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盤幹細胞可以治療腎臟類疾病甚至尿毒症?48歲的臨海人李仙月在看到寧波一家生物公司的宣傳後,決定冒險再生一個孩子,利用所謂的「幹細胞技術」救24歲的兒子。

       

  哪知道,千辛萬苦生下女兒,又花了1.7萬元在寧波那家生物公司儲存了胎盤幹細胞,可到頭來卻是一場空。臨到頭要救命時,生物公司卻無法提供當初存下的幹細胞。而且,目前在國內,幹細胞技術治療腎功能類疾病還未進入到臨床階段!錢江晚報記者瞭解到,目前浙江省有資質儲存幹細胞的機構,全省只有一家,即省臍帶血造血幹細胞庫,並不是寧波這家公司。

  因為錯過最佳治療時間,李仙月的兒子最後不治身亡,這讓夫妻倆無法接受。近日,他們將寧波這家生物公司告上了法庭。

  讀大學的兒子查出慢性腎炎        

  為救子高齡母親決定再生一個孩子        

  李方興、李仙月是臨海山區的蜂農。他們的兒子李輝輝,2012年1月在讀大學時被查出慢性腎炎,如果不治療,將來會發展成尿毒症。

  兒子才24歲,眼看讀完大學就能成家立業,兩夫妻暗暗下決心,砸鍋賣鐵也要把兒子的病看好。

  此後,積極為兒子進行看病的同時,夫妻倆也是多方打聽更好的治療方法。

  一次,在台州當地的一家醫院,有人塞過來一張廣告。上面說,提取胎盤幹細胞可以治療腎臟、肝臟等方面的疾病。作為蜂農,夫妻倆一輩子都在跟著花期走,長期居住在山裡的他們很少接觸外面的世界。此前雖然聽說過臍帶血能治病,但至於幹細胞是怎麼一回事,卻弄不明白。

  兩人把宣傳廣告給兒子看,兒子上網查了些資料,覺得可行。於是,雖然已年近五旬風險很大,李仙月還是決定再生一個孩子,提供胎盤幹細胞為兒子治病。

  2012年下半年,經過許多折騰,李仙月總算懷孕了。一家人像過節一樣高興,因為,這下兒子有救了。

  宣傳冊上吹得天花亂墜        

  臨到頭生物公司卻拿不出幹細胞        

  在一次產檢中,一名同樣懷孕的女醫生給了李仙月一份寧波某生物科技公司的宣傳冊,上面同樣寫著幹細胞可以治療腎病的宣傳廣告。

  李仙月把宣傳冊拿回家,李方興一看,馬上認為這家公司靠譜,畢竟是醫生推薦的。

  一問,儲存幹細胞的費用只需1.76萬元,比起換腎、血透等常規腎病治療手段,李家覺得這個方法簡直是「救命稻草」。

  之後,李方興聯繫了那家公司。沒多久,位於寧波的那家公司的業務員就帶著合同來到了李方興的蜂場。

  「我不懂什麼幹細胞,就問他,能不能治好?這個員工回答我,肯定能治好,等幹細胞提取出來後『掛』進去就好了」。李方興說。聽對方說得如此肯定,老實巴交的夫妻倆在合同上籤了字,交當場繳納了費用。

  李方興說,2013年7月8日,二女兒提早半月來到這個世界。寧波的生物科技公司派人取走胎盤,稱用於提取幹細胞。

  「當時他們還跟我說,幹細胞質量很好,可以用。」李仙月說。此後,一家人基本上放棄了用換腎等方法治病,一心等著胎盤幹細胞救命。

  3個月後,兒子病情加重。李方興諮詢寧波的生物公司,想要提取女兒的幹細胞,給兒子治病。

  「可是,這家公司一開始說在聯繫有資質的醫院,後來又讓我們自己找醫院,再後來推脫不掉,乾脆讓我們『走法律途徑』解決問題。」

  就在近一年時間的爭執中,李輝輝病情加重轉為尿毒症,因為錯過最佳治療時間,陷入了深度昏迷。

  這時候,李方興才從兒子就醫的台州醫院打聽到,所謂的「能夠治療腎功能疾病的胎盤幹細胞技術」目前在我國並沒有進入臨床階段。

  知道了真相,李方興夫妻倆頓時感覺天都塌了。

  3個月後,李輝輝再也等不及,不治身亡。李方興說,醫生告訴他,如果兒子按現在的方法保守治療,應該不會這麼早走。

  法庭上,被告律師承認        

  生物公司沒有儲存幹細胞的資質        

  為討個公道,今年4月,李方興夫妻將寧波某生物科技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該公司退還1.76萬元費用,並賠償包括精神撫慰金、死亡賠償金等共83.5萬元。

  昨天上午,這起案子在鄞州法院開庭審理。

  坐在原告席上的夫妻倆,沉著臉,一如梅雨季節的天氣般沉悶。2歲的小女兒在庭外由親戚帶著,不停地哭泣。

  被告的生物公司,只來了兩名律師。庭審中,原告夫妻倆只是神情淡漠地看著代理律師陳述,很少說話。直到被告律師說,「公司只為原告女兒提供儲存幹細胞服務,原告兒子的死亡跟公司提不提供幹細胞是沒有關係的」。李方興憤怒地說,「我就是一個蜂農,如果不是聽了你們的宣傳,為了兒子治病,我們存什麼幹細胞?」

  法官詢問,寧波某生物公司是否有儲存幹細胞的資質。律師回答得很乾脆,「這個資質我們是有的。」

  但當法官讓被告律師朗讀該公司營業執照上的經營範圍時,場下旁聽的人都忍不住喝起了倒彩。

  只聽她讀道:「生物技術研發、生物製品研發、幹細胞的分離、運輸、儲存的諮詢服務。」

  原來,這家公司擁有的,只是「諮詢服務」資質!

  隨後,原告詢問被告方,為何當初要求提取儲存的幹細胞卻遭拒?被告律師稱,這是因為原告沒有按合同所規定,提供有資質(用幹細胞治病)的醫院。

  實際上,如前所述,因為並未進入臨床階段,國內符合要求的醫院,根本沒有!

  」胎盤幹細胞療法在國內尚屬新興的醫學技術,希望大家在面對這樣一個新生事物時,持有一種接受的態度。」庭審結束時,被告律師這樣陳述。

  該案目前還需進一步審理,鄞州法院將擇日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