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一部手机就是一台小电脑,很多人一有闲暇,就拿着手机看个不停。由于移动客户端越来越普及,一些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不法分子也盯上了这个终端,微博、微信等“微领域”成了淫秽色情信息传播的场所。

                                                                                                       

现在一部手机就是一台小电脑,很多人一有闲暇,就拿着手机看个不停。由于移动客户端越来越普及,一些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不法分子也盯上了这个终端,微博、微信等“微领域”成了淫秽色情信息传播的场所。从今年3月份开始,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组织开展了“扫黄打非·净网2015”专项行动,大力清除网上淫秽色情有害信息,处罚了一批违法违规网站,改善网络环境。

很多网民都有过这样的上网经历:无论是用手机还是用电脑“刷微博”时,有时可以刷出这样的页面:所谓的“美女”图片除了“不露脸”,几乎哪里都可以露;所谓的“福利视频”却跟福利本身毫无关系。一些图片或者视频中,可以看到有微博、微信或者QQ的联系方式,视频中还有的人把联系方式写在身上,用身体推销。

一旦通过微信或QQ成为会员之后,这些账号就开始进行淫秽小说、图片、黄色视频和色情陪聊等一系列的非法交易,还会通过微信和QQ对所谓的“会员”进行分等级管理收费,等级高低按一个月到一年的“会籍”长短来区分,所有交易往来都通过电子支付完成,单次交易额从几百到上千不等,每个“黄色朋友圈”里通常都有几百人。

不同于传统色情网站“一对多”的传播方式,淫秽色情信息在微博、微信、QQ等进行“分享、转发”的基础上可以迅速实现“几何式”增长。也就是说,一旦这些信息进入了自媒体空间,就可以被不断地复制分身,像病毒一样扩散。不仅影响了整个社会的网络环境,更直接危害到未成年人群体的身心健康。

缪某是一名辍学的中学生,5月3日晚上,他强奸了一名网友。就在缪某实施强奸的当天早上以及前一天晚上,他在QQ群里连续收到了两部淫秽视频。缪某向警方供认,正是因为脑海中全是视频中的淫秽内容才促使他实施了强奸。

警方发现缪某收到的淫秽视频来自一个叫会所的QQ群,群主竟然是一个在校初中生。这个QQ群的117名会员中,几乎全都是在校中学生,或是刚刚辍学的未成年人。创建这个淫秽QQ群的群主是一个15岁的初中二年级学生。他为了吸引更多人加入群,就创建了黄色QQ群,在群里发布淫秽视频。

小胡最初接触网络淫秽信息是在上初中的时候,当时微博、微信等移动社交平台刚刚开始流行,一段手机视频成为了他的学业乃至整个人生的拐点。小胡说:“在微信群里边,就有人分享一个黄色视频,因为是一群孩子,这个群里得有几百人。”

自从手机里有了这样的秘密,小胡整个人开始变得精神恍惚起来,每天几乎24小时攥着手机不离身。在无法抵御的冲动和强烈羞耻感的“双重夹击”下,小胡既无力克制强烈的感官刺激越陷越深,又无法向别人倾诉寻求帮助以摆脱困境。在16岁那年,他先后强奸5名少女最终被判刑10年。

根据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的入监调查显示:未成年犯实施强奸、轮奸等性犯罪的年龄大都在14至17岁之间,此前他们100%都长期接触网络淫秽色情信息。

记者在对同类型未成年犯的调查采访中发现:在危害他人的同时,他们也是淫秽色情信息的直接受害者。在生理快速发育但心智尚未发育完全时,他们即便受到“黄毒”侵害,也不愿或不敢向家长和老师求助,最终这些未成年人成为成人世界里欲望和利益的牺牲品。

对于未成年人来说,网上的淫秽色情信息无异于精神世界的毒品,要清除这些网上的黄毒并不容易,“净网行动”开展以来,查封和处罚的违法违规网站和账号数以万计,网络黄毒依然屡禁不绝、疯狂滋长,这是为什么呢?

专业人士介绍,超过60%的淫秽色情信息无法通过技术识别,只能靠人工监测。而每天都要面对网络上海量的淫秽色情内容并开具鉴定结论,监测平台的工作人员往往要承受心理、生理的双重压力。

很多热心于保护网络环境的网友,自发组织起来长期向公安机关和微博管理人员举报在微博中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等问题,然而这些举报却无法堵住泛滥的“黄流”。监测平台工作人员介绍:“被举报有一些违规内容的时候,管理员只会说给你减分,不会说封闭这个微博的主页,这个审核,或者很慢,或者审核的标准比较低。”

根据微博现行的“信用积分制度”规定,只有被举报后经证实存在违规信息后,才会对账号进行扣分处理,而且只有违规账号被扣到低于40分,其发出的内容才不被别的用户看见;被扣至0分的,账号才被彻底冻结。而对于发布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一些账号,有时扣分并不足以冻结账号或是隐藏淫秽信息。

而在大量涉黄微博账号中竟然不乏经过微博认证实名身份的“加V”用户。一个经过微博身份认证的用户,从表面看,她发布的内容不仅没有什么违规之处,还经常“关注”公益事业。然而,经过调查发现,所谓的“关注公益事业”不过是一个幌子。这个账号经常请粉丝关注其小号,而小号就专门用来发布赤裸裸的淫秽视频。这样,即使小号被不停地扣分冻结,却丝毫不影响大号的运行。在一年的时间里,这个加V的大号就迅速积攒了9万多名粉丝。

“大号作掩护,小号传淫秽,大小号之间互为宣传,保持粉丝不掉队”,成了在微博上发布淫秽色情信息的“潜规则”,出现了大量涉黄账号“大号日行一善,小号天天散黄”的乱象。

那么在微信上情况又是如何呢?一位常年致力于“手机扫黄”的科技政策管理专家提供给记者一些DV取证资料。一个微信号,利用朋友圈每天晚21点开始发布新内容,次日上午10点前便删除,散布淫秽视频的对象超过了5000人。尽管有用户连续一个月不停地向微信官方团队多次举报,但得到回应至今仍是“暂未认定举报对象有违规行为”。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大量淫秽色情信息的发布者利用监管滞后的“时间差”,纷纷玩起了的“换马甲”的把戏。

一些不法者还以某些论坛为平台,公然出售淫秽色情内容。但“买卖双方”通过电子支付交易的却是一些数字、字母组合而成的密码。原来,不法分子将淫秽色情内容存储在了网络存储空间中,通过密码就可以提取下载。百度云、115网盘等一些“云存储”服务为了推广品牌、扩大市场占有率,在“私密存储”的基础上进一步强化“分享”和“公开”功能,使得大量淫秽色情内容,尤其是淫秽色情视频得以藏匿、中转并在微博、微信、论坛等平台上反复传播、难以根除。

除此之外,发布在微博的视频多是通过第三方应用,也就是俗称的手机APP,分享上线。一些通过第三方应用上传到微博的淫秽视频,可以在手机客户端播放,而在电脑端,无论是在微博还是在这些应用的自有链接上,却都“找不到该视频”,这样做的目的正是为了逃避监管。监测平台网络工程师表示:“一般都是通过电脑端来查,查到头上他可以说我删掉了,但是通过(手机)终端来说,它还是依然存在着,这个数据依然为他产生着效益。”

还有一些第三方应用上传的淫秽色情视频只能在微博中播放,在点击链接进入这些应用的自有页面之后,却显示“视频被删除了”,或干脆就不显示,但这些视频的播放量少则几千,多则上万,而且一直在增长。记者请专业监测平台的网络工程师对这些链接进行了分析,通过源代码找到了淫秽视频藏匿的路径。

由于这些具有自拍分享功能的视频社交应用假意删除却大开“后门”,因而海量的低俗甚至淫秽色情内容在互联网上继续流传,并被公开“打包”叫卖。大量贩卖所谓“福利视频”的网站由此应运而生,有的甚至直接进驻微信,变身为具有手机下载功能的公众号,继续盈利。

目前国内的监测平台,大多停留在通过电脑进行关键字识别违规信息的技术手段上。而新生的移动互联网第三方应用,其在手机、平板电脑等智能终端上的内容却很难被传统技术监测识别。

据统计,目前我国的第三方应用商店有130多家,上线的应用超过了540万款。而目前的相关审核工作都交由各应用商店自己完成,尤其是在安卓应用开放式的平台上,一款应用一但上架,除非被举报,其在内容上就不再受任何约束和监管。

我国《刑法》规定:不论是否存在牟利,只要是传播淫秽物品的行为,情节严重的,就将受到刑罚。向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传播淫秽物品的,从重处罚。这个规定同样适用于互联网领域。公安部刑侦局还在微博官方账号上做出了进一步解释:“传播淫秽物品,图片超过250张,视频20条以上并以此牟利,就构成犯罪,即便没有达到以上标准,但点击量超过3万次或下载超过600次也构成犯罪。”通过微博微信客户端传播淫秽视频比通常的电脑终端更具有隐蔽性,要让手机上的两微一端干净起来,就必须要加强监督,该关则关,该罚则罚,该判就判,这不仅仅是为了文明的网络世界,也是为了下一代的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