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口音很重的县长到村里作报告:        


       

"兔子们,虾米们,猪尾巴!不要酱瓜,咸菜太贵啦!!"
(翻译:同志们,乡民们,注意吧!不要讲话,现在开会啦!!)        


县长讲完后,主持人说:"咸菜请香肠酱瓜!"
(翻译:现在请乡长讲话!)        


乡长说:"兔子们,今天的饭狗吃了,大家都是大王八!"
(翻译:同志们,今天的饭够吃了,大家都使大碗吧!)        


"不要酱瓜,我捡个狗屎给你们舔舔。。。"
(翻译:不要讲话,我讲个故事给你们听听。。。)        


桃源话很奇特,尾音很高,比如"局",便发音成了"猪"。
先到县委宣传部,联系到人事局采访。宣传部的人打电话替我预约,用免提。        


宣传部:"喂,你人是猪吗?(人事局)"        

对方:"不是,你搞错了。我不是人是猪(人事局),我娘是猪(粮食局)。"        


我拼命忍住笑,肚子都疼了。
第二天参加一个县政府的汇报会。会前点名。        


主持人:"哪些单位到了?"        


于是参会者一个个地自报家门:
"我是公阉猪(公安局)。"
"我叫肉猪(教育局)。"
"我有点猪(邮电局)。"
"我是典型猪(电信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