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中四大“邪地”之首的中銀大廈,也是作為深圳“鬼樓”被市民所記憶的。這棟28層樓高99.85米的建築,與周圍的灰白色建築不同,全部的外觀均為紅色,此外,樓頂塔尖形狀的設計,也顯得頗為與眾不同。


網上傳言 奇特的外觀設計用來鎮邪

“中銀大廈鬧鬼?我們早知道了,你看那房子的紅顏色和形狀就知道了。”9月16日晚8時左右,就在本報兩名記者前往中銀大廈“夜探鬼樓”的出租車上,出租車司機老劉說。

紅色外觀和塔尖狀設計,都被外界誤認為“中銀大廈鬧鬼需要鎮邪”最常用的依據。在網絡的流傳中,21樓最為“鬧鬼”,經常出現諸如“洗手間無人卻響起水聲”“白衣男子幽靈閃現”“不按電梯鍵,電梯卻逢21樓必停”等等“鬧鬼”之事。

“中銀大廈那地曾經是靶場和刑場,有很多冤魂!”受“鬼樓”之說困擾,中銀大廈儘管地處深圳市福田區中心位置,一起建設的中銀花園房價卻一直並未高漲,與一街之隔的深業花園和附近其他樓盤相比,均價相差一半以上。


記者實地調查中銀花園附近的多家地產中介,中銀花園一套2房2廳85平方米的二手房,售價為115萬元,每平方米13529元;而一街之隔的深業花園一套4房2廳214平米的二手房,售價680萬元,每平方米超過3萬元,相隔不到50米的雅頌居一套4房2廳189平米二手樓,售價698萬元,每平米超過3萬元。


“就是因為傳說中銀大廈是邪地,這一塊最便宜的就是中銀花園。”9月16日晚,中銀花園一街之隔的世華房地產投資顧問有限公司天健世紀一行的置業顧問林壯輝說。

實地調查:有人認為競爭對手故意傳謡

晚上9時40分左右,記者從中銀大廈頂樓的28樓乘電梯而下。


“沒啥,我們經常一個人上班查樓,從沒看過什麼鬧鬼的。”記者返回樓下大廳,當晚值班的保安魯先生和王先生說。晚上11時30分左右,記者選擇上21樓,保安領班的陳先生一起,穿過未裝修的大廳,“賽麗石富力建材有限公司”出現在記者眼前,“沒人敢來”的傳言同樣不攻自破。


“我一個人晚上經常上來,從沒什麼事情。”站在21樓空曠的大廳窗戶外,陳先生向記者指着傳言中鬧鬼的21樓洗手間。中銀大廈的物業管理屬於中海物業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保安入職之後首先就是晚上查樓的工作,“都快10年了,從來沒有保安說見過鬼。”陳先生說。


中銀花園樓下的7.11便利店幫工的黃先生和記者聊起來,1997年中銀花園建成之時,黃先生就開始住進來,今年18歲的他現在上大專,記憶中小時候經常在小區裡玩到很晚,卻從未見過什麼“鬧鬼”。


中銀大廈由香港企業嘉國實業(深圳)有限公司1993年開始開發,1997年全部建成開始銷售,期間物業管理一直由中海物業負責。“我們現在都賣完了,開發的時候,我們老闆請的香港設計師,是希望將其打造成深圳的一個地標建築,所以設計風格很與眾不同。”嘉國實業(深圳)有限公司有關負責人王小姐表示,“紅色外形和塔尖狀結構”純粹是出於設計風格的原因,和傳言的“闢邪”無關。


“主要還是競爭對手在傳播這些消息。”這是調查期間,嘉國實業和中海物業的多位人士共同的觀點:出於商業競爭的目的,附近開發商傳播“鬼樓”“邪地”的流言。



9月16日晚,週末的小平畫像廣場如常熱鬧。


“這裡以前是有過一座爛尾樓,”長年在此以拍照為業的老陳說,“聽說裡面死過人,具體情況說不清。”

爛尾樓的正式名稱叫和邦酒店。雖然處於深南路與紅嶺路交會處的黃金寶地,但這座8層建築在上個世紀80年代建成後的近20年裡卻一直荒廢,成為特區歷史最久的爛尾樓之一,2005年被拆除。

網上傳言:爛尾樓很邪影響周邊風水

關於這座爛尾樓,民間有多種玄妙傳說。“那裡是從我小的時候路過就看見的,建了十幾年還是那個樣,都是一半就沒有動工了,”發帖者似乎自小在深圳長大,他寫道,“都是一動工就發生意外,所以就放在那裡了!有傳聞是那裡半夜有奇怪的光發出,連三無人員都不敢在那裡借宿。”

有人在網上對帖子附議說,傳言爛尾樓每次動工都死人,“不停地死人,沒辦法才停工。”而後來“住進去三個乞丐都死了。”

還有人說,爛尾樓裡曾有個女人上吊,就算艷陽高照時走近那棟樓也會有種陰冷的感覺,所以再大膽的人白天也都不敢進去。

在傳說中,深南路與紅嶺路交會的地方風水不好早有傳聞,這座爛尾樓被認為“很邪”,換了幾個開發商都無法完成工程,最後無人敢接,也無人敢拆。而周邊建築的風水都因此大受影響。小平畫像廣場對面是1984年建成入夥的紅嶺大廈,有傳言就說該爛尾樓導致紅嶺大廈裡的公司開一家就倒一家,甚至還有幾個老總暴斃。

實地調查:資不抵債欠貸款致爛尾

2004年,作為紀念小平同志誕辰100週年和迎接建國55週年的重要舉措之一,深圳市對小平畫像廣場進行改造。為了給小平畫像的後移和廣場的拓寬騰出空間,當年5月,深圳市政府對和邦酒店爛尾樓進行拆除。

至此,在黃金地段建成近20年但從未開業、充滿神秘感的和邦酒店,從此在人們的視線裡消失。

記載顯示,和邦酒店爛尾的原因並不是“一動工就發生意外”。據記載,酒店大樓建成後,欠銀行4個多億巨額借款又無法償還,嚴重資不抵債。酒店大樓在沒有鋪設電線和水管,也沒有通過驗收的情況下,被抵押給銀行。而銀行方面也未對其做出拍賣或其他方式的處理,導致多年來一直閒置。到2004年,深圳市政府為小平畫像廣場改造工程,斥資將和邦酒店爛尾樓收購回來。


在和邦酒店閒置期間,也並非傳言所稱的陰森恐怖、無人敢進。官方記載稱,和邦酒店閒置期間成為無業人員的安身樂土。而在新聞大廈上班4年的陳小姐也證實說,儘管和邦酒店爛尾樓在晚上看上去嚇人,但其實一直以來,不少外來工和流浪人士在爛尾樓裡搭了棚子、間了房子,把那裡作為住所。


而就“和邦酒店爛尾樓影響周邊風水”的傳言,記者採訪了紅嶺大廈管理處。管理處一位副主任對記者說,大廈1棟和2棟之間裙樓曾經先後有3家酒樓經營過,儘管那裡地理位置優越,但都相繼倒閉,最後成了銀行營業廳。這位負責人說,裙樓樓頂的琉璃瓦建築,當時確實是因為酒樓生意不好、出於改變風水的考慮而建,但那時和邦酒店尚未出現,因此與和邦酒店無關。




深圳大學是一所年輕的大學,坐落南山半島,面臨後海,遙對香港,占地1.44平方公里,校園景緻優美,建築風格獨特,已日漸成為特區內的又一張旅遊名片。

網上傳言:陰氣很重很多靈異事件

“深大這塊地以前是一片亂葬崗”、“我聽說這裡陰氣很重,因為年輕人血氣方剛,才選擇在這裡建學校,想克住邪氣”,學生們眉飛色舞地向記者講述着,而這些傳聞的來源非常統一:網絡論壇和師兄師姐的口口相傳。

網上和深大校友、學生中流傳甚廣的深大校內“靈異地點”主要集中在:杜鵑山、朱槿齋和圖書館,而杜鵑山則是最具神秘色彩的地方。

早年畢業於深大的一位老校友在網上披露:上世紀90年代初,這裡曾發生過一起校園兇殺案,屍體就在山中深埋。有一次他和20多個同學上山“探險”,發現漫山密佈黑蝴蝶,覺得比較陰森恐怖。下山後就不想下次再去了,心裡有發怵的感覺。


朱槿齋是深大的宿舍樓,也是早年畢業的深大校友中盛傳的一棟“鬼樓”。上世紀90年代中期,深大電子系的學生中流傳着這樣的說法:由於朱槿齋是當年亂葬崗最集中的地方,陰氣很重,就安排給電子系男生住,因為電子系課業負擔比較重,很多學生會通宵寫作業、拼裝電路,因此陽氣足。當年的宿舍樓上有“朱槿齋”三個大字被漆成紅色,而其它樓的字都沒有上色。

實地調查:深大昂揚着健康和陽光


面對網上沸沸揚揚的深大“鬼樓”傳言,記者來到深圳大學作了一次實地走訪。驅車入校園不多久就可以看見傳說中的杜鵑山。記者詢問了多名從山邊走過的老師和同學,他們都沒有爬過山,對這座山的種種傳說只是有耳聞,但大都一笑了之。


學校圖書館一位老師在山下和記者聊起這座山:“我就住在山對面,從來沒發生過什麼事情。這些傳言也就是傳得好玩,不去信它好了。”這位老師還告訴記者,她所在的圖書館也被很多校友和同學指為有些什麼靈異,門前的兩個石球被說成是“鎮宅之物”,“我在圖書館工作,從來沒有什麼事情發生,所以這些就是謡傳,不過傳來傳去聽著也蠻有意思。”


記者在圖書館前做起了隨機調查,多數學生對這些傳說流言都有耳聞,或多或少而已,但大家都表示:自己在深大生活了幾年,非常愉快,也非常健康,從來沒有什麼事情發生。更有同學對網上的帖子表示憤怒:“無聊,實在是無聊!”


在一名深大女生的帶領下,記者來到朱槿齋,記者注意到朱槿齋的門楣與周邊其它宿舍樓並無二樣,沒有網上盛傳的“刷了紅漆”,謡言不攻自破。“我們住這裡什麼事情都沒有,網上的說法都是好多年前的了,我們現在好着哪!”過路的學生笑着告訴記者。


按照網上的熱議地點一路走來,記者一面親歷,一面詢問一路走來的師生,大家都覺得網上的謡言太離奇,不可信。深圳大學黨委宣傳部王紅部長接待了記者,面對記者提出的網上種種關於“鬼樓”的謡言,王部長哭笑不得:“究竟是什麼人這麼無聊散佈這些東西。深大最近的發展特別好,整個校園都昂揚着一種健康和陽光的面貌。對這些無聊的言論,我們能做的就是置之不理,抓緊寶貴的時間辦好我們的學校。至於這些鬼怪故事,實在不該在校園裡流傳。”

仙湖公园



仙湖,被網帖認為是深圳“四大邪地”之一。1983年開放的仙湖植物園風光秀麗,更是弘法寺所在地,每逢節日前往上香供奉的善男信女不計其數。

網上傳言:夜見白衣女鬼千萬別回頭

某日凌晨2時,仙湖漆黑,濃霧瀰漫。幾名相約夜釣者開着車,在仙湖狹窄曲折的道路上前後相隨。走在後面的是一名夜釣女子,她尾隨朋友的車尾燈行進。朋友車技好,開得快。在一個岔路口,她跟錯了另外一部車。一直跟到弘法寺,她才發現不對,連忙掉頭。

霧濃,漆黑。兩邊茂密樹木掩映着狹窄的道路,一陣風颳進開着的車窗,她的臉好像被一隻冰涼的手輕撫過。樹枝偶爾探到車頭,在車燈照射下,像迎面飄來的幽魂。她關緊車窗,把音樂放到最大聲。

她後來迷失了方向,開着車在仙湖植物園裡一直行駛。突然,在車燈可及的前方,她見到了一個穿白衣白裙的女子。這名女子慢慢地向前步行,即使是車燈照射,也沒有回頭。深更半夜,孤身一人在山上遇到孤身白衣女子,鬼故事裡女鬼的情節快速在她腦海閃過。“別回頭,千萬別回頭!”她心裡不停地喊,加快車速飛一樣飆過……這是一名釣魚愛好者在一個垂釣論壇上講述的經歷。

網帖說:“其實那是因為建了弘法寺才把那裡的風水改了的。據知情人士說法,要是不在這個地方建寺廟的話,就會由於城市發展產生唳氣無法宣洩而聚集於那裡,會衍生出很多怪事,所以要建一座寺廟來化解。”

實地調查:邪氣出自人心非出自天地

關於網帖說法,上述的夜釣者和遊客是目前能找到的、僅有的兩個註解。在記者調查過程中,沒有人對記者表示曾聽過這方面的傳說,更沒有人曾經經歷。本週一,陪母親去仙湖上香的陳先生聽到網上的傳說後說:“這樣的說法太無聊了!簡直就是對仙湖的侮辱!”

仙湖植物園管理處的邱副主任表示,他從來沒有聽說過仙湖是“邪地”。而植物園管理處一位科研人員也表示,從來沒有聽過仙湖植物園的鬼怪傳說。對“弘法寺建在仙湖是為鎮邪”的傳說,另一位科研人員駁斥說,仙湖上原來有一個小山村,弘法寺現在所處的位置是一個早就存在的村廟,後來村廟被推倒,在原地重建為現在的弘法寺,因此網上的說法太牽強。

記者在一個易學論壇上發現,論壇裡的網友見到網帖說仙湖是“邪地”,於是結伴到仙湖進行考察,而結論則與網帖說法相反:仙湖是一個不錯的地方。

易學研究專家廖從耿對記者表示了類似結論,“照我看,仙湖不是邪氣重,而是仙氣重,佛氣更重。”他說,仙湖靠近佛門聖地,弘法寺日夜唸經誦佛,在強大的佛場作用下,是圓滿幸福快樂之地。

廖從耿說,仙湖九龍聚地,龍脈旺正,正氣磁場強,在旺正磁場熏陶下,仙湖附近之地正氣十足,弘法寺建於此,兩者相得益彰。

對於有人稱在仙湖有奇遇,廖從耿說,按照易學觀點,只有身上有仙氣或者邪氣的人,才會見到神仙鬼怪。邪氣非出自天地,而出自人心,人心不正即邪。“所以,說仙湖邪氣重的人,是人生境界極低的邪人。”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