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所有的管培生一樣,Sala被派到各個部門去輪崗,寶潔HR會根據輪崗的情況,Sala被公司寄予厚望,被當成未來的商業領袖進行重點培養。

第一個月,Sala被分配的崗位是前台。同時分配到前台的,還有另外一個管理培訓生Lisa,她們都在前台的崗位上兢兢業業地工作。

一個月之後,HRD召開例行的周會,每個管理培訓生都要提交一份自己的工作報告,和Sala一起被派到工作崗位的Lisa提交的報告是這樣的:前台的工作讓我更了解公司,增加了我對公司的自豪感和榮譽感;通過這一星期的工作,我學到了待人接物的很多禮儀。Lisa的報告謙虛而友好,贏得了大家的掌聲!

然而Sala在報告中經驗這樣寫道:通過這一星期的工作,我發現目前的前台工作,還有許多的不足。

第一是溝通模式不符合中國國情:作為一家在中國開辦的外資公司,我們採用的先用英文問候再說中文的方式是不妥的,因為打投訴電話的顧客或者下游供應商,不一定都懂英文,所以一開始說英文,會讓大家有一種距離感,建議先說一遍中文再說一遍英文。

第二是人力資源的浪費:兩個人同時做前台也是一種資源浪費,兩個人都坐在前台互相不理會顯得很不禮貌,難免會說話,這樣給人的印像是前台總在聊天或交頭接耳,而且兩個人一起在前台工作的時候,容易造成責任不明、相互推諉的狀況。

建議前台保持一個人,另一人機動輪崗,當前台中途要離開的時候,另外一個人可以接替上來……Sala的匯報引發了大家的集體沉默。

行政主管覺得自己的工作權威受到了挑戰,給Sala打了一個比較低的測評分。大家覺得Sala是一個挑事的90後,不懂人情世故,不懂的給主管留面子,大家開始有點不太喜歡她。

就這樣第一個月的輪崗結束之後,Sala被分配到了倉庫。一個月後,她再次提交了一份引發集體沉默的報告:

第一管理不善:她提出倉庫管理員因 工作清閒常嗑瓜子,然後用帶著鹽分的手去整理貨品,這個容易使外包裝留下不清潔的印跡,鹽分的吸濕特性,也會導致化妝品提前受潮。

第二工作流程有問題:她發現庫管員為了省事,總是直接把新產品碼進貨櫃,有人來領貨的時候又是就近法則,就近碼貨、就近拿走,被領用的都是最新入庫的產品,而生產日期較久遠的貨品,被長期壓在倉庫的底層或者裡面,造成舊的產品一直被積壓,到清庫的時候已成過期產品或快過期的貨品,只能銷毀或降價處理,造成公司損失。

第三倉庫改造意見:更讓人受不了的是,她畫了一幅倉庫改造圖,她建議把倉庫的進庫和出庫分兩個門,把兩個管理員隔開,減少她們在工作上聊天和一起吃零食的現象,把入庫、出庫賬目分開,做清楚便於核對。建議把所有的貨櫃進行改造,把後部打開,入庫的時候就近法則把新產品碼堆,出庫由相反方向,這樣出庫的都是相對較早入庫的產品,保證了產品在流通的過程中,能夠在保質期內被優先賣出去。

沒有管理者喜歡抱怨的員工,但是所有的管理者應該都喜歡挑完刺之後,能找出完美解決方案的問題解決者!

這份報告被提交之後,庫管部門的主管被總經理叫去談了一次話,倉庫的主管受到了批評。而Sala在倉庫也待不下去了,同事們開始竊竊私語,覺得她未免管得太寬,太愛出風頭。

第三個月,幾乎沒有部門歡迎Sala,她被硬性分配到了培訓部。

到了培訓部後,她嫌教材上的人臉圖不夠漂亮,便利用業餘時間把所有的教材重新都畫了一遍,順道把她覺得不夠好的講義,也都按她的邏輯修改了一遍。

這下麻煩大了,培訓經理Lewis是個自負慣了的狠角色,他拿到新教材,直接從上海飛過來,就這個事情對公司進行了投訴。Sala被告擅作主張,自行其事,不尊重團隊和領導,無法管理,要求除名。督導直接放話:“這種人留在公司必傷團隊,她不走我走!” 

這個Slala更狠,一句話不說,只拿出了她改過的版本和之前的,一起攤在桌上,問了管理層兩個問題:第一,哪一版本更漂亮;第二,哪一個版本更容易學?當場把督導梗在那裡。

然後,Sala還加上一句:“我的工資只有你的十分之一,作為高級管理幹部,你該做的不是來質問我為什麼改你的教材,而是檢討自己為什麼不可以做得更好?”培訓督導當時臉就綠了!

接著,Sala去了銷售部,當月業績第一,第二名連她的一半都沒有做到。

過了六個月試用期之後,用了兩個半月直升部門主管,兩年後薪水翻了十倍,升至公司在中方的高級經理。事後她仍充滿爭議,Sala卻也不在乎,她說:“我是來做事的,不是來交朋友的。我更關注有沒有把事做好。我始終認為職場友情固然重要,但絕不能因此姑息包庇護短、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相互放水,這樣的友愛看似融洽,實則可悲,它將導致戰場上不敵對手,集體陣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