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悟空为什么不是龙,不是虎,不是豺狼牛羊,而是只猴子呢?在这个看似幼稚的问题背后,其实有着深厚的文化渊源。,

                                                                                                       

核心提示:孙悟空为什么不是龙,不是虎,不是豺狼牛羊,而是只猴子呢?在这个看似幼稚的问题背后,其实有着深厚的文化渊源。
                           

                           

本文摘自:《中老年时报》2012年2月24日第07版,作者:河西,原题为:《孙悟空为什么是只猴子》                            

孙悟空为什么不是龙,不是虎,不是豺狼牛羊,而是只猴子呢?在这个看似幼稚的问题背后,其实有着深厚的文化渊源。                            

在佛教史上,悟空不是猴子而是人,他也曾出使西域                            

《宋高僧传》卷第三写释悟空是京兆云阳人,原姓车,名奉朝,是后魏拓跋的远裔。他从小天资聪颖、孝顺父母,出家之前官拜左卫泾州四门别将。他奉命护送罽宾国(汉西域国名,今克什米尔一带)使臣回国,在罽宾国都城突患疾病。他病中发愿,痊愈之后就出家为僧,号达摩驮都(法界的意思)。唐肃宗至德二年,悟空二十九岁,于迦湿弥罗国受具足戒,研究根本律仪,并在各地流浪,遍访名寺名塔。

学成之后,悟空在龟兹的莲华寺,潜心翻译,将《梵本十地回向轮十力三经》翻译成中文。在西域逗留了近四十年后,贞元五年,他回到京师,进上佛牙舍利,敕封为空壮武将军试太常卿,入章敬寺修行。而此时,他已经六十多岁了。

《罗摩衍那》中的神猴对孙悟空产生了实质性影响                            

英国汉学家杜德桥发现,猿猴角色在文学和宗教史上具有两个完全不同的传统。一个是妖精形象的猴子,需要降龙的二郎神或哪吒来压制;另一个则是亲近于佛教的猴子,主要出现在佛经中。

宋朝刘克庄的一首诗“取经烦猴行者”已经有猴子参与到取经过程中来的记载。明李祯《剪灯余话》卷一《听经猿记》中有个叫袁逊的猴子,穿袈裟修行。《大日经序》中说北天竺国内还有一个小国,叫勃鲁罗,每年七月,都有几千只猴子捧着经书出来晒。而观音菩萨手下的二十八部众中有大猕猴毕婆伽罗, 《大唐西域记》中也有猕猴向如来献蜜的遗迹。

在佛教诞生的印度,被大家所津津乐道的是古印度神话《罗摩衍那》中的神猴哈奴曼。

《罗摩衍那》中的哈奴曼也是使罗摩杀死魔王、和悉多团圆的第一功臣。在罗摩兄弟寻找悉多的过程中,他们来到猴子国,遇见了猴王的军师哈奴曼,罗摩兄弟帮助猴王夺回王位,为了报答他们的恩情,哈奴曼决定帮助罗摩兄弟找到悉多。于是,在这部卷帙浩繁的史诗中,哈奴曼开始与抢走悉多的罗刹王罗波那和罗刹女哩薄那迦展开激烈的搏斗。这个故事几乎可以视作是《西游记》中“铁扇公主”故事的原型,因为在《西游记》中,铁扇公主仍被认为是罗刹女。而且,哈奴曼被认为是风神的儿子,这和《西游记》第一回说孙悟空是因风受孕也有相似之处。

孙悟空和哈奴曼都能任意变化身体,还能变成人。哈奴曼和孙悟空一样神通广大威风凛凛。哈奴曼原本所使用的武器三叉矛,也变成了棍棒,这和孙悟空的武器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