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好汉大聚义后,接近重阳节了,宋江就提议开一个【菊花之会】。菊花,在古代是有象征意义。心里想要做大事的人,不甘于人下的人,才会赏菊。这一点,施耐庵在前面早就埋下了伏笔。水浒传第三十九回,宋江吟反诗的时候,宋江谁都不比,专比反贼黄巢。

       

按理来说,在宋江前面有的是比黄巢厉害的反贼,不说别的,陈胜吴广总比黄巢出吧?还有汉末晋唐时期的一些反贼,多如牛毛。可宋江为什么不比别人,专比黄巢呢?就是因为黄巢也像宋江一样,独爱菊花,是干大事的人。黄巢当年在长安落榜,指着长安城,作诗一首: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时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这一首诗,就是借着菊花的名义,想要造反了。同时,造反日期也是重阳节。(当然,这只是一种比喻而已,造反的日子当然不会定在九月八。)如今,又快到重阳节了,宋江就想要开一个赏菊之会。黄巢是想造反,宋江则是想招安。宋江在酒会上也作词一首,其中,最后一句写道:【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

       

这就又是在当着大家的面提招安了,李逵,武松,鲁智深等人都不高兴,他们理解不了宋江,他们觉得大家在梁山上过的好好的,招甚鸟安?

他们理解不了宋江,宋江也一样理解不了他们,宋江感慨道:【我等赦罪招安,同心报国,青史留名,有何不美?】我们大家一起去当官,青史留名,又有什么不好呢?

宋江想要招安,兄弟们则有不少人不想招安,那么我们今天就来看看,梁山到底应不应该招安。

看待一件事到底应不应该做,首先就要看看这件事会为当事人带来多少收益。不计算风险的话,收益很大,我们自然就要去做。收益很小,我们则要考虑一下。没有收益甚至会产生损失,那我们自然就不会去做。

       

从这一点上来看,很多人都说宋江招安是因为宋江想当官,这其实是错误的。为什么呢?因为单从当官的角度来看,招安其实对宋江并没有什么收益可言。想当官的人,无非是为了当官后可以获得钱和权力,可钱和权力这两样东西,宋江都不缺。

钱不必多说,我们来看看权力。在梁山,宋江的地位约等于一个土皇帝,如果宋江选择像方腊一样造反的话,则至少能割据一两个州郡,地位则至少相当于一路诸侯。至多相当于半个皇帝(参考方腊王庆田虎等人)。而宋江招安的话,不用想也知道,皇上顶破天封他一个将军,这就是最好的了,皇上是绝对不可能封他做一路诸侯的。事后我们也可以知道,宋江招安后,只混了个小官而已,其余的兄弟,则没混上官,远不如在梁山当土皇帝牛逼。

所以,如果仅仅从金钱和权力这两点去看的话,招安确实是一种很傻的行为。你招安了,获得的权力还没招安之前多,并且招安还伴随着一定的风险,未必能成功,在这种情况下,谁招安谁不是傻吗?宋江明显不傻。

招安既不能给宋江更多的钱,也无法给宋江更多的权力,可宋江却仍然苦苦想要招安,这就证明招安这件事情,确实是有利可图的。并且,招安后带来的利益,绝对要比钱和权更加高级。若不是这样的话,宋江又怎么会坚持要赔本招安呢?钱和权,宋江都不屑于去图的,宋江没那么肤浅。所以,我们就要来看看,还有什么利益是比钱和权更值得去图呢?那就是:名誉和生命。招安的主要意义,就体现在这两点上。

       

1,名誉。        

宋江每次劝兄弟们接受招安的时候,都会提到【青史留名】,可见,宋江对于自己死后的名誉,是很看重的。这也符合马斯洛需求层次:宋江钱也有了,权也有了,他就自然需要获得别人的尊重。

马斯洛需求层次把一个人的需要从低到高分为五层,分别是:生存需求,安全需求,情感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而宋江现在追求的,早就不是很低级的金钱和权力了,而是别人的尊重,和自我实现。宋江是强盗,如果不招安的话,宋江的儿子也会是强盗,宋江的孙子也会是强盗,除非宋江的后代主动招安了,不然的话,宋家这一脉就会生生世世做强盗——这种情况,我想没人会喜欢吧?

也就是说,就算宋江不招安,他的后代也绝对会招安,招安这件事情是势在必行的。与其让子孙后代背着一个强盗世家的名声去招安,倒不如自己先招安了。所以,宋江就要进行招安了。

进行招安,虽然损失了不少的钱和权,但却换来了名誉和尊重。这样来看的话,招安过程中,宋江损失的所有兵马,所有兄弟,其实并不是大家以为的白白损失了,而是被当作换取名誉,改变强盗世家的成本,被用来投资了。兄弟们的损失,总的来说还是值得的。后来,事情的发展也的确是这样,宋江虽然死了,兄弟们也死的七七八八,但是,宋清的儿子宋安平中了科举,当了秘书学士。

如果好好经营的话,宋家说不定就会成为一个官宦世家,至少,也能经营成个书香门第,总比强盗的儿子这种称呼是强多了——你看,宋江等人的牺牲,完全是值得的。如果宋江没招安的话,宋安平这个强盗的孩子,哪有资格考科举?只能跟着一起当强盗了。

       

2,生命。        

梁山再怎么牛,说到底只是一个山头而已。这个山头,究竟能不能耗得过大宋?谁也不敢保证。

曾经有很多朝廷官员都说过:梁山反贼只能在山里牛一下,出了山就是自寻死路。后来,宋江等人出山征方腊,没了地利,也的确死伤惨重。你看,这就是梁山好汉了,连方腊这个地方政权都打的很勉强,怎么可能耗得过拥有八十万禁军的大宋?(大宋的八十万禁军,不是虚数,而是实数。)

退一步讲,我们就假设他耗得过。那么,耗过了之后,宋江他们又要怎么做呢?无非也就只有三个选择:招安,造反,继续耗。

造反的下场我们参见方腊,方腊的实力和宋江仿佛,甚至更胜一筹,方腊造反的后果就是被消灭了,被千刀万剐了。而继续耗则更不可取,你继续耗下去,也无非还是这三个选择:招安,造反,继续耗。造反还是个死,接着继续耗则早晚有一天耗不下去。所以,就算是从保住自己这条命来讲,梁山唯一的出路也是要招安的。

       

当然,你也可以说宋江如果造反的话,联合方腊等人也能推翻大宋——但是,推翻大宋这个可能性,只是无数的可能性中最渺小,并且也最具风险的一个可能性。

宋江为人谨慎,他不想去赌这个可能,也是很正常的。所以,宋江坚持要招安,是正确的。那些不想招安,只想继续在梁山上大口吃肉的好汉,并没有什么远见,只是过一天是一天而已,早晚会被消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