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人是宇宙的主宰;但也有人認為,人是宇宙的過客。
法院裡的法官出庭審案,稱為「過堂」;佛教中的僧侶到齋堂用餐,也叫「過堂」。所謂「過堂」,就是不能久居,不能久留,只是一時的過堂而已。就如人到世界上來,從生到死,數十年歲月寒暑,也只是經過而已;通過了生老病死的過程,空空而來,又空空而去,所以說人是宇宙的過客,一點也不錯!
宇宙是人生的逆旅,人生是宇宙的過客;在過客的人生里,有的人為宇宙留下很多的紀錄,例如忠臣孝子、英雄遊俠、姦刁惡棍、混世魔王等。他們有的為宇宙留下彩色,有的為人間留下惡名;有的把世界彩繪成天堂,有的把社會渲染成地獄。
從歷史上看,歷代的帝王重臣、學者專家、貪官污吏、江洋盜匪等,他們的所作所為,其實已經明顯的展現出他們作品的優劣了。
人生因為只是世間的過客,當然有人想留下歷史:有的人留下人間的情義,有的人留下人間的光輝;但也有的人無聲無息的來,也無聲無息的去,來也不知為什麼而來?去也不知為什麼而去?就如大飯店裡,每天都有人來人往,難道他們一定都有目標嗎?
然而,雖然人生只是宇宙的過客,但是只要能掌握時間的人,就能擁有人生;會善用時間的人,就能懂得處理生命。
遺憾的是,同樣是過客的人生,有的人懂得珍惜生命,因此感嘆人生苦短;有的人任意揮霍生命,因此埋怨人生苦長。其實,若能真正認識生命,必能了悟人生苦多;唯有自我主宰生命,才能不懼人生苦空。
對於過客的人生,有的人活得很認真,有的人活得很隨緣,例如無門禪師說:「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不管你春去秋來,不管你生老病死,總之,過客的人生,匆匆的來,也匆匆的去;在匆匆的生命中,吾人應該自問的是:我們能為人間留下一些超越匆匆的紀念嗎?

作者:星雲法師 圖片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