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PLAY世界巡演演唱會》上,最令我最有感的就是當蔡依林唱著:「You gotta know,你喜歡我各種的理由,You gotta to know, you gotta know 為你換上了新的口紅」的時候,看著如今的「大藝術家」唱著「少男殺手」軟綿綿甜蜜蜜的歌曲,突然想到,怎麼可能還會有人討厭蔡依林呢?


       


(圖/華納音樂提供)


       

像蔡依林這般的歌手,從出道以來就受到廣大矚目,卻也被人使盡的「黑」,關於蔡依林的負面討論實在太多了,身材、造型、音樂,從裡到外都找的到討厭她的理由,蔡依林就像高中班裡,那個外型亮麗的班花,「你看她明明就嬰兒肥怎麼還有人說她漂亮?」「你看她還不是靠包裝才能這麼紅?」「你看她穿那甚麼衣服,還不是學誰?」從蔡依林出道開始,她就是承受最多霸凌耳語的那個人。


       


(圖/百代唱片提供)


       

後來蔡依林走上一條用盡全力、咬緊牙也要擺脫不被肯定的路,從看我七十二變裡的第一波進化:「再見醜小鴨再見,我要洗心革面/現在就開始改變,麻雀也能飛上青天。」這段時期的蔡依林,傳媒聚焦在蔡依林為了外型有多矜,為了身材幾近變態的苛求上。再到舞孃的舞技大躍進,這時期傳媒總聚焦在蔡依林有多拼,又學了多少特技,蔡依林進化為就算天生是個舞癡,也能靠著努力成為「地才」的典範。


       

蔡依林花了七年的時間,告訴自己即使全世界不看好,也要努力成為最好。蔡依林給了可能是個台中大近視滿臉雀斑的害羞書呆勇氣,也給了可能是個高雄躲在櫃子裡的小胖子力量,給了可能是個新竹老是被同學謠言她搶人男友的漂亮妹子自信,討厭現狀,討厭自己嗎?那就努力變美、變漂亮、變厲害吧!所以花蝴蝶裡她說「如果有人的魅力足夠為這世紀代言,那是她敢站出來變成蝴蝶飛舞翩翩。」


       


(圖/華納音樂提供)


       

蔡依林花了大半演藝生涯,都在用了一切力量,證明自己,不是長的最美、不是最會跳舞、不是最會唱歌,那就努力讓你刮目相看。直到近來的《muse》、《呸》專輯後,我們發現,蔡依林在台上經常略顯緊張的僵硬消失了,臉部表情柔化了,連原本被認為不太好訪的句點個性,蔡依林都能在舞台上和歌迷像是跟好姐妹「hi,bitch!」般的隨性聊天,這是有自信、內心堅定的人才能散發的強大氣場。


       

於是現在的蔡依林,她開始在Dr.Jolin裡唱「愛就愛,錯就錯,面對真實的自我/不強求、不保留,未來在我的手中」,她在《不一樣又怎樣》裡唱「不一樣都一樣,不一樣也一樣」,她告訴在高中任教想變性的老師,她告訴身體殘缺的輪椅族,她告訴追求婚姻平權的同志,她告訴每一個曾經覺得自己與世界格格不入躲在暗處流淚的人,不一樣又怎樣?不被認可又怎樣?被討厭又怎樣?這就是我,最真實的我。


       


(圖/華納音樂提供)


       

 


       

蔡依林的蛻變,是一個從追求他人認可,到追求自我實現的過程,沒入圍最佳女歌手?「沒關係,我已經頒給自己了。」以前是人生中的演員,現在要當人生的導演,我可以是舞孃,也可以是地才,可以是花蝴蝶,可以是大藝術家,但是最重要的,老娘就是蔡依林,無須證明甚麼的蔡依林。看著舞台上的蔡依林唱著「You gotta know,你喜歡我各種的理由」天空飄下氣球,帶著歌迷進入一場如夢似幻的旅程,她就是每個人都有的不被認可的曾經,我想著,怎麼可能還會有人討厭蔡依林呢?


       


(圖/華納音樂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