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在线报道(记者 张斯路):6月2日,由国家互联网办公室指导,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主办的净化网络语言主题座谈会召开。人民网舆情研究室在会上发布了关于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报告显示,2014年全年按照原发微博提及量排行,“尼玛”位居网络低俗词语排行榜第一位,装逼、滚粗、你妹、草泥马、我靠等榜上有名。

网络低俗语言产生共有4大途径        

报告指出,网络低俗语言产生共有4大途径。一是生活中的脏话经由网络变形而受到广泛传播,例如“草泥马”、“尼玛”等词语同音利用;二是词语因输入法运用而呈现出象形创造;三是英文发音的中文化、方言发音的文字化使网络低俗语言不断翻新,比如“碧池”、“逼格”、“滚粗”;四是网民自我矮化、讽刺挖苦的创造性词语,如“屌丝”、“土肥圆”、“矮矬穷”、“绿茶婊”等。

网络低俗语言向纸质媒体转移        

报告显示,一些市场类刊物、文化类报纸甚至党报党刊管理下的都市晨报、都市晚报为吸引眼球,故意制造应用网络低俗语言的标题。例如《马年将到 “草泥马”给您拜年了》等,此类文章无禁忌地使用网络低俗语言,不仅表现出社会文化对女性的不自觉的歧视,也反映出部分文化载体无视社会责任的恶俗狂欢。

报道指出,检索中文报刊媒体发现,媒体在标题中使用最多的三个用词是“屌丝”,“逗比”和“叫兽”。

网络低俗用词之间存在较高的关联性        

报告称,根据网民检索情况分析,网络低俗用词之间存在较高的关联性,“尼玛”“你妹”“蛋疼”“绿茶婊”“碧池”“小婊砸”有明显的网民搜索相关,网络语言低俗恶俗的情况由此可见一斑。

网络低俗语言的使用现象主要分为三类        

互联网带来了话语权平等、去中心化、权威解构,同时也使得社会负面情绪、文化粗鄙现象经由网络放大,检视网络语言环境中低俗语言的使用,主要有三方面的现象:一是以情绪发泄为目的的网络谩骂;二是以恶意中伤为手段的语言暴力;第三则是以粗鄙低俗为个性的网民表达。

该报告称,包容每个人的话语权力,并不意味着可以为所欲为。网络不是某个网民的“自留地”,而是数亿网民的“公地”,公认的文化认知、共同的道德操守、一致的运行规则、严格的约束机制,才能让低俗淡出、让文明回归。

2014年网络低俗词语排行榜        

1 尼玛

2 屌丝

3 逗比

4 砖家/叫兽

5 艹

6 你妹

7 装逼

8 草泥马

9 我靠/我擦/我屮艸芔茻

10 妈蛋

11 逼格

12 特么的

13 撕逼

14 滚粗

15 蛋疼

16 小婊砸

17 傻X

18 跪舔

19 绿茶婊/心机婊

20 碧莲

21 碧池

22 土肥圆

23 你M的

24 矮矬穷

25 焚蛋/坟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