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绝世名伶——孟小冬

在陈凯歌的电影《梅兰芳》问世之前,很少有人知道她。

她的名字只有在那些关于《梅兰芳》或者《杜月笙》的传记中偶尔出现。

但现在,通过陈凯歌的这部电影,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的人都开始注意到这个闪耀着奇异光辉的名字。

她的绝世唱腔,她与梅兰芳、杜月笙缠绵悱恻的动人爱情,她的真性情与绝世的美貌,让她注定为世人所注目。她是梨园的“冬皇”、著名的美人,她就是绝世名伶——孟小冬!
           

           

2.旧上海的交际女王——唐瑛

云集的美女,让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旧上海显得分外的香艳。

六十年前的上海百乐门舞厅(Paramount),号称“远东第一乐府”。梦幻般的灯光,玫瑰花图案的地板,浪漫的爵士音乐,光滑如镜的弹性舞池,仿佛都述说着上海的绚丽与奢华。有一个曼妙女子时常来此跳舞、消闲、挥洒青春,她就是唐瑛。当时,在交际场上风头最足的她与陆小曼被并称为“南唐北陆”。
           


           


3.寂寞烟花——陆小曼

如果说“南唐北陆”中的唐瑛是男人心中的朱砂痣,那么陆小曼便是那床前的一抹明月光。她不是烟花,却比烟花寂寞三分;她不是玫瑰,却比玫瑰美艳动人;她是一汪碧海,澄净透明却又深广难测。她可以在任何一个时代兴风作浪,她可以挑起所有男性潜藏的热情与**。

陆小曼因徐志摩而被人熟知,而徐志摩也以他毕生的灿耀光芒燃烧着陆小曼孱弱的青春,却同时也掩没着陆小曼绝世的才情。


4.文学界奇女子——凌叔华

如今,知道凌叔华其名其人的并不多,但她却是上世纪二十年代与冰心、林徽因齐名的“文坛三才女”之一。凌叔华学养丰厚、文才画禀皆长。在写文作画与处世待人上,凌叔华都以平和、温婉、淡雅着称。她用女性特有宽厚与温润看世界,也用这样的心态对待她周围的人们。

凌叔华的才情及艺术实践,为中国现代文学史增添了重要的篇章。走近这位曾被文学史忽略了的艺术家,我们可以从中体悟到一种令人思索的历史况味。

           



5.她是人间四月天——林徽因

林徽因曾为徐志摩写诗,说他是人间的四月天。事实上,在当世男人的心中,她才是他们的四月天。她的美貌、她的才情以及她惹人怜惜的小性情,这一切都让人心动不已。林徽因是一个有着卓越才华却也普通性情着的女子,三个杰出而优秀的男子成全了她的美丽。

现在,有关林徽因的一切都成为了一个不休的话题。人们艳慕她的美貌、智慧和才气,更慨叹她拥有了世间最美好的爱情。可是,一个人的一生真的可以活得如此完美吗?



6.风华绝代的小姐——殷明珠

自小就容貌出众、洋气十足的殷明珠,被中学同学们称为“FF”(followingfashion)小姐,意为紧跟时髦的女士。从此以后,FF女士成为殷明珠的代名词,并且闻名上海。

后来,这位时髦洋气的美人又成为上海滩女明星第一人,改变了当时电影多男扮女装的局面,中国电影也由此开始了由女性担任女主角的历史。


           


           


           


7.盛氏豪门七小姐——盛爱颐

民国期间,上海滩有两个很出名的七小姐,一个是孙宝琦的七小姐孙用蕃,她就是张爱玲的后母。而另一个七小姐就是盛宣怀的第七个女儿,闻名整个上海滩的盛爱颐。

盛爱颐以“盛七”闻名,她在与宋子文的恩恩怨怨中尽展个性;在中国第一桩女权案中大显风采。这样一个出生在盛世豪门的女子,尽然还拥有着如此大气勇敢的性情,这不得算是旧上海的一个传奇。



8.她是传奇——张爱玲

古人云:“传奇者,因奇而传。”对于传奇,张爱玲有自己的说法:“书名则传奇,目的是在传奇里寻找普遍人,在普遍人里寻找传奇。”

其实,传奇无需寻找,张爱玲其文其事便是。她的一生坎坷曲折,犹如一卷长篇传奇,而她的文字也宛若金针,貌似漫不经心地描龙绣凤,实际上却将字字句句都刺在了读者的心头。



9.江南第一美人——王映霞

没有郁达夫,就没有王映霞。王映霞一生的是非功过,都和那位文学才子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幸福是因为郁达夫,不幸也是因为郁达夫。这么说或许有点偏执,但事实的确如此。

王映霞与郁达夫的传奇恋情,在民国时期的已被传为佳话,被誉为“现代文学史中最著名的情事”,但这段风流才子与江南美人的轰烈爱情却最终以悲剧草草谢幕。


           

           


           


10.“风采一生”的绮霞美人——赵一荻

如果说,20世纪除了战争之外还曾留下玫瑰的话,那么,“少帅”张学良与“赵四小姐”赵一荻无疑是其中最绚丽的一对。

很多女人都会爱上风流少帅,但能没名没份地陪伴一个失意的男人度过几十年寂寞幽禁生涯的,只有赵四小姐。

张学良与赵一荻延续70多年的真挚爱情,堪称中国20世纪的爱情神话。如果不遇到张学良,赵一荻会有一个什么样完全不同的人生?如果没有赵一荻始终陪伴左右、相濡以沫,张学良将怎样度过那孤寂的软禁岁月?当然,历史不能假设,事实是他们相遇了,相识了,相爱了,共同走过了漫长的人生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