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8月29日,我在申請酒吧服務生的工作時見到了珍妮弗。當時我就知道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那個她。

大概一個月後,珍得到一份在曼哈頓的工作,她要離開克利夫蘭。珍離開後,我不停地想她。不僅因為珍是我見過最美麗的女性,還因為她對生活充滿熱情, 讓你感到你是她最重要的人。在接下來的冬天,我在紐約見到珍的時候,決定告訴她我對她的感情。當她聽完我的表白後,珍的眼睛亮了,用世界上最美的聲音對我 說,“我也有同樣的感覺。”

我們開始遠距離約會,在電話裡一講幾個小時——甜蜜又興奮。我們有說不完的話。當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不管做什麼都是有趣的,我們如此深愛著彼此。

6個月後,我們都覺兩個城市間的距離太遙遠了,於是我搬到了紐約。在我到達的那一晚,我和珍在一個我們最喜歡的意大利餐廳慶祝。晚餐過後,我單膝跪地向珍求婚。

珍在看到戒指的那一剎那尖叫了起來。當她拿起戒指時,我因緊張而差點停止的呼吸總算恢復了。

在接下來的秋天,我們在中央公園結婚了。在婚禮上當珍向走來的時候,我抑制不住淚水。在我的生命裡,從未如此幸福;這個美麗的、善良的、堅強的女人與我彼此相愛。那晚,作為丈夫和妻子,我們第一次跳舞,我的父親用手風琴演奏“愛的心情”。

我娶了我的夢中女孩,生命如此完美。

但幸福的生活沒過多久,命運卻突然拋棄了我。我永遠忘不了那天珍妮弗打給我的電話,她告訴我,她得了乳腺癌,當時我整個人立刻呆住了,即使現在我也沒有擺脫那個狀態。

突然,沒有任何徵兆,我們被拋入一個叫癌症的世界。我們要適應生活中巨大的改變,沒有方向,也沒有同情。

我們的生活變得很複雜,但我們的目標卻很簡單——活下去,對其他事情都不再關心。

結婚一周年後,我們的腫瘤醫生告訴我們,珍妮弗的癌症擴散了。

但是我們沒有絕望,因為我們擁有彼此,每一項挑戰都讓我們的愛更加堅強。曾經讓我們煩惱的小事不再是我們的負擔。讓彼此微笑;當我們跌倒時,一起攙扶著站起來;讓我們生活裡的人知道我們多愛他們……這些事情才是至關重要的。

2010年4月,我們最大的擔心變成現實。掃描顯示珍的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肝臟和骨髓。珍立即接受了治療,幾個月之後,很多人不明白珍的病情有多嚴重,我們感到他們對我們的支持在退去。

我們的生活像個迷宮,充滿了醫生預約、就醫流程、藥物和副作用這些常人難以理解的事。每當想到在四十歲之前我會失去珍,就感覺像有人在撕裂我的心臟一樣疼痛。我們多希望從親友那裡得到一點支持與安慰,即使只是來醫院陪我們聊上幾句。

親友出現在我們周圍的次數越來越少,所以我開始用相機拍攝我們的日常生活,我們希望,如果親友們看到我們每天面對什麼樣的生活,或許會理解我們正在經歷的挑戰與艱難。

我的一個朋友建議我在網上貼出我們的故事;經過珍的允許,我分享了部分照片。事情后來的發展令人難以置信,似乎整個世界都因我們而震驚,我們開始收 到從世界各地發來的郵件。一些郵件來自患有乳腺癌的女性,她們被珍勇氣所鼓舞。一位女士說,因為珍,她直面恐懼,安排了乳房X線照片檢查。這時,我們才知 道我們的故事可以幫助他人。

而最重要的事情是,我們的家人和朋友終於回到了我們的身邊。

2011年12月22日,晚上8:30,珍40歲生日後僅16天,我們婚後不到5年,我親愛的珍去世了。        

在珍快去世的那段日子,每當睡覺之前,珍和我經常問彼此“你今天最愉快的事情是什麼,最壞的是什麼?” 通常,最好的事情有“我們一起散步。你的手指滑過我的頭髮”,或者“我們在醫院時,你握著我的手”。

我們發現珍的肝臟已經衰竭的那天,回家準備臨終關懷,家人、朋友也在。那晚,可能是我們最後一次靠在一起,我問珍,她最愛的是哪一天。珍想了一會兒,轉向我,看著我,眼睛從未如此深情,珍說,“我愛所有的。”

請珍愛你生活中的每一個人。——珍妮弗·麥倫迪諾。        

人們說,愛是永恆。確實如此。

       

       

       

       

       

       

       

       

       

       

       

       

       

       

       

       

       

       

       

       

       

       

       

       

       

       

曾經的幸福:

       

她的變化:

       

他有一個紋身,是她的名字:

       

             

via 


按這裡有更多好文章→趣享的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