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為何說自己孤立無援?
A:我嫁來雲林10多年,生了4個孩子,這裡不好討生活,附近雖然有六輕,但大多請外勞,主要還是靠養殖,我先生跟年輕人仍得到外地工作,村裡只剩老人跟小孩。
公婆唯一能支配的只有我這個媳婦,這些年我過的非常辛苦。養小孩外,還要幫公婆養文蛤跟烏魚,公婆晚年,照顧的責任也落在我身上。我先生並不體貼我,加上我娘家的哥哥做生意失敗負債,我公婆家看不起我,老覺得我拿錢接濟他們,所以我忍氣吞聲。


       

我先生有個弱智的姊姊跟我們住,先生不在,她也成了我的責任。先生還有兩個嫁到北部的姊姊,不時數落我或跟我先生公婆說我哪裡做不好,我先生就會指責我。我有時感到孤立無援,唯一安慰是兒女很乖。 
我公公得肺癌後,我婆婆也得癌症,這裡好幾位村民得癌症。有幾年,我帶公婆看病,公婆這麼依賴我,有時我幾乎整年無法回娘家。先生常質疑為什麼他給的錢,我一下就花完,是不是拿錢回娘家?但4個孩子的費用、公婆醫藥費,開銷真的很大。後來看孩子去念書了,為了貼補家用,有工頭叫,我就會到台西、彰化跟台南等地幫大型養殖場採收文蛤。我會準備食物,我不在時,就請家裡的姑姑弄給小孩吃。 
Q:收入怎麼樣? 
A:我每天凌晨3、4時坐車出門,做6到8小時,台南的養殖場工資好一點,做6小時1千元,超過6小時,每小時150到200元;台西、王功跟四湖是8小時1千元,超過1小時100元,12年沒漲了。有村子都娶外配,就全找外勞採收,不會找我們。 
來做工的都在40到70歲,要下水,文蛤還要挑選,眼力要很好,並不輕鬆。工頭原本要抽1人50元,但有人反彈覺得這麼辛苦賺錢,為什麼還要被抽成?工頭就不抽了。工作不是每天有,但每月平均有兩萬收入。 
       

承受委曲經常偷哭

Q:生活有出口嗎?
A:承受這麼多委曲跟壓力,我常偷哭,幸好鄰居親友對我很好,出去收文蛤,跟那些阿姨訴苦說笑,心情也會比較舒坦。
想想我婆婆跟家中的姑姑也是可憐人。我公公過世後,我婆婆癌症轉移,我顧到後來真覺得她好可憐。這裡偏僻窮困,只能飼塭仔,她一個女兒因此掉到魚塭溺死,家中的姑姑也因小時候發燒過度影響智力,其他女兒又嫁那麼遠。婆婆末期一直進出醫院,很渴望女兒回來看她,但我每次聯絡,她們總是冷淡回應,我一再拜託,她們才肯回來。受她女兒影響,我婆婆原本不信任我,到死前才知道我對她好,她曾說我是個憨查某。我知道她唯一放不下的就是弱智的女兒,我跟先生答應會照顧她。
婆婆走後,我盡量多關心姑姑,大家都是可憐人,就互相支持吧。
記者陳玉梅採訪整理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50603/36586443/hotdailysec

如有冒犯不能轉載請來信告知,會馬上刪除該文章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