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中學的時候參加了一個我們學校制服團體的訓練營。那次訓練營是四天三夜的,我們就睡在學校最末端的課室。那一區是我們學校最偏僻的地方,後面就是一大片樹林了,平時也沒什麼人會用那幾間課室的,就只有在舉辦一些活動的時候才會用。

訓練營顧名思義就是專門為訓練我們這些團員才舉辦的嘛,但除了訓練我們的紀律、體能和態度什麼的,主辦方還搞了一個訓練我們膽量的環節。

那是在第二晚的時候,我們的營長,是一個校友來的,三十幾歲,我們都叫他阿Bear,他就叫我們在樹林邊聚集,然後就開始講我們學校裡發生的靈異故事。


那時差不多十點鐘,我們十幾個人就在那裡圍著聽。他講來講去都圍繞在課室和桌子底下的主題的鬼故事,就說某一年有個學長也和我們一樣參加訓練營,在課室裡過夜,半夜的時候覺得有頭髮一直搔到他的臉,他睜開眼睛看,就看到了一戳頭髮懸在他上方。

阿Bear說了差不多四五個類似的故事之後,就叫我們望去遠方樹林裡的一張桌子,然後說:“你們現在,每個人輪流過去那邊,然後爬進去那張用布蓋起來的桌子底下,把我們貼在桌子底的貼紙拿過來。誰不敢去的,今晚就沒得睡。”

                                                                                                                                                                                                                                                                                         我那時心裡就默默的罵了幾句髒話,想說怎麼還搞這種玩意啊,我都已經累得要死了。但後來我們也都只能服從嘛,況且如果不去的話也太沒面子了,就都硬著頭皮上了。後來我們一個一個輪流去了再回來,也沒發生什麼奇怪的事,也就不過是桌子底掛一頂假髮嚇嚇我們。但當我們準備散會,幾個學長把桌子和那假髮搬回來收拾的時候,我們的其中一個團員就突然喊說:"誒怎麼是個假髮而已,不是一個假人頭才對嗎?我剛才看到有臉的啊!"

但我們其餘的人全部都只看到假髮,沒有人頭,阿Bear也說他們只準備了假髮。那團員說他不想留在學校裡了,我們的學長就開車載他回家了。後來據說他還連續病了兩個星期,都沒來上課。

我們後來散會了就回課室那裡去了。睡覺前我們也就先去洗澡,但那一邊就只有一間廁所,其他廁所都要走一段路才會到,我們經歷了剛才的事,就也不敢摸黑走那麼遠了,只能乖乖的在廁所外面等著,輪流洗澡。就在輪到我的時候,廁所燈管啪的一聲就熄掉了。我和朋友Andy就去找校工來修理了。

我們的校工是一個印度老伯伯,不知道什麼名字,我們都叫他Uncle。他那時剛好在他房門外抽煙,我們就跟他說燈壞了。他一聽到就立刻進房裡拿蠟燭,然後就跑去廁所那裡了,我們心想,也沒必要那麼急吧。

他一到廁所就連忙點起蠟燭。直到點起蠟燭了他才跟我們說,他那邊剛好沒有燈管了,所以先用蠟燭頂替。我們就跟他道謝了,但他沒走,拿了張椅子坐在廁所門外。我們也沒管那麼多,就繼續輪流洗澡了。

大約十二點,我們總算是可以關燈睡覺了。但那晚我們全都不敢睡地上,把桌子拼起來就當床睡了。而我剛好就睡在了窗邊,往左邊望過去就是那廁所。廁所透出微弱的燭光,Uncle也依然坐在門邊沒離開。

                                                                                                                                                                                                                                                                                        大約一點半,我就醒過來了,過後就怎樣都睡不著。我往外看,Uncle坐在椅子上睡著了,廁所裡的蠟燭也滅了。我剛好想上廁所,於是就走過去。應該是聽到我腳步聲吧,Uncle醒來,但他一醒來就很慌張的跑進廁所點蠟燭。點好了才又安心的走出來。他看見我就跟我點頭一下,然後就繼續坐著了。

我上完廁所出來,想說反正也睡不著,就拉了張椅子坐在他旁邊。我們倆就開始聊起天來了。我很好奇的問他為什麼要那麼急著點蠟燭。他說這間廁所,是必須要保持亮著的,這是從他父親當校工的時候,校方就規定下來的。他的父親也是我們學校的校工,而Uncle從出生起就一直在我們學校裡,九歲開始就跟著父親打掃學校什麼的直到現在,可說是在這所學校最長時間的人了。

至於為什麽不可以關燈,他說他也不是很清楚確切的原因,他父親沒有跟他多說這些事。但他說:“聽說是很久以前有一個女老師在這間廁所裡割喉自殺,過後這間廁所就一直有聽到學生說看到紅衣女鬼飄過。後來請了一個道士來看,那道士說這間廁所本來就處在一個風水不好的地點,附近又是樹林,很容易聚陰,加上又有人在這裡自殺,就更加陰了。我們校方原本打算把廁所給拆了,但後來不知為何又沒這麼做了。反正到最後就是要我們校工確保廁所的燈一直開著,直到早上九點才可以關燈。”

後來我們倆聊開了,不小心就忘了看廁所裡還有沒有亮
        


       

。直到想起來的時候,才發現蠟燭燒完了。Uncle又是很慌張的跑進去點了,我跟在他後面看。廁所裡一片漆黑的,他點起打火機才比較看得見。他蹲下要點蠟燭的時候,突然一陣風吹進來就把火給吹熄了。他再打火,但卻一直打不起來,那火維持不到一秒就又滅了。就在他一直打火的時候,我看見鏡子裡有個紅色的人影,就在他的後面站著。

我嚇一大跳,拉著他要跑出去。但他怎麼都不肯走,非要點了蠟燭才肯走,我就唯有也蹲下來幫他點,結果我一點就點著了。可能是我八字比較重的關係吧……

那晚我們一整晚都沒睡,來來回回的點蠟燭。直到早上六點我得去和團員集合了,我才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