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0 (1).jpg


  「討厭某個人的缺點,是因為從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這是一種很有趣的觀點,而且更有趣的是,這個觀點常常被證實。也就是說,當一個在某方面有缺陷的人遇見了另一個在這方面有缺陷的人時,他非但不會因感到「同病相憐」而想要接近這個人,相反,還可能出於一種類似「被戳到痛處」或「恨鐵不成鋼」的感覺而對這個人產生厭惡之情,雖然他本人並沒有意識到這就是自己討厭這個人的原因。


  從心理學上講,這其實是一種「投射」效應,也就是說,當我們看不慣一個人的行為、性格時,其實是我們將內心中對於自己缺點的不接納投射到了別人身上


  我們之所以意識不到自己對於自身不完美部分的隔離和否認,是因為我們的心理防禦機製為保護我們的自我價值感,而否認了我們對於自身缺點的否認。這個現象在當一個人缺乏內省精神、只會向外看時尤其嚴重。而當我們向外看時,則不需要開啟這種為了保護價值感而屏蔽負面態度的防禦機制,因此當我們在心中對他人進行評判時,對自己缺點的厭惡也就表露無遺。是的,我們通常在別人身上看到的缺點都是自身同樣具有、或具有過的缺點,正是因為具有過這個缺點、親身體驗過它帶來的痛苦,才會對這個缺點如此嗤之以鼻。相反,如果是個和自己八竿子打不著的特點,那它和自身又有何干係呢?因此,看不慣別人的缺點,其實正是接納不了自己。


  那麼,如果真的因此而討厭一個人、一件事,並且產生了負面的身心狀態,該怎麼調整呢?


  首先,要知道存在即是合理。


  因為不論是令我們感到多麼難以接受、難以理解的人或事,只要它存在著,就是遵循自然法則的,就是合理的,否則它將不會存在。


  然後,要知道從本質上講,任何特點或現象都只是客觀存在著而已。所以對於這些合理的事物,我們要學會接納。


  任何人、事、物原本都並沒有對錯、好壞的區分,是我們用頭腦擅自將黑定義為惡、將白定義為善的。如果沒有評判,它們便僅僅是兩個不增不減、不多不少地客觀存在著的顏色而已。


  假如世界是一場風景,而我們都是風景畫家,那麼我們改採用的不同取景角度,就是使我們看到不同風景的原因。對於同一個客觀存在著的事物,如果我們抱著不同的主觀心態去思考和分析,就會形成不同的想法和認知,進而得到不同的感受。如果取景的角度失去中正,用了過於片面、負面或正面的濾鏡,那麼因認知失衡而導致的心理痛苦就隨之誕生了。


  所以,讓我們感到痛苦的根源其實並不在於事物本身,而在於我們對事物的痛苦認知、拒絕接納以及錯誤抗爭——頭腦將事物認知為負面投射,這就已經邁出通往痛苦的第一步了。而如果一味在意、執著地聚焦於這些不完美的投射,則只會繼續消耗我們的正面能量,讓負面能量越聚越多,最終使我們陷入負面的身心狀態中。這就好像因為害怕污水而將水管堵住的行為一樣:正因為閉塞不能容髒,反而讓污垢在水管裡越堵越多。


  這個時候,要想起上善若水的智慧。


  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夫唯不爭,故無尤。


  看待周圍的人、事、物也是一樣。如果我們看到了別人的缺點,那麼只有能夠接納這個缺點,才反而不會被它所影響。大海不會挑選河流來接納,而是清濁兼收。如果我們有了大海般包容一切的胸懷,養成容納百川的氣度,就不會成為被淤泥堵塞的死水。


  當然,對於那些已經產生了的負面身心狀態,接納的智慧也同樣適用。這個時候,可以首先覺察、看到自己的負面狀態,並且接受它們的存在。接下來問問這些負面狀態:你為什麼要在這裡出現?你的出現是想告訴我什麼?我該怎樣做才能讓你舒服?


  當找到答案後,則可以繼續對它們說:謝謝你提醒了我這些。我現在瞭解你的感受了。今後我會用更成熟的方法照顧好自己。你已經可以離開了。


  所以,接納的智慧並不意味著面對事物時只能被動地作繭自縛、做一個冷冷的旁觀者。相反,遇到可能是不合理的事物時,要積極響應、勇於修正,讓不合理的事物消失,讓想要的事物變成合理,這才是順應了自然之道。如果真的盡了人事,卻還是不能改變,則說明這件事物現在的狀態是合理的。這時,就應該變換思維角度或行為方式,來重新看待事物和採取行動。就像水時而能溫柔流動,時而能變成堅冰一樣。靈機應變,隨機而動,也是順應道法的重要一環。痛苦的時候,不妨往外退一步,客觀地看看事件的全貌:在事物本身的合理性、自己對事物的認知和感受、以及為此而採取的行動中,究竟是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


  畢竟,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絕對的,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