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座破舊的廟宇裡,一個小和尚沮喪地對老和尚說:「我們這座小廟,只有我們兩個和尚,我下山去化緣的時候,別人都是對我惡語相加,經常說我是野和尚,給我們的香火錢更是少得可憐。」

小和尚接著說:「今天去化緣,這麼冷的天都沒有人給我開門,化到的齋飯也少得可憐。師父,我們菩提寺要想成為你所說的廟宇千間、鐘聲不絕的大寺怕是不可能了。」

老和尚披著袈裟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閉著眼睛靜靜地聽著。

小和尚絮絮叨叨地說著,最後老和尚睜開眼睛問道:「這北風吹得緊,外邊又冰天雪地的,你冷不冷呀?」

小和尚渾身哆嗦著說道:「我冷呀,雙腳都凍麻了。」

老和尚說道:「那不如我們早些睡覺吧!」

老和尚和小和尚熄滅了燈鑽進了被窩,過了一個多小時,老和尚問道:「現在你暖和了嗎?」

小和尚回道:「當然暖和了,就像睡在陽光下一樣。」

老和尚道:「棉被放在床上一直是冰涼的,可是人一躺進去就變得暖和了,你說是棉被把人暖熱了,還是人把棉被暖熱了?」

小和尚一聽笑了:「師父,你真糊塗呀,棉被怎麼可能把人暖熱了,是人把棉被暖熱了。」

老和尚問:「既然棉被給不了我們溫暖,反而要靠我們去暖它,那麼我們還蓋棉被做什麼?」

小和尚想了想說:「雖然棉被給不了我們溫暖,可是厚厚的棉被卻可以保存我們的溫暖,讓我們在被窩裡睡得舒服呀!」

黑暗中老僧會心一笑:「我們撞鐘誦經的僧人何嘗不是躺在厚厚棉被下的人,而那些芸芸眾生又何嘗不是我們厚厚的棉被呢?只要我們一心向善,那麼,冰冷的棉被終究會被我們暖熱的,而芸芸眾生這床棉被也會把我們的溫暖保存下來,我們睡在這樣的被窩裡、不是很溫暖嗎?廟宇千間、鐘聲不絕的大寺還會是夢想嗎?」

小和尚聽了,恍然大悟。從第二天開始,小和尚很早就下山去化緣了,依然碰到了很多的人惡語相加,可是小和尚卻始終彬彬有禮地對待每一個人。

十年以後,菩提寺成了方圓十幾公里的大寺,有了許多僧人,而香客更是絡繹不絕,小和尚也成了住持。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我們都生活在棉被裡,別人就是我們的棉被,當我們用心去暖棉被的時候,棉被也會給我們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