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取豪夺,挥霍人民血汗钱        

上文说到马哈迪刻意篡改新经济政策,使它成为马哈迪培养巫统朋党的最佳武器。接着,他从年轻的马来人当中挑选精英,给与全面的配合,栽培他们为巫统卖命。        

因此政府要帮助几个特定的人,被选中的土著企业经营者各自获得10亿至50亿的建设发展合约。所有融资贷款和工作流程统统由政府协助完成。这些所谓的《土著企业精英份子》个个能够悠哉闲哉的坐等榴莲跌。        

           从此以后的巫统,正式宣告进入朋党时代。在马哈迪的护航和指示之下,许多土著商人纷纷成为被巫统利用和牵着鼻子走的朋党。他们获得马哈迪的人分发包赚钱的大工程,当然他们也必须向特定人士奉献金钱。        


           直到1997年经济风暴为止,国库里被搬走的钱财不计其数。所使用的方法,其实与香港土著金融丑闻大同小异。他们都会通过在海外设立投资公司,将国库的钱财发放给这些投资公司,有些涉及的款项是几千万,有些则高达数十亿!        


           这些投资公司,大多数都以亏本告终,亏完了几亿,几十亿之后,只需申请清盘,国库的钱就血本无归。至于是不是真的亏光了,还是暗地里被安排运走了,这个没有人知道,当然,也不会有人敢去查—–除非你嫌活得不耐烦了!        

           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土著银行在土著金融丑闻之后持续亏损;两度需要政府从国油搬钱来救;两次救亡行动,就用掉国油100亿的资金!

土银亏损的钱,亏去了哪里?        

           1990年,国家石油公司因为发展需要,原有的吉隆坡《大地宏图》大厦(Dayabumi)已经不敷使用;国油在寻找着更适合建造总部大厦的新地点。        


          原本已经找到一片位于安邦帝国大厦(Imperial Tower)后面的空地;但是老马否决了这项建议。        

           由于当年的吉隆坡赛马场处于市中心,每逢赛马日,吉隆坡必出现严重塞车情况,搬迁已是势在必行。老马建议国油就在这块马场宝地兴建新的行政大楼。当年这块地皮的估价,是马币3千万。但是老马指定国油不能直接跟赛马公会买地。        

          赛马公会以3千万的价格,卖给老马指定的一家土著朋党公司;然后,这家公司以6千万的价格转卖给国油!而且,国油只能乖乖从命掏钱,不能过问为什么!从这里,你就可以看出,国阵朋党是如何运用伎俩赚取暴利。        

           所以当你看到国家稽查报告出来,指说望眼镜,马匹,国防开支,各种用品配备价格离谱,而贪污局的说法竟然是《不是贪污,只是买贵了》的时候,你就可以明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        


           根据后来反出巫统的元老透露,从1987年至2000年,这13年内被马哈迪朋党亏光(或搬走)的国家财富估计不下8000亿!        

          实际上,马来西亚人民的钱财,在过去20多年里,被巫统朋党,和无人敢碰的黑手,以各种巧立名目的方法窃走的,岂止8千亿?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近公布的数目字;从2000年到2008年,短短8年内,从大马流到海外去的钱,就高达8880亿!这些钱,很多是无从追查的。        

那么,从1987年过后,到2008年,被神秘黑手运走的大马人民血汗钱,又有多少?你能想象吗?原本富裕的马来西亚,原本拥有丰富原产品,每年入息源源不绝的马来西亚,先天条件比任何一个邻国都好!为什么今天却面临破产的窘境?        

           这绝对是一个值得大家深思的问题。        


           前任《亚洲华尔街日报》Asian Wall Street Journal编辑巴里维恩Barry Wain毫不客气的指出,马哈迪就是马来西亚国家财富被挥霍接近清光的罪魁祸首!        

          他说:撇开被浪费,被挥霍,被亏损掉的数目不算,单单是因为贪污而消失的钱,就不会少过马币一千亿!        


           巴里维恩说:马哈迪1981年上台的时候所喊的口号〈廉洁,有效率,可信赖〉很快就破功;贪污腐败和滥权的行为迅速成为马哈迪政府在外国人眼中的标签。        

           他说,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的大马,是一个充满功利主义的社会。〈那是一个对坏人来说是好的时代;但对好人而言却是很坏的时代。〉        


           他透露,在1984年,马哈迪利用他的首相地位,秘密与美国军方签署协定,准许美军秘密利用柔佛州一处森林来训练丛林战术;允许美军在霹雳红土坎海军基地设立一个小型战舰维修中心;同时也允许美军在吉隆坡秘密营运一个维修中心,负责维修C-130大力士运输直升机。        

           据他所知,马哈迪秘密动用巫统的基金,将巫统转变成为一家大型企业式经营的商业政党。        

           另外,马哈迪也私下动用人民缴纳的税金来兴建〈太子世界贸易中心〉Putra World Trade Centre和巫统大厦;同时迫使一家官联银行将巫统积欠的1亿4千万债项一笔勾销!        


           巴里认为马哈迪纵容巫统朋党贪污滥权,亏空公款,任意挥霍人民的血汗钱;因此就算他在马来西亚国家朝向工业化,现代化发展方面有贡献,但是功过不能相抵。        

           2006年的时候,国家石油Petronas宣布全年税前盈利为868亿零吉。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创立以来,国家石油已经净赚超过6千亿马币。但是政府却宣布减少汽油津贴;而且在一夜之间将汽油价格大幅度调涨!让马来西亚成为世界产油国中,民间汽油价格最昂贵的产油国之一!        


           这不禁令人产生莫大的怀疑:到底国家石油每年赚到的丰厚利润去了哪里???        

           前任工程部长三美维鲁,2007年在国会回答反对党的提问时这么说:截至2006年为止,政府向国内20条高速大道经营者提供了高达385亿的补贴赔偿金!同时由于政府中止了柔佛州通往新加坡的弯曲大桥计划,必须赔偿相关公司3亿元!        


           这些钱,是不是赔得很冤枉?385亿的补贴赔偿之中,南北大道应该至少占了一半以上。就是说,南北大道从1994年全线通车以来,短短12年内就拿到政府超过200亿的补贴赔偿!        

           想想看,当年南北大道从南到北880公里的建造费用才不过45亿元!莫说过路费早已完全回收(肯定还有数以亿计的净赚);加上政府补贴赔偿。。这样好赚的〈空头〉去哪里找?        


           还有取代新柔长堤的〈弯桥计划〉,就算喊停,也要全民买单?赔偿3亿?钱进了谁的口袋?        

           南北大道公司的幕后老板就是国库控股;说得更直接一点,就是老马和他的朋党们(现在当然包括几个当政的大官);所补贴赔偿的200亿元,很可能全部进了他们的口袋!这就是所谓的〈左手出右手进〉咯!        

《细数马哈迪败国内幕》系列一                              《细数马哈迪败国内幕》系列二

                  


images (1).jpg        

images.png          144764115590716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