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降低风险开大奔贩毒

  秋哥今年40多岁,已有妻子和孩子。去年年底,经朋友介绍,他认识了17岁的少女小路。小路父母长年在外打工,她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刚满16岁就来到东莞打工。两人很快发展成情侣关系,但据说又很快分手。“分手原因不得而知,但感觉得出来两人感情很好。”办案民警到看守所提审时,秋歌还一味打听小路的情况。在被抓之初,小路情绪波动很大,为了保护秋哥,她将所有罪名都揽在自己身上。

  然而,秋哥却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一直躲在隐蔽处,自己从不经手毒品和毒资,只是通过电话联系买家,再由小路和另外一名下家小刘负责贩毒。从陆丰运送毒品来莞的“二哥”是秋哥的堂弟。小刘负责省外交易,他驾车往重庆、湖北等地,只要到酒店开好房,将房号告诉秋哥。随后将毒品放在房内,房卡放在“请打扫房间”的牌子后面然后离开,马上就有下家进入房内取货。秋哥按每次交易4万-5万元支付给小刘劳务费。

  小路主要负责省内交易,偶尔小刘有事,才由小路代他运输毒品到省外。虽然和秋哥已不是情侣关系,但小路对秋哥依然情深义重,她从今年年初开始帮助秋哥贩毒。秋哥要按给小刘的报酬支付给她,可她拒绝了,她每个月只收取几千元的生活费。秋哥为了补偿小路,特地买了一辆大奔给她,而自己只是很低调地开一部丰田轿车。除了感情之外,秋哥在被审时坦言,“开豪车上路,也是为了降低被警察查车的风险”。



  •        

  •   年仅17岁,原本是花季的年龄,小路不可能是这个贩毒网络的大老板!办案民警断定,其幕后一定还有黑手。

  •   果然,经过一段时间的跟踪,民警发现小路的行踪颇蹊跷: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驾车出一次远门,之后银行卡都会有一笔10万-20万元的款项存入,但随即又会转出;这些钱又通过几个中间账户中转后,最后转入一个账户。民警通过这个最终账户,找到了取款人,并在ATM机上调取取款视频。

  •   然而,让警方迷茫的是,这些中间账户都是用其他人的身份信息开设的,与秋哥本人并无联系,只有最终取款账户的开户人是秋哥妻子的一个亲戚。更重要的是,警方跟踪后发现,秋哥与小路平时接触很少,他本人既不接触毒品,也没有直接收取毒资,这与其他毒枭要么控货要么拿钱的做法很不相同。


  •        

  •   酒店交易时被一网打尽

  •   转机终于在今年5月14日出现。当天,专案组发现秋哥住进了长安某酒店,小路到存放毒品的房间拿货后,也来到了这家酒店。“应该是秋哥让小路拿毒品到酒店和下家交易。”专案组认为抓捕时机成熟,决定收网。

  •   当晚10时许,东莞市公安局高埗分局组织60多名警力,兵分多路,对前期摸排的5个镇街、12个监控点实施统一抓捕,这些监控点均为警方前期掌握的秋哥的下家。

  •   办案民警介绍说,当晚小路将车停在酒店停车场后,拎着一个很重的手提袋进了秋哥的房间,民警立刻进入酒店将三人抓获。但令民警惊奇的是,小路的手提袋里装的并不是毒品,而是她自己换洗的衣服。最后,民警在小路的车上搜查出了1.5公斤毒品。原来,小路这次是准备帮秋哥运送毒品去重庆,去酒店只是和秋哥道别。

  •   警方当日共抓获团伙成员19名,缴获毒品冰毒40多公斤、麻古300多粒,毒资20多万元,缴获手枪1支、子弹8发,查扣涉案奔驰等豪车6辆,及假警察证、车牌、手机及银行卡等物品一批。经审讯,12名犯罪嫌疑人对违法犯罪行为供认不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