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玲裹緊束身的上衣,兩條纖細的玉腿只穿著短裙和薄薄的絲襪,她快步地走在路上,時不時還觀察周圍的動靜。「要你!」司機的眼睛突然暴睜,一道青光射入苗玲雙眸,同時一雙慘白的手從後座伸出來捂住苗玲的嘴。苗玲雙腳亂蹬、雙手亂抓,但任何反抗都無濟於事。她直接被拖入後方,一切響動也隨之消失。

深秋的午夜已經很冷了,24點過後還沒有回家的人,不是浪蕩子弟就是比較另類的職業者。苗玲今天沒有「活」,她也懶得再等客戶,直接交了牌子出了大廈。門口的路燈壞了,一閃一閃地像抽了筋,四周靜悄悄地,街道旁的樹林里好像有無數的黑影在晃動。苗玲打了個冷顫,她有些後悔交牌子了。

       

苗玲裹緊束身的上衣,兩條纖細的玉腿只穿著短裙和薄薄的絲襪,她快步地走在路上,時不時還觀察周圍的動靜。畢竟在漆黑的夜晚,一位妙齡美女獨自走在路上十分不安全。雖然苗玲不是善男信女,但她仍舊很害怕。

一陣風吹過,苗玲有些打哆嗦了,現在她可體會到美麗「凍人」的代價真不小。苗玲此刻的慾望很簡單,就是來一輛車,什麼車都好,只要能載她一段,甚至能找個地方跟司機過夜也行。

       

也許是苗玲運氣好,沒過多久,一道強光從身後照射出來。苗玲好像看到了曙光,她回過頭去,一輛計程車緩緩駛了過來。

「師傅!載我一段好嘛。。。。。。」苗玲邊伸手邊嬌喊著。計程車停了,副駕駛的門自動打開。苗玲迅速坐了上去。「謝謝師傅。。。。。。」她眉開眼笑地向對方道謝。然而,當苗玲看到死機面容的時候卻有點驚訝。

       

對方帥氣的面容十分冷峻,而且很白,是慘白的那種白;眼睛黑得不見底,想黑洞;嘴唇血紅血紅的,好像能滴出血。

計程車司機慢慢轉過頭,他的動作有些僵硬,苗玲有些心慌,但強做鎮定。「師傅,麻煩帶我到XXX地方。。。。。。」

       

「晚上不打表了。。。。。。」司機低沉沙啞的聲音讓苗玲覺得很不舒服,「不打表?那您要多少錢?」

「我不要錢。。。。。。」

「那你。。。。。。」

       

「要你!」司機的眼睛突然暴睜,一道青光射入苗玲雙眸,同時一雙慘白的手從後座伸出來捂住苗玲的嘴。苗玲雙腳亂蹬、雙手亂抓,但任何反抗都無濟於事。她直接被拖入後方,一切響動也隨之消失。

過了幾日,大街上貼出一些告示,都是關於妙齡美女不明失蹤的啟事,這些人有個共同點,都是在午夜消失的。也許她們都坐上了那輛計程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