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於假相

或者你有些家庭困擾,經常想哭,你責怪他人:「這個人不關心我,那個人老是找我麻煩。」經常抱著這樣的心態。
其實沒有人做什麼,而是你,製造了那樣的假像。
你自己創造了那樣的假像,然後迷失於其中,最後再以悲歡收場。
當你快樂時,你同樣創造了一個假像。無論悲歡或快樂,都是你自己在導演。
這很棒,這真的很棒!此時你已經忘記自己,在歡笑聲中迷失了。
心揀擇某件事令你感到恐懼;另外一件事則令你憎惡,因此你討厭它;
接著,你愛上另一件事物,你為它瘋狂與流淚,沒完沒了。
你就這樣反覆不斷,製造假像。
這一幕又一幕不斷在人們身上重演,其實根本什麼事也沒發生。
       

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我們歡笑或哭泣,事物本身並不值得我們愛戀或憎惡,
而是你自己的心在作祟。
因此佛陀說要專注於當下的心,在關鍵點上收攝你的心。
法是真實的,它是確定的實相,但是,我們---卻不真實。
我們只會本能地做出反應,或者歡笑與哭泣,或者愛戀與憎惡。
事物被說成非善即惡,我們不自覺地在後面拼命追逐。
因為我們相信自我本體的存在,並且認為事物是屬於我所有。
這就是被無明染汙的邪見。

因此,你不應該把任何事物——健康或生病的身體、興奮或沮喪的心情——看得太真實,這樣做只會害了你自己。

佛陀說當快樂來臨時,不要太相信它,它不是讓你歡笑或哭泣的對象,它不是真實的。

因緣聚合,所以它發生了。

根本沒有什麼事,只是我們的執著,讓它變成那個樣子。
由於沒有見到法,所以我們才會一直將不真實的事物看成真實。
不過,當我們說事物不真實時,有人或許會抗議,那是否什麼也不用做了。
其實,它不是被動與消極的觀念,只是不走極端,以及不過度相信事物真實而已;
反之,它是以中庸之道看待事情。
當事物還沒有轉壞,或者當身體還沒有生病時,好好照顧它們,如此才能做最有效的利用。
當事物轉壞時,你只是平靜地放下它---不會無端陷入哀傷的情境中。

我們總是習慣將身心看成自我,稱它們為「我」或「我的」。
但是當我們陷入這樣的執著時,我們已經遠離法,唯一的結果就是再繼續受苦。
你們應該瞭解,一切修行都是為了讓心見法與證法。
見法之後,即使你還有瞋恨的壞習慣,縱令它發作起來,能量也會減小。

同樣的情況也適用在貪欲上,這都是由於正確修心的結果,它會讓你變得更敏銳。

法爾如是,你不需要去改變或調整它。
不要嘗試去解決已經完成的事,而是應該去解決還不圓滿的事。

你應該嘗試刨平一個凹凸不平的木塊,而不是只會坐在那裏哭泣。

如果這個木塊已經很光滑,你就根本不需要再去刨它。

與其調整真相來適應你,不如調整你自己去適應真相。

阿姜 查 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