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jpg

地鐵車廂內的監控,當地鐵公司的工作人員通過這些監控發現有乞討等行為時,將通知執法人員查處,並可作為執法證據,未來,這些探頭還將繼續加密。        

  說變化小廣告「一捆捆」變成論張數        

  記者採訪了復興門、四惠等站區多個站點,站區相關負責人表示,自5月1日新條例實施後,地鐵車廂扔小廣告的現象確實有明顯減少。記者近幾天坐地鐵1號線、2號線、八通線、4號線發現,原先列車的扶手圈裡、座椅上都是賣房產等內容的小廣告,但現在幾乎看不見。

  小李是地鐵四惠站區專門清理小廣告的,四惠站區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一般清理小廣告的工作人員都在車輛段折返時間進行清理,來一趟車清理一遍車廂,一趟折返時間大約3分鐘。

  「以前折返時間我可能連一半車廂都清理不過來。」小李告訴記者,5月1日新條例實施前,她經常等列車一來,連喘息的機會也沒有,車廂裡座椅上、扶手圈上都是,有時抬胳膊撿廣告,因為抬的多,胳膊很酸。

  小李說,自5月1日後,車廂裡的小廣告明顯少了很多,「以前都是一捆捆的,現在都可以數得出來,最少的時候只有20多張。」

  「殘疾」乞討者撒腿跑        

  「執法隊的巡視,還是給違規者很大震懾的。比如5月1號那天,我們發現一位『乞討者』,走路看起來明顯有些不利索,一瘸一拐的,可當他發現我們是穿制服的,一下子嗖地就跑了,跑得比誰都快!」軌道交通執法大隊副大隊長李海濤這樣對記者說。

  不過他也表示,當面對面勸阻這些人群時,大家都非常配合,沒有出現什麼過激言行。

  李海濤說,從這幾天的情況來看,乞討、賣藝、發小廣告等現象還是有明顯減少的,比如以前10號線上可能有很多發小廣告的,但現在很難看到了。

  昨天下午,記者也專門找到了馬鷹飛等執法隊員,他和同事乘坐地鐵10號線從角門西站上車,一路巡查到國貿站都沒有發現有這些現象。另外以往地鐵2號線乞討現象較多,記者昨天下午13點從建國門到西直門,15點再從西直門回建國門也沒有發現。

  遇尷尬        

  平均4站1執法員行乞「打游擊」        

  昨天,記者在地鐵1號線看見,一位婦女在前面邊走邊向乘客乞討,後邊是一位盲人跟隨。記者詢問是否知道5月1日實施的新條例,這名婦女告訴記者,他們都知道,也聽說了。對於是否擔心被罰的問題,「看見沒有執法人員的時候,我們還是跟以往一樣出來。」婦女告訴記者。

  記者乘坐多條地鐵線發現,在地鐵裡要碰上執法隊員的幾率比較小。本市目前有300餘個站點,而目前有執法權的隊員也只有80多人,平攤下來幾乎是4個站才1名執法隊員。人員略顯不夠,是執法中遇到「打游擊」尷尬的重要原因。

  對話為何現在還沒開罰單        

  交通執法總隊發言人梁建偉:兩個月內,軌道交通運營安全條例的具體執法條例將出台,屆時將有具體的執法情節裁量規定。這是一條全新的法規,執法隊員也是第一次遇到,因此要有一段時間讓執法人員體會實際情況,根據實際情況的經驗進一步研究細則,如果在實際經驗前就出台細則就成了「拍腦門」的決定。預計實施細則出台後將有大量罰單出現,但在確定細則前的這段時間,雖然以勸阻為主,如果有重大情節,執法隊員也會開罰單。

  具體怎麼罰款?        

  梁建偉:開罰單和收罰款是兩條線,就像處理交通違章一樣,執法人員將現場開具罰單,再由被罰人到銀行繳納罰款。

  不過,軌道交通執法隊員們如果面對的是乞討賣藝發小廣告者,流動性很大,他們也應該不會自覺去銀行交罰款,對此,目前研究當事人對違法事實認可、罰款金額又較少時,將進行現場處罰繳納罰款。處罰只是一種強制手段,但處罰的運用不見得越多越好,呼籲社會公眾共同維護好地鐵秩序。

  屢次不改者會禁入地鐵嗎?        

  梁建偉:目前執法隊員們有一個微信群,及時將發現的違法者上傳,這就類似一個黑名單,這些上傳的違法者將作為重點對象被關注,防止屢次不改。

  不過,即便黑名單裡的人「犯錯」,不意味著他乘坐地鐵的權利就被剝奪,目前暫不會讓其禁入地鐵。


                                                                         997.gif

                                               999.png998.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