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0093521603.jpg


  在很久以前,香港的卡拉OK店是很多的。这件事就是发生在靠近咸美顿街附近的叫做盛多欢乐卡拉ok。一些年轻人在K房出来结账的时候,账单里面莫名的多出了一人,而因此服务员与这些年轻人发生了争执,最后在录像带中,大家发现了那个多出的“人”,看着她在人们眼前消失,离她最近的那个小女孩都被吓哭了,从此之后再也没有来过!

  那天,来了8个年轻后生仔女唱K,服务生就替他们看开了房间,送上饮料和小吃,于是一帮年轻人就在房间欢唱玩耍。其中一个女生中途出来上厕所,回去的时候问服务生,为什么你们不安排那个最大的房间给我们,我们这么多人,这个房间好拥挤啊。服务生很疑惑的说,依这间K房是我们店里最大的啊。女生说我上完厕所回来看见走廊尽头有间207房间很大啊,好多人在唱歌,但是都好奇怪,有的穿的很老式的衣服,都好象粤语长片里的七十年代的大叔大婶啊。服务生心中一惊,语言含煳说:你一定是看错了,你们的房间就是最大的,放心吧,那边没有更大的房间了。于是年轻女孩就回去和朋友继续唱歌了。

  服务生知道什么事情发生了,因为根本没有207房间,最多只到206房间,而且也不会有穿老式衣服的大叔大婶在唱歌,前台都没有接待过。以前在店里就有过类似灵异的事件发生,员工经常会“撞鬼”,在平日里有时会突然看见多出一间房间,好多人都怀疑自己眼花了,但是房间内却有很多客人。还有时候,这些没有在前台登记或开过房的客人,他们会在某个空的房间里唱歌做乐,有时会穿的好奇怪,有人穿长褂,有人穿老式西装,而传出来的歌声都是六、七十年代的名曲,对于员工来讲,根本不敢进去询问,唱就唱好了,唱完就走就OK了,因为他们的新潮K房里根本没有六、七十年代的歌曲,而且谁会穿着长衫马褂来唱卡拉OK啊。

等这帮年轻人唱完以后准备走了,在结帐时,账单上打出了9个人的收费项

目,因为是按人数来收钱的,而后生仔就和服务生吵起来,说他们只有8个人,K店多收了钱。服务生解释,我们不知道你们几个人,但是只看闭路电视中包房里有几个就收几个人的钱,因为以前有人晚来或早走都是算一个人的,后生仔说他们都是一起来一起走,没有人晚来。于是大家就要看闭路电视的录影带,在值班房间大家在电视前看录音带,一起数人数,确实是9个人,后生仔都好惊奇,因为看见一个他们都不认识的长发的“朋友”就在他们中间坐着,也不唱歌,一直低着脸不停的吃摆在桌上的小吃,而这个人几乎坐在沙发上吃到一直他们要走,就突然在闭路电视的画面里消失了。其中一个后生女当时就吓哭了,因为那个长发的“朋友”一直坐在离她最近的地方,整个唱K过程她都不知道,还不停跟朋友们说笑点歌吃东西。这个女生就是上厕所的时候看见很多人唱歌,想去207房间唱歌的人。这时候,年轻人们就什么也不说了,迅速按账单上9个人的费用付款了,给完钱立刻惶恐的跑出了卡拉OK店,后来他们再也没有来过。

  老板还讲过,有个员工以前是在XXway卡拉OK工作的,那里也有国闹鬼的事情,特别是宝X行分店,因为现在这家店还在营业,不方便讲出全名了。那个服务员受不了那里太KB就到他这里来工作,结果还是有很多灵异的事情,现在弄的也好想辞工。现在店里有这么多奇怪的事情,他都不想再做下去了,要不是生意还好,如果生意惨澹了,马上就平价转出去了,这么KB的生意场所,现在虽然有钱赚但撞撞多了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去花了。老板说:这还不是最KB的,上次有件事后就有好多人辞工了。

那次深夜,过了凌晨之后,都没什么人在唱歌,来了一帮烂仔,好象是帮派里的一群古惑仔,好多都是金毛、纹身、穿的花花绿绿都带了自己的条女。来了之后就开了一个房间,喝酒猜拳唱歌,唱歌又不太会唱,都在大声叫嚷,反正就是自

娱自乐了。唱了一会,在房间打闹,撞门、推沙发、互相浇啤酒,服务生见也没有打架和损害物品,也就没有多管,因为这些金毛仔无法无天,成天溷日子找刺激,打架就是每日工作,除了pol.ice和老大就没有人敢管了。这时候,他们房间的门被推开了,这时候进来一个中年人,岁数大概四十多,鬓角有些白发,表情很严肃,穿了一件白色短衫,一条黑色绸缎裤子,脚上是双布鞋,就象是屋村出来散步的阿叔,这个打扮一般不会来砵兰街的卡拉OK,进来以后,看了一下房间,对吵闹最厉害的一个金毛说:后生仔,你们不要太吵了,这样不太好,老年人不习惯。金毛哪儿受过这样的教导,那帮兄弟们停下来看着他,这位“大佬”眉毛一横,拿着啤酒瓶指着中年人说:阿叔你活的不耐烦就去跳维多利亚港啊,别来啰嗦,再说我泼你,快出去,不然打你了阿!往外推了中年人一下,中年人没有说话就出了K房,于是兄弟们呼喊:大哥厉害,接着喝。又开始闹起来。没过多久,这位最会折腾的大哥可能觉得玩的差不多了,就张罗兄弟准备走,去别的地方玩。

  出了房间,刚走到走廊出口,快要到前台时,金毛仔突然抖了一下,然后勐然跑起来,头撞向墙壁,还好卡拉OK的墙壁上都有装修,隔音的海绵材质,没有受伤,在大厅的员工和他的细佬们都呆住了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连续用自己的脑袋撞墙,疯狂撞了十几下后,突然跑到墙角的垃圾桶边,搬到垃圾桶,双眼呆滞,从地上捡起肮脏的垃圾,那些烟头、小吃的壳、柳橙皮等,很恶心的塞进自己的嘴里,开始嚼起来,他的兄弟们看见马上过去阻止,但是都拉不动,他还是推开众人拼命吃垃圾,彷佛是好久没有吃东西了。最后可能吃到酒瓶盖或坚硬的玻璃等东西,他的嘴很快留出血来,他的兄弟们最后把他按住双手双脚和头部,他才稍微停下来,大家都知道不是嗑药后的反应,一定是除了问题,有可能是“附体”了。

最后一个员工拿来一瓶水,浇在金毛的脑袋上,让他清醒,但是作用不大。过了几分钟,金毛抖动一会停了下来,眼神也回复正常,看见很多人在地上按住他,奇怪的问:你们在做什么?压着我干吗?好象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大家看他神智又清醒了就不再动手,他坐在地方,头部流血,嘴上都是垃圾,样子KB,这时候都明白了可能跟那个中年阿叔有关系。询问服务员那个阿叔是谁,是否后巷做卫生的员工,抑或是附近街坊,所有人都说不认识,那个阿叔没有经过前台,但是有服务员看他在房间门口站了很久,但是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又是什么时候走的。古惑仔也怕鬼怪,没敢再乱说话,也没说要回来寻仇,最后安安静静的买单走人。员工后来纷纷传这件事,以前都是灵体自娱自乐,现在都开始伤人了,于是胆子小的就辞职了,闹的气氛很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