導演旅程起起伏伏,全都迫使林靖傑去逼視生命最真實的部分,也讓他的創作總能貼近市井小民,勾起內心的感動與共鳴。

       

來自高雄鳳山的勞工家庭,爸爸不過是台鹼工廠的工人,卻要撫養十三個孩子,小時候在高雄還要經常因為化學工廠汙染外洩而逃命,勞工底層的生活讓他有百般刻骨銘心的體驗。林靖傑:「我們小時候住的地方,叫台鹼宿舍,跟台鹼的工廠只有一牆之隔,我印象中常常化學物質外洩,從那邊飄過來就一片白茫茫,我們就要趕快逃,要壓低身體匍匐前進。」

       

原本想要念台大法律當律師來改變愁苦人生,但大學聯考卻把他分配到輔大大傳的影像傳播組,林靖傑:「我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這種系喔?叫做大眾傳播系。」人生就此大轉彎,他愛上了創作,而且不只是影像還包括文字,林靖傑多次拿下文學獎,靠著獎金讓他顧腹肚也朝著自己的理想再邁進。

       

像是他在1996年跟拍陳履安競選總統,卻完全拍出有別於傳統政治的人文風格,令業界刮目相看,林靖傑:「我其實還蠻驕傲的,我記得那個時候媒體有在寫說,評比這四組候選人的競選廣告,大家都覺得陳履安的最好,紛紛猜測背後必有高人操刀。」

       

但他的夢在電影,寫出《最遙遠的距離》,卻始終找不到資金可以拍,劇中精神科醫師阿才的角色,就是為他的好友人稱「劇場鬼才」的陳明才量身打造的,無奈阿才因為遲遲等不到電影開拍,就被憂鬱症帶進大海結束生命了,林靖傑:「我在下台東的前一天,我就接到他自殺的消息,他在台東的都蘭灣,他就投海自盡了,我那時候其實很恨電影,我決定再也不碰影像工作。」

       

好友的逝世讓林靖傑痛不欲生,悲憤到從此不碰電影,還曾經當過流浪漢,後來又為什麼林靖傑能重拾導演筒?把這塊土地底層生命的故事拍到淋漓盡致呢?


283131.jpgimgad (1).jpgU1175P8T288D4F8274DT2007033016473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