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世界上最廉潔的國家:芬蘭
















芬蘭地處北歐,全國人口只有520萬,大體上只相當於中國的一個大城市。這個國家1/3的土地在北極圈內,是不折不扣的寒冷地帶。但就是這個小國寡民的芬蘭,多年來在全世界的評比中,拿下了多項世界第一:世界經濟論壇認為芬蘭是全球最具競爭力的國家;芬蘭有世界最好的學校系統,中小學生的閱讀能力、科學素養在全世界名列第一,數學排名第二,問題解決能力排在第三;芬蘭人熱愛大自然,全國67%的國土覆蓋了森林,平均每25個人就擁有一個湖泊,在綠色排名中,芬蘭是全球環境質量最好、最具可持續發展能力的國家;芬蘭人熱愛自然,也能擁抱科技,它的互聯網普及率世界第一、移動電話普及率世界第一,它甚至能夠搶在信息產業超強的美國前面,率先邁入信息化社會……


在透明國際近期公布的《2005全球腐敗排行榜》上,芬蘭的廉潔排名全球第二。此前,芬蘭在這項排名中,已連續5年獲得第一。


很多芬蘭人都說,已經有許多年沒有聽說過有什麼腐敗的事情了。最近的一樁案子,還是發生在3年以前。2002年5月芬蘭《晚報》披露,文化部部長蘇維林登批准向一家高爾夫公司提供17萬歐元的政府資助,而她和她的丈夫及數位親屬都擁有該公司股份。政府司法總監聞訊立即展開調查。事件見報一周之內,林登便旋風般被迫下臺。這種在我們看來小兒科的案子,已經算得上是芬蘭幾十年間惟一的一個大案。


據統計,1985年至1992年間,芬蘭只有25起賄賂罪。現在在芬蘭,全國的法院每年受理的行賄受賄案件加起來也不足10起,而且幾乎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案。芬蘭政府乾淨得已經快要讓人們忘記還有腐敗這回事了。在這次的《腐敗榜》上,芬蘭的鄰國冰島成為全球最廉潔的國家。自1918年冰島成為主權國家以來,快90年了,一共只有4名高官因腐敗而辭職,最近一次還是在上個世紀80年代。北歐地區的國家,差不多都是如此。


廉潔自律是社會風氣


2001年美國《讀者文摘》雜志曾在全世界范圍內作了一項很有意思的試驗。試驗內容是要測試30多個國家民眾的誠實程度。測試方法是在每個國家選擇幾個地區,故意在每個地區丟下10個錢包,裡面裝有相當於50美元的當地貨幣。錢包裡同時附有失主的聯系方式,拾到錢包的人如果想物歸原主,可以輕易地聯系到失主。最後統計錢包交還給失主的比率。試驗發現,最誠實的5個國家是挪威、丹麥、新加坡、新西蘭和芬蘭。其中挪威和丹麥的錢包歸還率竟然達到100%,芬蘭也高達80%!耐人尋味的是,這5個國家,在《腐敗榜》中,全部入選最廉潔的前十位。


社會風氣的好與壞,對公務系統的廉潔影響極大。一旦貪污受賄成為社會普遍的一種習慣,送錢送物辦事易如反掌,循正常渠道難比登天,守規矩的人吃虧,不守規矩的人發達,甚至腐敗成了制度,星期一你貪污,星期二我貪污,人們不以腐敗為恥,反以墮落為榮的話,可想而知反腐敗的阻力和難度將會有多大。一項小小的拾金不昧的測驗,折射出芬蘭這個國家裡人民對不屬於自己的財物的態度。在芬蘭,就算是在車流稀少的深夜街頭,當紅燈亮起,司機也會安靜地停車等在那裡,你看不到有誰會去闖紅燈。芬蘭人在日常生活中奉公守法的習慣,以及整個社會形成的強大的正氣,你想在這樣的國家裡搞腐敗,是不是很有難度呢?


所以芬蘭的總檢察長馬蒂庫西邁基說,公民的自律是防止腐敗最有效的手段。


透明處處可見,監管無處不在


但是公民的自律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要靠人們努力去爭取。在歷史上,芬蘭也曾經是一個貪污受賄橫行,腐敗成為習慣的國家。芬蘭治理腐敗的經驗,其實與全世界所有成功根治腐敗的國家或地區一樣,不外乎民主、法治、制衡、監督、公開、透明、教育等這些老生常談的東西。講理論,寫10本書都可以,問題在於,你有沒有決心去落實。


管住公務員的嘴。芬蘭人熱情好客,民間互相請客送禮也是人之常情。但是對芬蘭的公務員來說,受禮和吃請絕對是天大的事,人際交往必須謹守分寸,法律規管十分嚴格,甚至到了苛刻的地步,一不小心就把前途和事業搭了進去。因此,芬蘭的公務員進入政府工作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趕快向有經驗的公務員請教,到底界線在哪裡,以免誤觸法網。


老公務員會告訴他們,一般的經驗是:可以喝一杯啤酒,或者吃一個三明治,但如果不小心喝了別人的葡萄酒,那麼分分鍾都可能出問題。芬蘭的法律規定公務員不能接受價值較高的禮品,而他們對價值較高還有細化的定義:根據物價指數調整,一般在24美元左右。芬蘭的物價水平較高,在一些餐館裡,一杯白開水可能都要收你5美元,這樣看來就算你在餐館裡請公務員喝白開水,也要數一數能喝幾杯纔可以。


這是公務員受請的規定。而如果是公務接待,也就是出於交際應酬的需要公款請客,上至總理下至普通的科員,一起吃飯的有些什麼人,點了什麼菜,花了多少錢,都要巨細無遺地在網上開列清單,人人可以看得到,件件能夠查得清,一切攤在陽光下。媒體發現問題可以曝光,公眾發現不妥可以舉報、起訴。法律不僅細化可操作,更重要的是法律非常嚴肅,你絕對不能當它是擺設。芬蘭就曾有中央銀行行長級別的高官,在公務接待中一不小心上了一道鵝肝,傳媒上網查閱菜單後曝了光,行長為了這道鵝肝而下臺!


也許有人要對此嗤之以鼻,認為多此一舉大可不必。小數怕長計,據統計中國公務吃喝每年的花費高達3000億元人民幣之巨!管住公務員的嘴,誰說是個小問題?


中國人去芬蘭,對芬蘭人的廉潔更是深有體會。曾有作者在報上發表文章,講述他應在中國駐芬蘭大使館工作的叔叔之邀去芬蘭,得知了這樣一件事:每年的新年前夕,當地民間也有送禮的習俗。中國使館的禮很簡單:一瓶茅臺酒一筒茶葉,另外再加一瓶紅酒,略表對他們一年來給予幫助的感謝。事後纔知道他們用自己的薪水買回了禮物。


芬蘭的公務員的確需要小心。因為在芬蘭,不僅接受金錢和實物算作受賄,就算是接受低於市場利息的低息貸款,甚至是接受不花人家一分錢的榮譽頭銜,也可能被視為受賄。芬蘭的人口少,生活圈子小,政府的人員也少,公職高薪,但謀職不易。一旦公務員被坐實了腐敗,不僅會被立即革職,嚴重的話還會入獄,私營機構不願僱傭,也會被社會上的人看不起,更重要的是在親朋好友、街坊鄰居面前永世不得抬頭。腐敗成本是十分高昂的。


要知道,芬蘭可是世界上最富的國家之一,2004年他們的人均GDP高達35885美元。我們不妨大概算一下,考慮到收入比例,如果按照芬蘭對公務員的要求來要求我們中國的公務員,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中國人均GDP1200美元,按照芬蘭24/35885的比例,中國公務員可以收禮的界線就是0.8美元,6.5元人民幣,只能吃一個盒飯。


看好公家的車。意大利西西裡島有個倒霉的市長,他和夫人出去私人旅行,讓司機用公車把他們送到港口,旅行回來又讓司機接了一次。似乎再平常不過的一件事,不料被人告上法庭,市長公車私用,補回汽油費都不行,公職丟了不說,還被判入獄6個月吃了官司。


這是在意大利,2005年廉潔程度排名第40的國家發生的事。意大利的事已經讓我們吃驚,那麼,排名第二的芬蘭,又是如何管治公車的腐敗呢?


說來你可能不相信,芬蘭可以說根本就沒有公車腐敗。除總統外,芬蘭整個公務員系統中,只有總理、外交部長、內務部長和國防部長4個人享有固定的專用公車待遇。而且他們也只能在上班時使用。據說雖然貴為一國元首,芬蘭的總統常常騎自行車出去。


為了管住其他公務員集體使用的公車,芬蘭政府曾設計了一套監控系統。公車上裝有兩個按鈕的發射器,一個刻有公務字樣,另一個刻著私事字樣。如果是私事,就要照章納稅。公務員用車需要事先向政府辦公部門申請並講明去向,上車時還要分情況按下按鈕,讓監控中心收到信號具體掌握公車一路的行蹤。如果按下了公務按鈕,而汽車實際行駛的方向不對頭,車上的無線電話就響了,監督人員會打來電話詢問和提醒開車者……令人感慨的是,這個監控系統在芬蘭裝了近5年,竟然沒抓到哪怕一個違規者。不是因為系統不靈光,而是公務員實在是太守規矩了,政府試了幾年後發現多此一舉,乾脆把系統都拆了。系統就算拆了,車上沒有了眼睛,也沒有人拿公車去辦私事。


公務員如果有需要出差的話,自然有專門的部門替他訂好交通和酒店。政府對出差的審批相當嚴格,想出趟差也不太容易。不過一旦獲准出差在外面的食宿不會差,但是一般的原則是在出差地要盡量搭公共汽車。出差的補助每天有定額,政府做得更絕的是:如果出差少於一天,就要按小時來發放補助--連這種摳門的事都乾得出來。想要趁出差之機逛旅游景點?自己掏錢吧。政府的補助可沒有多給一分錢。


這不由得讓人想起一件事。前幾年,中國某市的一位市長與美國雷德蒙市的艾文市長一起參與中央電視臺的一檔視頻對話節目。節目尾聲時,兩國市長互相邀請到對方城市做客。但艾文面有難色,表示辦公費用來自市民繳的稅款,每一筆開支必須對納稅人負責,訪華不在預算之列,她需要籌夠了錢纔能來。中國市長不僅愉快地接受了訪美邀請,沒有任何顧慮,而且還慷慨地表示,由中方支付艾文市長訪華的一切費用。艾文市長喜形於色,表示當晚就可以收拾收拾上路了。主持人帶頭鼓掌,現場觀眾采聲一片……相信看出門道來的人,只會感到難受吧:不知道是由公家出資,還是由中國市長個人出資?沒說。似乎這個問題不值一哂。順便提一句,美國雷德蒙市,是微軟公司、任天堂美國公司和許多大企業的總部所在地,錢他們是絕對不缺的,缺的是政府官員濫用公眾的錢。


話題再轉回到芬蘭。如此富裕的國家,財力豐沛的政府,飯不讓多吃,禮不讓多收,車不讓私開,玩不讓盡興……比周扒皮還過分,象吝嗇鬼那樣的小氣,時時刻刻提防公務員貪賄腐化、濫權瀆職,真是令人嘆為觀止。


芬蘭的國有經濟比重只有8%,而且這部分打理得也很好。政府幾乎所有的收入都來自於人民繳納的稅收。政府很小心地花這筆錢,除留下維持政府運作的必要開支外,將其大部分投入到教育、醫療、科技、公用事業、社會福利救濟等領域中,以另外一種方式返還給人民。而事實上,芬蘭國有經濟這8%,也多集中於這些社會公益或半公益的領域之中,而且監管得法,效率頗高。政府很少會去主動興辦經濟實體,更不會去壟斷某個賺錢的行業來與民爭利。芬蘭、瑞典、丹麥、挪威、冰島這些北歐國家,我們注意到,在廉潔程度都位列前十名,社會福利好,但稅率也很高。但是北歐人並沒有太多抱怨,因為一方面他們普遍有社會責任感,另一方面政府廉潔,納稅人知道錢用在哪裡、錢用得其所,人民繳稅也繳得服氣。
http://www.push01.com/channel/se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