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印尼爪哇島火山從2年前開始狂噴泥漿










2007年3月10日,在印尼東爪哇詩都阿佐地區的波龍,泥火山噴出的泥漿覆蓋了大片土地。


印尼爪哇島東部波龍鎮一座火山,兩年前突然開始狂噴泥漿,至今沒有停歇,十幾個村莊已成為一片澤國,損失超過37億美元。


這場災難的原因,一直是個謎。有人說是因為天然氣公司的違規操作,也有人說這純粹是自然的力量。


科學家預測,如果不能有效控制泥漿噴射,可能造成當地地層下陷,最終成為地球上一個巨大傷口。


損失:超過37億美元


2006年6月2日清晨,艾哈邁德·穆達吉爾正在家門前修理摩托車。8時剛過,他感到地下有隆隆的轟鳴聲。他並沒有太在意,因為印尼處於地震多發地帶,這種轟鳴時常發生。但很快,他就發覺情況異常。


『那是一聲爆炸,』穆達吉爾回憶道,『泥漿開始噴射,足有5米高。』轉瞬間,整個村子亂成一團,每個人都在逃命。穆達吉爾帶著老母和兩個兄弟逃離自己的家,沒有收拾東西。他以為不久就可以回來。


可是,兩年過去了,穆達吉爾所在的村莊,以及波龍鎮大部分地區,已被泥湖吞噬,不復存在。泥漿至今仍以每天約15萬立方米的量噴射,足以填滿50個標准游泳池。


兩年來,火山總共噴射了大約1億立方米泥漿,淹沒了12個村莊,造成1.6萬村民流離失所,數十人死亡。


當地人把這座噴射泥漿的火山叫作『盧西』。噴射中心是一個深30米的『大洞』,帶著硫磺味的白煙從那裡滾滾而出,遮天蔽日。


在通往火山口的狹窄通道上,幾十輛卡車排成一列,等候運輸噴出的泥漿。它們已運輸了250萬立方米的泥土,並用這些泥土在周邊地區修建了長達13公裡的堤壩。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估計,盧西火山已給印尼造成37億美元損失。情況可能會更糟。由於泥漿不斷噴出,火山口周圍地面正逐漸下沈。最終,波龍可能成為地球上一個巨大的傷口。


原因:98%是人為事故


造成這次災害的原因,至今眾說紛紜。村民們認為,罪魁禍首是在當地從事天然氣開發的拉賓多鑽井公司。


一些獨立地質學家,如英國達勒姆大學泥火山研究專家理查德·戴維斯,也認為有可能是拉賓多公司的開采工作破壞了地下結構,導致泥漿噴射。戴維斯去年來到波龍,仔細研究了噴射口,得出結論:『我有98%的把握認為,這次災難源於鑽井。』


2006年5月27日,拉賓多公司將一號鑽井臺設在穆達吉爾所在的村莊附近,目標是地表以下3000米的石灰層。這是一次探測性鑽井,沒有人清楚波龍的地下結構。


當鑽到2800米深時,鑽井人員發現井中壓力下降。這種情況通常意味著地層的自然斷裂導致鑽探泥漿泄漏。工程人員向井內泵入鑽探泥漿封住斷裂處,以此來恢復壓力,然後取出鑽井機。


戴維斯認為,就是在28日清晨取鑽井機時出了問題:來自周圍岩層的高壓水和高壓氣源源不斷湧入井內。為了防止發生爆炸,工程人員關閉了地表出口,有效控制了井內壓力。然而,一切已太晚。數千米以下蓄水層裡的水在高壓下,攜帶著泥岩裡的雜物沖向地表。由於井口被封,它只好尋找別的出路,於是便在距離井位150米處噴出地表,形成泥漿噴射。


拉賓多公司說,它的鑽井計劃得到政府批准,整個過程遵守有關規定。公司副總裁育尼瓦提·特亞納提供了另一種災難原因解釋。事件發生前兩天,盧西以西300公裡處的日惹市發生裡氏6.3級地震。拉賓多公司認為,是這場地震導致地層斷裂,泥漿噴射。


挪威奥斯陸大學地質學家阿德裡亞諾·馬齊尼贊同這一解釋。他研究了拉賓多公司提供的數據後,認為『有強有力的證據顯示,這是一場自然災害』。


但戴維斯認為,如果是由於地震引發了泥漿噴射,發生時間應該更早些。同時,他引用研究成果證明波龍距離震中太遠,不足以受地震影響。


救災:這是一場戰爭


既然沒有人能說清楚泥漿噴射的確切原因,那些試圖止住災難的措施也就難以有效,兩口緩壓井都效果不佳。


去年初,印尼萬隆技術學院的科學家提出一個新穎的方案:向『大洞』裡灌入成千上萬用鏈子拴在一起的水泥球,以此慢慢釋放洞內壓力。這個方法暫時緩解了泥漿噴射,但去年3月就被叫停,因為另一支政府工作隊接管了這裡的管理工作。


最近,日本一支工作隊建議,修建一座高40米的大壩來擋住噴出的泥漿。熟悉盧西地形的科學家否定了這一方案,因為這裡的地層一直在下沈,建造一座大型水泥大壩可能導致地層斷裂。


這樣看來,盧西的泥漿噴射有可能短期內無法停止。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大學地質學家馬克·廷蓋說,1979年,殼牌石油公司在文萊發生過一次類似的井噴事件,挖了20口緩壓井,花了20年時間,纔止住泥漿噴射。戴維斯預測,如果任由盧西自生自滅,可能幾十年後泥漿纔會停止噴射。


盧西工作隊負責人哈迪·普拉斯特尤說,他現在的主要任務不是止住泥漿噴射,而是將泥漿攔起來。目前的措施是將淤泥引入附近的波龍河,最終流入大海。可問題是,淤泥正在淤塞河道。下游一個魚蝦養殖場的工人們抱怨,泥水堵塞了水源。


普拉斯特尤說:『這是一場戰爭。我們沒有承諾停止泥漿噴射。我們必須向上帝祈禱。』


抱怨:賠償不夠買房


當地人采取一些另類的方法向上帝祈禱。有一個流傳很廣的故事,說是拉賓多公司可能觸怒了盧西的樹神。當地人從巴厘島和婆羅洲請來玄學家,用雞、猴、牛等為祭品,請求樹神息怒。


政府的工作隊也做了類似的法事。一名發言人說,工作隊僱了懂佔卜術的人祈求降雨,以便把泥漿沖走。


泥漿噴射也給一些人帶來賺錢機會。為吸引好奇的參觀者,當地一家酒店更名為『泥湖』。在通往盧西的路口,當地人會設置一些路障,向過往車輛收取過路費,同時兜售乾果和堅果。大壩頂部,有人推銷講述事故原委的CD,碟片封面上是慘不忍睹的災難情景照。還有人向游客提供『摩的』服務,只要花1美元,游客就可以乘坐摩托車到達泥漿噴發地點參觀。


當地一個難民營裡住著2000多名無家可歸的村民。他們的居住條件很差,難民營所在地原來是一個集貿市場,他們就在貨攤上支起簡陋的油布,和羊群擠在一起,周圍滿是垃圾。


拉賓多公司向難民營裡的村民提供食品、簡易診所和臨時清真寺,但村民們從來沒停止過抱怨,包括配給食物的質量、泥漿可能給身體帶來危害等。盡管政府工作隊稱盧西火山口噴出來的氣體沒有毒,但他們仍然覺得呼吸困難,身上常出皮疹。


他們抱怨最多的還是錢。在印尼政府的要求下,拉賓多公司同意向村民支付總額為4.12億美元的賠償金,首批支付20%,餘下的兩年內付清。現年45歲的麗婭提說,這根本不夠。她拒絕了拉賓多公司答應支付給她的4500美元,因為這筆錢不足以買套新房。拉賓多公司正苦苦勸說村民們接受這筆賠償。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