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5月26日 早上6:10,型號為BAC-1-1的英航5390班機和往常一樣,
從伯明翰機場準時起飛,它的目的地是西班牙的馬拉加機場。
機長是擁有21年飛行駕駛經驗的西蒙,副駕駛員則是剛來5390上班的阿拉史泰爾,除此之外,飛機上還有一名乘務長和3名空姐,以及84名乘客。
飛機起飛13分鐘後,到達1.3萬公尺的高空處,機長西蒙將飛機調到自動駕駛狀態,然後起身想去弄杯飲料,可就在他剛站起來的那一剎那,只聽見“崩”的一聲,西蒙左側的一塊擋風玻璃猛地一下被炸開了!之後,艙內艙外巨大的氣壓差一點將西蒙吸出了機艙外。
萬幸的是,在被吸出機艙的過程中,西蒙本能地用一隻腳死死地勾住了駕駛室裡的一把椅子,然後又被隨即趕來的乘務長和兩名空姐死命拽住,這才沒有被完全甩出去。
擋風玻璃一碎,艙外冰冷刺骨的狂風便以時速390公里朝艙內灌,飛機內的3個警報器都不停地響,並且和空管中心失去了聯繫,80多名乘客頓時驚慌失措,亂成一團。飛機開始快速地朝下降落。
副駕駛阿拉史泰爾對BAC-1-1型機還不太熟悉的,但也只好臨危受命,靠著直覺和以前的經驗將飛機又拉升起來。
但危險卻遠沒有就此結束,由於艙內的氣壓失去原有的平衡,如果不能即時阻住炸裂開的進風口,艙內供乘客呼吸的氧氣至多只能維持30分鐘,之後,所有的人都將會因為缺氧而開始陷入昏迷,直到最終窒息而死,但是,機長西蒙還在機艙外,也就是說,如要阻住進風口,就必須要丟掉機長。
看著趴在零下20℃機艙外,已經被凍成毫無生息,彷彿是睡著了的機長,座艙長和空姐陷入了極大的痛苦中———他們實在不忍心放手,都希望奇蹟能發生。
按照英航的規定,飛機在空中遭遇事故時,機組人員有義務犧牲一切來確保乘客的安全,除非乘客不要他們那樣做,因此,丟不丟下機長,只有去問乘客了。
在座艙長的授權下,另一名空姐走到客艙內,她穩定了自己的情緒,然後說:「我們遭遇到了一點小麻煩,生死不明的機長被吊在寒冷的機艙外,丟不丟下他事關我們全體的生死,請大家考慮後表決,贊同丟掉機長的人請舉手,舉手的人超過半數,我們就將丟下機長。」
空姐說完後,慌亂的場面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幾秒後,有人迅速而果斷地開始舉手,2 個,5個,10個,20個……看到這一狀態,空姐努力地控制著自己悲傷的情緒,不讓眼淚流下。
她強迫自己數清每個舉手的人,可就在她快要數到過半數的42個時,突然,有一個一直舉著手的人,把手慢慢放了下來,緊接著,又有一個人把手放了下來,
接下來是第三個,第四個……最終的結果是,舉手的人竟然為零!看著這突然的轉變,空姐再也忍不住了,眼淚嘩地一下衝了出來。
接下來,更好的消息傳來,通過不懈的努力,副駕駛阿拉史泰爾終於和空管中心取得了聯繫,依靠他們的指揮和引領,在發生事故後的22分鐘,飛機成功地降落在6公里之外的英國南安普頓機場,機長西蒙也被隨即趕來的救護車接走。
讓人不敢相信的是,受到巨大撞擊和在極寒中被冰凍了20多分鐘的機長西蒙,居然在醫院裡被救活了過來,而且在3個月後重新回到了工作崗位上。
後來的調查表明,這場事故是由於機械維修師在更換飛機擋風玻璃時,粗心的上錯了螺母而引發的,更讓人震驚的是,多虧當時沒有丟下機長,因為一旦機長被丟下,他百分百會被捲入機翼上轉動的引擎裡,結果只能是機毀人亡,誰也救不了!
84名乘客改變表決結果,既拯救了機長,也在冥冥之中拯救了他們自身。
永遠不要放棄自己,永遠不要放棄別人。在平凡中看到神聖,要祈求,在困境中能走向光明,也要靠祈求。
祈求諸神慈悲攝受,加持護祐,心存善念就會有不同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