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省安康市一名22歲、懷第二胎的母親馮建梅,竟在懷胎七個半月時遭數十名計畫生育站工作人員強行帶走,押上手術台,強迫她打手印同意,然後「自願」、「依法」墮胎。馮建梅身心受創,看著病床上的嬰兒死胎時,欲哭無淚,她泣稱「我不是自願,是他們逼我的」。此事引髮網民公憤,怒斥計生辦喪盡天良,馮建梅的丈夫更對香港「蘋果日報」記者稱要「討回公道」。他怒斥相關人員「滅絕人性!」「簡直是殺人狂!」

                                         

  被強行墮胎的馮建梅,望著床上的嬰兒死胎,欲哭無淚,已在網上引髮網民集體公憤。

 

  中國鳳凰網、財新網等多家網站都報導說,被安康市鎮坪縣曾家鎮計生站人員強行押到手術台做墮胎手術的孕婦馮建梅,現在仍在縣醫院留醫,但此次經歷使她身心受創,終日在床上渾渾沌沌。她的丈夫鄧吉元難忍悲傷說:「七個多月了,如果早產的話都已經生下來了!你說我能不悲傷嗎?」他受訪時說,妻子身體恢復得「還可以」,醫生一直都沒有巡房,院方11日曾要妻子出院,但遭他拒絕,堅持繼續留院。

  對於未來,鄧吉元說一定會向當局「討回公道」,但當問及會用甚麼方法時,他卻說:「其實我現在還十分迷茫。」當問及是否有來自北京的律師與他接觸,願協助他維權時,他不願證實,稱這方面「不好說」。身為農民、要到外地打工的他希望妻子能儘快康復,到大城市檢查確定沒事後,自己才可安心繼續打工賺錢養家。

  來自內蒙古的馮建梅,2006年嫁到陝西,翌年產下一女,去年底她與丈夫懷上第二胎。當地計生站人員知道她懷孕後,稱由於她戶口一直未遷到當地,只要她辦好戶口手續便沒問題。即使她每日挺著肚子經過計生站門口,都沒人出面要她停止懷孕。

  但上月30日,30多名計生站人員趁她的丈夫、家人都到外地,便將她重重包圍、軟禁在家,近50人連續三日、24小時輪班看守。

  馮建梅趁看守人員夜裡喝酒時,挺著大肚子逃到山上,躲避一日。至本月2日,她被計生站人員發現,數十人用衣服蒙住她的頭,把她抬到縣醫院,在帶去醫院的車上,她不斷掙扎還曾遭到毆打。計生站人員隨即致電鄧吉元,要他支付4萬元人民幣的「超生費」後,才會放人。

 

被強行押到手術台做墮胎手術的孕婦馮建梅現在仍在縣醫院留醫,但這次經歷令她身心受創,終日在床上混混沌沌、欲哭無淚。

她的丈夫鄧吉元難忍悲傷地說:“7個多月了,如果早產的話都已經生下來了!你說我能不悲傷嗎?”

  身在內蒙古打工的鄧吉元同意付款,但一時無法取款,要求寬限,但計生站人員等了一小時後,竟用枕頭壓住他妻子的臉、把她押上手術台,並強行要她簽名及按手印後,醫生便為她注射藥物,36小時後排出死胎。

  墮胎對女性而言是一個痛苦的過程,對女性的生殖系統都會有比較大的創傷。七個月的墮胎更是嚴重違反人道,形同謀殺。

  據稱曾家鎮前兩年的計畫生育工作出現下滑,抽查結果沒有達到95%的合格標準,被掛黃牌,到今年,該鎮想拿掉黃牌,就加強相關工作。鄧吉元家非要生下這個孩子,就違反當地關於二胎的准生政策。

  但相關人士指出,當地超生情況其實非常普遍,鎮政府針對鄧吉元家,只是因為沒有給錢。他向記者展示了來自鎮政府工作人員袁芳的一條簡訊,「四萬一分不能少,我都給你爸說了,他說沒錢還能怎樣。還是你們自己大意了,沒當回事。」但鄧吉元家中的確已沒錢。

 


 

要求1.9萬“超生費”                                        

計生站人員隨即致電鄧吉元,要他支付4萬元(人民幣,約1.9萬令吉)俗稱“超生費”的社會撫養費後,會立即放人。

身在內蒙古打工的鄧吉元同意付款,但卻一時無法取款,要求寬限,但計生站人員等了1小時後,竟用枕頭壓在他妻子的臉、押她上手術台,並強行要她簽名及按手印後,醫生便為她注射藥物,36小時後排出死胎。

終止7月大胎兒生命
律師斥公然殺戮
                                       

無論是強制還是自願,終止一個已經7個多月大的胎兒的生命,在一般人看來仍然是無法令人接受的行為,北京億嘉律師事務所的張凱律師已發微博表示,願為當事人提供法律幫助。

張凱說,他無法接受“在我們生活的土地上,公然的殺戮。如果漠視,我覺得與殺人者無異。”

他還說,如調查屬實,他將窮盡國內的法律救濟方式,如果國內的救濟方式無法實現最基本訴求,他將不惜任何政治風險,尋求國際幫助。

另一位北京律師姜傑在他的微博上說,慘絕人寰!並稱已經有許多記者給他打電話介入,關注此事。

縣政府稱成立特委會                                        

鎮坪縣政府則透過網頁發表聲明,將成立一個由當地高級官員為首的特別委員會,對此次事件展開“透明調查”,“儘快讓真相水落石出”。

國家計生委一名官員也稱,當局已把今次個案列為“重要”,調查也將是“高層級的”。鎮坪縣人口和計劃生育局副局長栗永久此前稱,馮建梅並非被強制引產,“當時鎮政府的好多人都去了,跟她做了好幾天的思想工作,引產的事,她是同意的”。但這則聲明週四已被移除。

 

農村幹部非法執行
強制墮胎引起民憤
                                       

中國為控制人口,實行一對夫妻一胎制政策已經30多年,雖然控制了人口增長,但在許多地區,尤其是農村,計生幹部非法強制墮胎和變相強制墮胎,多年來引起極大民憤。

像今次的強行引產(墮胎)在中國也非首次,引產已懷孕8個月、甚至9個月的胎兒也時有發生。

《計劃生育法》並沒有禁止對妊娠28周以上的孕婦引產,只是2010年《國家人口計生委辦公廳關於切實做好當前依法行政工作的通知》中規定,“堅決杜絕大月份引產”,“堅決杜絕強迫命令、違法行政”。據悉,妊娠28周以後引產的胎兒有如早產嬰,仍有機會存活,但引產後必須於24小時內將其殺死。

媒體指,引產用的“毒針”可能是一種叫做“依沙丫啶”的引產劑,又稱“利凡諾”,適用於妊娠14至27周的孕婦,通過羊膜腔內注射後,將胎兒殺死再排出體外,成功率超過90%,1980至1990年代用得較多,如今很少用

村幹部非法執行                                        

強制墮胎引起民憤                                        

中國為控制人口,實行一對夫妻一胎制政策已經30多年,雖然控制了人口增長,但在許多地區,尤其是農村,計生幹部非法強制墮胎和變相強制墮胎,多年來引起極大民憤。

像今次的強行引產(墮胎)在中國也非首次,引產已懷孕8個月、甚至9個月的胎兒也時有發生。

《計劃生育法》並沒有禁止對妊娠28周以上的孕婦引產,只是2010年《國家人口計生委辦公廳關於切實做好當前依法行政工作的通知》中規定,“堅決杜絕大月份引產”,“堅決杜絕強迫命令、違法行政”。據悉,妊娠28周以後引產的胎兒有如早產嬰,仍有機會存活,但引產後必須於24小時內將其殺死。

媒體指,引產用的“毒針”可能是一種叫做“依沙丫啶”的引產劑,又稱“利凡諾”,適用於妊娠14至27周的孕婦,通過羊膜腔內注射後,將胎兒殺死再排出體外,成功率超過90%,1980至1990年代用得較多,如今很少用。

 

70年代起實行一胎制
中國少出生4億人
                                       

上世紀60年代末,中國人口由1949年不到5億飆升到7億人,當局從70年代開始實行計劃生育,規定“一對夫婦只能生一個孩子”,1978年更將該政策寫入憲法,稱之為“基本國策”。

官方稱,自70年代實施該政策至今,中國大約少出生3至4億人。

隨著人口老化及結構失衡等問題顯現,從2005年開始,學界不斷出現“檢討現行人口政策”的呼聲,2006年更有政協委員提案要求放鬆生育限制。中央於是將生育政策調整權下放給各省市,上海、北京等准許夫婦都是獨生者可生2個孩子,但在中央層面,“只生一胎”基本政策至今不變。



                                       

生育被批有錢人特權
超生罰款去向不明
                                       

雖然“一胎政策”限制民眾只能生一名孩子,可是只要支付俗稱“超生費”的社會撫養費,便可避過當局的政策,這被中國民眾批評生育將變成有錢人的特權,有錢便可生多幾個,沒錢的窮人只能生一個。此外,有錢人到境外產子也能逃過計劃生育規管,除到香港生產,美國、加拿大等都成為中國孕婦產子的目的地,到美國產子全套收費約20萬元,近年吸引不少民眾,甚至名人選擇,包括前跳水王子田亮,他的妻子葉一茜到香港生第二胎。

據《中國經濟周刊》估計,全國每年超生罰款可能超過200億元(人民幣,下同,約100億令吉),但它們的去向卻成為國家秘密。目前各省可自行制定徵收標準,大致分4類:一是確定基數(通常為當地人均收入)後按固定倍數徵收,如江西3.5倍,上海、河南、湖北3倍;二是設置倍數區間,如北京至10倍、新疆1至8倍;三是固定金額區間,如黑龍江城鎮居民3至6萬、農村1至3萬;四是設置徵收額的最低倍數或金額,如河北不低於2.5倍。

歷史上曾徵收過最高的單筆社會撫養費金額為130萬元。

雖然國家計生委稱,收取來的社會撫養費須上繳國庫,但不少地方私下截留、挪用的情況時有發生,尤其是在貧困農村地區,社會撫養費成為維持計生工作的重要來源。

網民的憤怒:                                        

“這跟日本鬼子和納粹的行徑有甚麼分別?”“殺人還明目張膽給自己找冠冕堂皇的理由,該拖出去鎗斃!”

“這是中國的人權!有錢的如田亮,你敢抓他老婆強行引產嗎?”

“在中國受苦的永遠都是窮人,有理的都是政府,只是可惜了那個孩子!”

“即使是政策,也太過殘忍,孩子都已經成形了呀!太過份了!不是人!畜牲不如!”

“你奶奶的,和殺人有甚麼區別,希望那個小孩在天有靈讓那些殺了他的人永遠沒小孩!”

“就算小生命的父母違了法,應當受到懲罰的是他的父母,憑甚麼拿小生命來頂罪?中國有哪一條法律規定小孩要頂父母的罪過?”

“看到這條新聞我只能說計劃生育政策可惡,這個計生局可恥,還有當地醫院的婦產科大夫,膽子也太大了吧!”

 

墮胎的後遺症

因為墮胎所引發的不孕症,最常見的原因就是:阿休曼症候群(Asherman'sSyndrome)。這是一種墮胎手術後遺症,因為施術醫師「刮」得太厲害、太徹底,傷及子宮內膜之基底層,使兩邊子宮壁相粘連而使得月經不來或逆流入骨盆腔,因而導致不是每個月下腹痛一次、腹脹如飽,不然就是月經減少,或月經不見了,長期下來就有子宮內膜異位症,不孕症等著妳了,這就是女生擔心之處了。

 

大家千萬要愛惜生命啊!!!






歡迎支持我的facebook粉絲專頁:经典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