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初恋,往往都是暗恋吧。

大一班里聚会,很荣幸地邀请了一位品学兼优的大四的学姐。聚会嘛,往往少不了玩个游戏,输了的自然要接受惩罚。我们的惩罚是给手机里的一位异性联系人打电话告白,很狗血的游戏,大家仍是不亦乐乎。玩了几次之后,学姐就很不幸得输了。于是我们便兴致勃勃地翻着她的通讯录,最终选定了一个挺好听的名字。学姐听到这个名字后,笑盈盈的脸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说,这个电话我不能打。我们自然不会放弃问为什么的机会。

学姐端起面前的酒,喝了一口说:每个女人都会遇见一个她一生最爱的男人,而我的那个就是他。学姐和他是高中同学,从高一开始她便暗恋着他。到高三时,这对他们同学来说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他也许早已知道。不过他已经早有了一位漂亮大方的女朋友。学姐只是以一个好哥们的身份呆在他身边,直到现在。虽然不在同一所大学,但彼此之间从未断联系,只是那层窗户纸从未被戳破过。学姐说,如果现在打电话告白的话,无论这是不是游戏,我们都不可能再做哥们。

听完后,包间里鸦雀无声,电视剧般的剧情活生生地在现实上演,我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学姐对他的便是爱吧。学姐这份还没开始便以结束的爱情,永远的停留在暗恋里。她看似已经释怀,但我却久久不能忘怀。

之后,我的一个特别好的同学兼好友向我讲了她的故事。那是在初中吧,她喜欢上了她的一个校草同学。我感觉那是特别青涩的喜欢吧。他们座位相连,中间隔了一条走廊。她说,他们语文老师有个习惯,喜欢让同学上课的时候站着背要学的诗,谁先背完谁先坐下。自此,背诗便是她最盼望的时候。她说其实那时候他也是喜欢她的吧,因为每当背诗的时候,他们会互相等着对方一起坐下。还有一次,她在路上偶见他和他父亲骑着摩托车路过,那时候他们已不再是一个班。她以为就这样错过,但没想到的是,他却下了摩托车飞奔着向她过来,那是她已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记得大脑是空白的,也不知自己和他聊了些什么,只是事后在一直懊悔,为什么没要他的手机号。再后来,进了不同高中,不同大学,他们便没了交集。

我戏言,当同学聚会时告诉他呗,没准就能在一起。后来她竟真的告诉他了,她说,他笑着说他也曾喜欢过她,现在已经有女朋友了。听完之后,我都不知如何惋惜,时间是个可怕的东西,他们那时只是初中生,在一起又能怎样。但错过了,就再也不会重来。

听听她们的故事,我便想起了我自己那已经封沉的记忆,它实在是太久远,久远到我想起的时候就像是曾经的一场梦。那时是我刚上一年级吧,刚进教室我便发现了站着的他,至今我还想着他穿着白色的衬衫外面套着灰色的马甲,而且有着一张我从未见过的白白净净的脸。便只是这一眼,我想那时他便在我心中以男神一般的形象存在。整个小学六年,我们是一个班的,不知道是因为我比较矮的原因,还是老师比较厚爱我,我一直在最前排,他一直则在中偏后的位置。比起我同学,我最喜欢的便是下课,因为那时他有时候会从我的身边经过。记得有一次,那应该是夏天,他从我身边经过,我闻见了一阵香味,便问,这是什么味,很难闻。他回,是花露水。

很庆幸,初中的时候我们也一个班,而且是前后桌,而且是将近三年。于是,我们渐渐熟络起来,谈及各自喜好的时候,他说了一句,你不喜欢六神的味。我问了一句怎么这样说。于是他讲了一遍。听完之后,我想起来了,但我不知该如何告诉他我早已忘了当初的味道,告诉他我现在每到夏天用的花露水都是六神,更不知如何告诉他当初我只是想和他找一个话题,说一句话。最后我也只能摇摇头说道,我怎么不记得,六神的味挺好闻的啊。

我的故事,只有这一件事我记得清楚,其他好像都变淡了。结局,称不上是结局吧,后来对他没有了小学时代的喜欢,我想那应该不算是喜欢吧,用崇拜更贴切一些吧。当偶像坐在自己身后三年,渐渐感觉大家其实都一样的时候,那种情感便渐渐变淡了,这就是所谓的距离产生美吧。但是现在每次想起,心还是会触动,有时也会感觉好笑,不知道此刻都不懂得东西那时候究竟懂什么。

暗恋啊,是开在最美季节的花骨朵儿,却不会都有机会能灿烂绽放。


神马都是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