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心不躁動的秘訣

每個人都有一些願望和目標,但一個願望實現了,還有更多的目標緊跟著,還想追求更多的安樂。

比如,我們佛學院的男眾經堂維修完了,還想再修大經堂;大經堂修繕完畢,還打算重修尼眾經堂,接著又要修建大幻化網壇城……只要我沒有死,總是不會滿足的,因為這些建築對大家的聞思修行有極大利益。

分別念就是這樣,一個願望達成了,接著又生起一個新的希求心。就像有些人,有了房子還想要院子,有了了院子還需要花園……在我執尚未斷盡之前,這種心始終沒完沒了。根登群佩大師也說:“乃至小螞蟻在內的所有眾生,都在為自己的利樂而奔波。”

但我們不管是希求善法,還是追求無意義的瑣事,到了最後,都應該觀察心的本性,斷除一切期望和疑慮的分別念,在無有任何執著的境界中安住,如此煩惱才會銷聲匿跡。

在此過程中,最初心若無法安住,可以在自己面前放一尊釋迦牟尼佛像,然後注視佛像的心間;如果時間久了產生昏沉,則可往上觀佛像的頂髻。如此觀修,很容易調伏這顆躁動的心,所有的分別念都會消失。

當年我在石渠求學時,有一天上師托嘎如意寶說:“如果我們沒有去調伏心,心的力量會非常凶猛可畏;但如果去調伏它,就會發現它只不過是一只紙老虎。我們哪怕只用短短七天,好好地祈禱上師,認真調伏自己的心,心的狀況也會與從前有極大不同。”

我對上師的話深信不疑。其實只要肯下功夫,依靠殊勝的修法竅訣,調伏心並不困難。我們之所以一直做不到,只不過是沒在這方面痛下苦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