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耐或逞強都會給你帶來很大的精神壓力。

「你的說話方式完全不得要領」、「難道你就不能早點開工嗎」。
不管是誰,聽到別人這麼對自己說話,一定都會覺得受辱,很難平心靜氣地下來吧。搞不好還想回罵:「別小看人了!」

但是,對方真的有侮辱你的意思嗎?

就像同樣一片景色,站在不同位置看起來感受皆不同一般,每個人因為立場不同,

看事情的角度也會不同。或許對方自以為比你厲害,所以說出這句話。或許他用這種攻擊性的字眼,只是為了掩蓋自己的沒自信。

對方會提出這樣的意見,有他的「理由」。聽到自己不想接受的評論時,當作耳邊風就好。

當然,假使對方的言論有值得學習之處,就應該虛心接受,讓自己更加成長。

別人是別人,自己是自己,若太在意別人的眼光,對別人的評論感到坐立難安,無形中就失去了原本能拿來充實人生的時間。反過來想,假使我們也和對方一樣,看不起別人,批評別人,不就成了「一丘之貉」?

大家聽過「山是山,水是水」這句禪語嗎?

意思是,山就好好當一座山,水就好好當一片水,做好各自的本分。山不曾對水說「變成山」,反之亦然,它們各自以原本的面貌和諧地存在於大自然中。

人類社會也是一樣。A先生無法變成B先生,B先生也無法成為A先生。若想要強加自己的價值觀於他人身上,反而會破壞雙方的和諧。

我們應該做好各自的本分,努力不懈地活下去。這麼一來,不管是自己或對方都能以最自然的狀態走完人生。

別一直想當「乖寶寶」

只要稍微忍耐一下不便,就能被別人說自己是「好人」。不要特立獨行,就能和大家好好相處。
大家是不是有過這樣的想法呢?

又或者愛逞強,怕被別人比下去,所以故意表現出很厲害的樣子,以為要別人知道自己「很厲害」才能出人頭地。大家是不是有過這種一廂情願的想法呢?

其實這些忍耐或逞強都會給你帶來很大的精神壓力。

因為你扮演的不是原本的自己,而是「裝腔作勢的自己」。當「裝腔作勢的自己」受到別人認可,你就必須時常扮演這樣的角色。一直戴著面具過生活,扮演別人的人,心裡當然會覺得苦悶。

平時戴這個面具或許可以保護你,但當你人生過得不如意時,它就會產生弊病。

你可能會想:「我明明這麼努力了!」「我已經忍耐那麼多了,還要我怎麼樣!」

接著,壓抑已久的情緒就會化為憤怒爆發出來。

每個人的出生地不同,接受不同教育方式長大,擁有不同價值觀,彼此之間會有摩擦和糾紛是理所當然。再者,假設一般人都是戴著有色眼鏡評斷別人,聽到不中意的評價也是十之八九。

既然怎麼做都會遇到不如意的事,不如試著把苦悶的面具摘掉如何?我想一定會活得更輕鬆一點。不需再忍耐,不需再逞強,不需再壓抑自己,讓原本的自己獲得重生。

請大家把這句禪語記起來,「隨所快活」。不管在任何場合,不要沮喪、不要逞強、不要緊張,照自己原本的模樣生活。這就是禪的生活態度。

任何時候,做最真誠的自己就好。看待別人也是,不去管他的頭銜或立場,看見他最原本的面貌就好。不要高估,也不要低估。

若能察覺這個道理,你就能舒舒服服做自己。

絕口不提「忙碌」、「疲勞」

「謝謝」、「辛苦了」、「多加小心」……雖然只是簡短的一句話,但若能真心說出口,一定能振奮對方的精神。

我相信在日常生活中,你也一定會特別注意適時地對別人說幾句這類「貼心的話」。

但是,我們對最重要的自己所說的話,卻常常很隨便。回想平常我們在心底的喃喃自語,或無意中在心中冒出的話,你會用充滿鼓勵、貼心,充滿愛的語氣對自己說話嗎?

「唉,好忙」、「好累喔」、「煩死了」、「像我這種程度」……是不是都在心裡反覆唸誦這些負面語言?

語言具有很大的力量,日本人應該比其他民族的人更有感覺,更能體會這個道理才是。比如說,看到別人在婚喪喜慶或準備考試的時候,絕不能說出「散」或是「落」這些字眼,也就是俗稱的「禁忌語」。因為我們的祖先深刻體會到「言靈」(譯註:日本古代先民認為語言具有神秘的力量,像是詛咒或誓言,稱作「言靈信仰」)的力量。聽說對著花朵或觀葉植物說「你好努力」、「你開得好漂亮」等讚美的話,植物就會長得健康茂盛。

最容易聽到你的話語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你自己。

假使你一整天都被否定的話語疲勞轟炸,精神上一定會感到十分疲累,漸漸地影響後來行動的品質,進而陷入更加疲累、焦躁的狀況。

以後,假使真的想表達「很忙」、「很累」時,請換個說法,改成「好充實」、「我盡力了」如何?

另外,還有一個方法,假使不小心說出負面的話語,就把它當作是自己需要改變的徵兆。要立刻做出大改變可能有點困難,建議可以從本書介紹的方法中,挑選對自己而言比較容易做的方法開始,一點一滴做起。

佛教有所謂的「愛語施」,屬於「布施」的方式之一。愛語,就是對別人說出體貼的話語。
或許,最需要愛語施的人,就是你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