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6月,太谷县某高校在校大学生梁星星(化名)在互联网找到一条“发财捷径”——通过互联网贩卖三唑仑和GHB,这两种麻醉药品,属于国家禁止民间个人买卖的一类、二类精神类管制药品。他的“生意很火”,短短3个月,他的生意现金流已滚动增加到15万元。他没想到,他的发财梦会很快破灭。

  今年4月21日,晋中市公安局和太谷县公安局经过6个多月侦查,成功侦破一起涉案QQ群82个、涉及全国除港澳台外30个省(市、自治区)10200余人的网络贩毒案件,抓获包括梁星星等13名犯罪嫌疑人。该案件是“山西省首例网络贩毒案”。

  作为天之骄子,大学生梁星星何以成为一个“毒贩”?他所涉嫌的“山西省首例网络贩毒案”有着怎样的内情?5月下旬,本报记者赴晋中进行了采访。

  1 梁星星的双面人生

  迄今,对于梁星星——这个大学生涉嫌网络贩毒案,晋中市公安局负责案件的不少民警为他感到可惜。“他是个很有想法的年轻人,可惜走错了路。”一个办案民警说。

  梳理梁星星犯罪经历,可谓一步错,步步错。令人惋惜的是,在他误入迷途,并且越陷越深时,没能得到来自他人的善意提醒。

  在接受晋中市公安局民警讯问时,梁星星曾讲述了他在互联网赚取第一桶金的冒险经历。

  梁星星来自陕西,他的父母是普通农民,他们的收入只能够满足梁星星大学求学的基本费用。在大学校园里,梁星星习惯一个人独来独往。由此,他给很多同学留下了生活节俭、性格孤僻的印象。

  也许因为时常感到囊中羞涩,梁星星迫切地寻找各种“赚钱的机会”,甚至愿意为此“冒点险”。大二时,他在互联网上,与一个贩卖仿真枪的网店完成一项交易。他将钱转入网上账户后,几天过后,他收到对方通过快递公司邮寄过来的货物——一把弹珠枪。这把弹珠枪的威力不小,扣发扳机射击,子弹能在坚硬的水泥墙上砸出一个深深的凹痕。他的这次“冒险”并不是贪图这把非法的枪支,而是为了测试网络购置非法物品的途径和措施。

  梁星星接下来的行为却让供货方吃了一惊。他通过互联网给对方留言,弹珠枪不太好用,他要求退货。对方同意退货,梁星星买枪的钱转回他个人账户,他接下来却并未将弹珠枪按发货地址给退回去。对方发电邮质问,他回答对方:你贩卖的仿真枪,是国家严禁买卖的物品。你如果继续骚扰我,我就投诉你。梁星星的回信,让对方感到一丝威胁,放弃讨回弹珠枪。事后,梁星星通过互联网,将弹珠枪转卖他人,赚了几千元。

  这次“互联网营销经历”,使他产生一种“茅塞顿开的错觉”:他的这种在互联网上“危险的买卖行为”,隐蔽而安全。

  2014年6月以后,梁星星开始在互联网上买卖三唑仑和GHB。这是两种强烈麻醉药品,具有强烈催眠效果,属于国家禁止民间个人买卖的精神类管制药品。

  梁星星的生意算盘打得很精,他力求不会亏本。首先,他通过个人QQ群,收集购买三唑仑和GHB的信息。等他感觉攒够一定量后,就发电邮给已建立互信的供货方。收到药品后,他再按事先已谈好的价钱,将货物通过快递公司发给购买者。

  2014年6月底至10月,梁星星生意“风生水起”,经过3个多月运作,他个人银行账户的资金增加到15万元。

  然而,这次,梁星星却未察觉到,他的“好运气”已走到了尽头。

  2 令警方震惊的互联网贩毒案

  晋中市警方是在2014年10月31日对梁星星展开调查行动的。这天下午17时,晋中市太谷县公安民警搜查了梁星星所居住的学生宿舍。在他个人物品柜,民警找到21瓶三唑仑和39瓶GHB。而令办案民警感到震惊的则是一叠单据——180张发送快递运单。这些快递运单,提醒民警们,梁星星所涉嫌案件,是一件涉嫌人数众多的大案。太谷县公安局,迅速将案件上报至晋中市公安局。

  面对民警讯问,梁星星很快交代,一个涉及全国多个省市的“互联网贩毒案”呈现在晋中警方面前。

  与在众多同学面前保持孤僻形象形成鲜明对比,在互联网上,梁星星异常活跃。在网上,梁星星有10个QQ号码,网络昵称有“乌鸦”“依念初夏景”“大卫个”“真心真情意”“新华初蕾”“孤独患者”等等。

  利用这些匿名的互联网身份,梁星星登录进入“毒友”聚集的QQ群,并成为里边的常客。在这里,梁星星有着知识渊博、懂行等标签,并拥有为数众多的拥趸。

  在互联网上,梁星星达成交易的成功率很高。他以100多元的价格,从上游批发购买到三唑仑等管制精神类药物,然后加价数倍转卖出去。与他建立互信关系的供货方,涉及北京、天津、陕西、河北、广东、贵州、江苏、山东等地。

  梁星星只是这个互联网贩毒案的冰山一角。

  3 追击网络贩毒嫌疑人办案民警奔波半年

  由梁星星这一线索引发的互联网贩毒案,晋中警方为破案,投入的人力物力不可谓不大。迄今回忆起侦破案件的过程,晋中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梁万元仍感慨不已。

  与吗啡、杜冷丁等国家禁止民间买卖的精神类药品相比,三唑仑、GHB,药品名字令普通人感到陌生。然而,对于从事禁毒工作的公安干警,它们却着实不普通,并且名气不差。在国内,特别是南方地区,三唑仑、GHB分别有个俗称——“蒙汗药”和“迷奸水”。这两种药物,人口服后可快速睡眠,被不法分子用于实施犯罪行为。

  由于贩毒网络层次多,涉案区域广、涉及人数多,社会危害性大,2014年12月5日,梁星星等贩卖毒品案,被省公安厅确立为省级毒品目标案件;2014年12月18日,该案件被公安部确定为部级目标案件。

  其时,侦破梁星星等贩卖毒品案,对晋中警方也是一次考验。“互联网毒品贩卖,交易双方并不见面,其交易过程,全部通过QQ联系,购买、支付、送货,收发货人的姓名,全部采用匿名或者化名。甚至包括他们在互联网上留的信息和手机卡、银行卡信息,都不是本人的。这都给侦查人员调查带来了困难。”梁万元说。

  其实,即便如梁星星这个初涉毒品案的新手,也出于“安全”考虑,在网上贩卖三唑仑和GHB时,也为自己设置了一道“反侦查屏障”:他注册“支付宝”和办理银行卡,使用的是他一个高中同学的身份信息。

  为侦破这起互联网贩毒案,晋中警方抽调了包括禁毒、网警、技侦等部门警力。对于面前的线索,民警们从QQ聊天入手,理清贩毒网络,以聊天交易、资金给付、物流单据、涉毒物证的侦查方向,顺线追踪,先后奔赴河南、广州、贵州、江苏、浙江等7省10市展开侦查和抓捕工作。

  整个侦破过程充满艰辛。一次,干警们根据线索到某地银行调阅自动取款机监控视频。这条线索仅有犯罪嫌疑人大概取款时间,干警们一帧帧翻阅视频资料,等最终锁定犯罪嫌疑人,民警们双眼已熬得通红。

  干警的辛苦没有白费,4月21日,晋中市公安局和太谷县公安局经过6个多月侦查,成功破获梁星星等贩卖毒品部督目标案件,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3名,捣毁制造加工GHB窝点2个,查扣三唑仑264瓶、GHB149瓶,以及制造GHB所用的大量制毒设备和工具,查询支付宝账户25个,冻结支付宝资金104万余元。

  “这起案件的破获,证明对新形式的毒品犯罪行为,警方有足够的能力给予打击。”梁万元说。(记者 梁成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