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行政大官員看完報紙,憤慨地說:」這麼多婚外情事件,什麼社會!」        


       

官夫人接道:」就是嘛,通通該抓去槍斃!」        

            

大官若有所思地凝視官夫人,「你老實告訴我,我們結婚這麼多年,有沒有對我不忠?」 「怎麼問這樣的問題?」,官夫人驚問。 「不要逃避,回答我的問題!」        


       

「那,」官夫人顯然被被嚇到了,「你先答應我你不會揍我。」        


       

「我不打老婆己經很久了。」他感慨地說。            

          

好罷,官夫人心一橫,牙一咬,只有三次。「三次?!」大官急了,「哪三次?」            


       

「第一次,記不記得你在芝加哥大學的博士考試,有一個考試委員百般刁難,就是不讓你通過?你若拿不到博士學位,你們家就門面無光,我們的前途也完了。後來,那個難纏的教授親自到我們家來恭喜你通過了,那是因為我……」            


       

「難怪,原來是你為了我……那第二次呢?」        

            

第二次,記不記得你在南美洲做大使,那個國家的國王威脅要和我國斷交?若是斷交,你就成了斷交大使,政治前途就完了。後來,那個國王突然改變心意,不再提斷交之事,那是因為我……」            

          

「噢,你還是為了我……那第三次呢?」        

            

第三次,記不記得你被提名行政院長,立法院表決時,你還差七百二十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