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如至親
【葉婉如╱台北——深圳電話採訪報導】安鈞璨31歲就因肝癌驟逝,比親姊弟還親的安以軒悲痛難抑,至今仍無法面對現實,她昨在劇組接到記者電話時忍不住痛哭失聲:「人家交朋友是掏心掏肺,他還掏肝,總想讓所有人都開心,自己的痛卻不肯說。」


安以軒大安鈞璨3歲,多年來情同姊弟,上月31日接獲他病危消息時,趕著殺青的深圳劇組原不放人,她當場在保母車上情緒崩潰,哀求導演讓她走,似乎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幫她,當天剛好在機場附近取景,又幸運地搭上延誤的班機,她父親飛車到機場接她,一進醫院門口,竟有部空電梯開門讓她衝進去,「一路上我好害怕,不知道怎麼面對,大家一直打給我、要我快來,他一直撐著在等我」。她說完忍不住大哭。 
       


逼辭夜店 轉戰中國

2人2006年因拍電視劇《車神》結緣,當時女主角趙薇在聚會上要安以軒乾掉1大杯紅酒,她酒力不佳,安鈞璨跳出來擋酒,一向直率的趙薇嗆說:「好啊,你先去打2桌再回來跟我喝。」他還真的打通關2桌、喝掉1大瓶,重情重義的2人此後以姊弟相稱,至今10年不離不棄。
也因情同姊弟,安鈞璨在可米小子解散後演藝路不順,他一度放軟身段到PRIMO夜店當公關經理,每天拼酒、熬夜,安以軒看不下去逼他離職,並引薦他進華誼兄弟,一起在中國發展,她昨說:「當時我幾次去夜店探望他,覺得這樣實在太傷身,就帶他一起拍戲。」後來也有劇組認為她要求夾帶藝人是耍大牌,昨她說「我真的不在意」,但安鈞璨反而內疚不已。 
       

威脅旁人 隱瞞病情

安以軒說:「2年前小安檢查出肝癌,他跟我說是初期,存活率很高,做了小手術,沒事了。」她信以為真,但這2年他偶爾小酌,她仍會制止喝斥,2人還會因此吵架。
今年3月姊弟倆到普吉島度假後,安以軒投入新戲拍攝,不知安鈞璨發病,2周前還是透過共同朋友才知,他在前一家醫院已放棄治療,她一聽氣急敗壞請台灣的家人張羅,5月17日讓他住進台北醫學大學附設醫院加護病房,安以軒痛哭說:「他威脅助理,如果讓我知道他病情,立刻開除,因此沒人敢跟我講,他一直騙我、瞞我,為什麼不給我多一點時間?」
安鈞璨住進北醫後病況稍好轉,還能多少跟安以軒互通微信,2人最後1次通話是上月27日,提到有朋友登記結婚,安鈞璨還跟她說:「接下來換妳啦,要趕快找個好男人喔。」她也趁機鼓勵他:「你還沒把我嫁出去,你要撐下去,而且我很難嫁,你要撐很久喔。」沒想到事隔3天就接到他的病危通知,回想這對話,安以軒忍不住大哭:「他是我的守護神,我談戀愛都要經過他同意,以後我該怎麼辦?」 
       


       

臨終請求 助理陪睡

安以軒說:「小安是1個很陽光的人,這些年我多次不順心時,都是他陪在我身旁,每年生日陪我過,去了紐約、法國好多國家,他貼心、不願麻煩人,護士說他從不按病床旁的協助鈴。」孝順的他也不願讓父母知道病情,並偷偷存錢想留給家人。安鈞璨日前上節目曾說「閉上眼睛,這世界會不會有人記得我」,安以軒昨疼惜地說:「他想太多了,你從來不曾離開我。」目前安鈞璨的後事由劉品言經紀公司協調,也會越洋諮詢安以軒意見,「他比我親弟弟還親,他喜歡熱鬧,我們會幫他做到最好」。
昨也有北醫的醫護人員在網路留言讚安鈞璨是貼心的孩子,人都在加護病房了,還不時請助理買點心慰勞大家,但臨終那晚,他提出要助理留宿陪睡的要求被護士婉拒,「對不起,如果留下她,你的結局可能不會這樣」。         

http://ent.appledaily.com.tw/enews/article/entertainment/20150603/36586451/hotdailysec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