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過魩仔魚嗎?沒吃過很好,吃過的民眾千萬不要再吃了!        

         

現在的魚,連談戀愛的機會都沒有;還在吃奶嘴的時候,就被當作「魩仔魚」給撈上桌。        

         

根據水產試驗所的報告指出,魩仔魚其實是「200多種魚的魚苗」,至今市場依舊買得到;        

如果繼續吃下去,沿岸漁業可能會完全滅亡。        

         

老一輩的媽媽常說:「魩仔魚營養啊,有豐富的鈣質。」事實上魩仔魚根本不是一種魚,而是「魚苗」的統稱!        

         

最早研發出雙拖網捕魚的是日本,但日本政府發現,這種捕魚方式會毀了整個國家的海洋生態,早早就禁止使用。        

然而台灣卻在1977年大量引進日本的雙拖網捕魚法,大肆捕撈之下甚至還將魩仔魚「外銷」給日本!        

而台灣的漁獲量,也從1977年開始直線下墜。        

         

海洋作家廖鴻基在與老船長聊天時,聽到老船長感傷的說:「現在的魚仔,連談戀愛的機會都沒有。」        

討海討了四、五十年,卻眼見台灣的漁業在最近幾年崩壞,自然感觸良多;        

現在許多漁夫連還在吃奶的魚苗都不放過。        

         

這些魩仔魚是整個沿岸海洋魚類的數量基礎,牠們長大後可能生小魚,個體經濟價值也更高;        

但是台灣人卻愛吃魚苗,早早扼殺了牠們的機會。        

         

「人不吃魩仔魚不會怎樣,但牠卻是許多魚類賴以生存的食物。」        

根據統計,一米杯的魩仔魚,就可能多達5400尾魚苗!        

         

如果再不嚴格禁止魩仔魚的販售與捕撈,台灣沿岸很快就會無魚可撈(其實現在也差不多了),        

真正成為「只有海鮮、沒有海洋」的惡劣國家。        

如果市場上繼續販售俗稱「魩仔魚」的魚苗、人民也選擇繼續購買,海洋版「寂靜的春天」很快就會到來。        

         

編按:        

我必須說老實話,廖鴻基老師是我老師,所以我在課堂上聽過的,比這篇文章還要多一些;        

有雲友提出「網路追追追」的文章來反駁「不該吃魩仔魚」的說法,        

現在我來針對追追追在最後引用的「漁業署結論」做簡單回應:        

         

漁業署結論一、魩仔魚是由鯷科、鯡科魚類之仔稚魚組成,並非文章中所稱兩百多種魚類幼苗的統稱。        

         

第一個結論,顯然是以「學術上」做區別;然而在現實情況下,人們在捕撈、販賣魩仔魚的時候,是不可能一條一條去分辨的,加上魚苗也沒這麼好分。        

         

因此,就「實質上」而言,魩仔魚的確是兩百多種魚苗的統稱!        

而這個說法是來自水產試驗所,也不是廖老師自己掰的。        

         

漁業署結論二、該文強調,目前政府已有相關的作法,        

「目前已輔導相關縣政府公告各該縣轄區海域魩鱙漁業管理規範,規範距岸五00公尺內海域為禁漁區        

,每年六月一日至八月三十日為禁漁期。」未來也會逐年淘汰捕撈。        

然而日本卻是「早早放棄雙拖網捕撈」魩仔魚,看出差異了嗎?        

台灣漁業已經快要乾枯了,卻還在「未來逐年淘汰」;        

等到那個未來真的來了,也不用淘汰了,因為沿海只剩下海帶。        

         

追追追文中還引用「王友慈」博士的說法,提到「吃也不對、不吃也不對」的窘境;        

不吃居然是因為「對國人的營養需求有影響」。(註:這疑似網路追追追作者自行臆測補充,非教授言。)        

         

記者已經好幾年沒吃魩仔魚了,我還是活得健健康康的,跑三千公尺只要十二分半。        

但是魩仔魚對於其他魚類卻是必要的糧食,文中怎麼沒提到?        

人類不吃魩仔魚,還是可以活得好好的;但是其他魚類缺乏食物來源,卻是會引發危機的。        

文中王博士還提到可以從東南亞進口,真是可怕的說法。問題根本在於:「我們不該吃魚苗!」        

         

關於「魩仔魚」混獲與種類的相關資訊:        

這裡我引用部分海洋大學謝豐任碩士論文《台灣地區週邊水域魩仔魚漁業混獲特性之研究》的摘要做為補充(指導教授正是王友慈),以彌補許多民眾的困惑;        

下方延伸閱讀有碩士論文全文電子資料,歡迎自行至國家圖書館註冊、參考。        

該研究指出,台灣週邊海域的魩仔魚,魚類組成分別會就「時間」、「空間」上有所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在梗枋、枋寮、萬里及福隆是以「刺公鯷」及「異葉公鯷」最多,        

淡水與新竹則以「沙丁」及「刺公鯷」的漁獲率較高。台中海域則以「綾鯷」及「刺公鯷」數量較豐。        

         

然後是許多民眾疑惑的「混獲」率,也是「魩仔魚實質上是200多種魚苗」的說法來源;        

由於漁民在捕撈時,不可能一條一條魚苗去辨別,一定會有許多混獲情形發生。        

以下是該研究所指出的混獲率與種類:        

【混獲率】        

淡水海域之月別混獲率:0.84~76.65%        

新竹、台中、枋寮及梗枋海域之月別混獲率:0.31~18.77%        

福隆及萬里海域之月別混獲率:低於8.49%        

【混獲魚種】        

淡水海域:狗母魚科、鰏科、鎖管、沙鮻、鰕虎魚科及鰺科。        

梗枋海域:沙鮻、鰏科、狗母魚科、鰕虎魚科、鯛科及天竺鯛科。        

枋寮海域:鰏科、鎖管、沙鮻科、狗母魚科、蛇鰻科、金線魚科及天竺鯛科。        

新竹海域:沙鮻科、鰏科、鯛科、臭都魚科、鯔科及大眼海鰱。        

台中海域:鰏科、湯鯉科、鰕虎魚科、鯛科及沙鮻科。        

福隆海域:雀鯛科、狗母魚科、鯔科。        

萬里海域:鯛科、天竺鯛科、鰺科及鰏科。        

至於魩仔魚捕獲方式,通常是以「雙拖網、流袋網」等網具捕撈,其網目大小為0.2 cm × 0.2 cm        

主要漁獲物為年齡24週,體長4 cm以下之魩仔魚,1977年引進使用。(出處:水產試驗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