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9日,在李克强总理访问巴西期间,两国发表了一项联合声明。声明表示,连接巴西和秘鲁,打通太平洋和大西洋的“两洋铁路”,其可行性基础研究工作正式启动。


       

“两洋”铁路仅仅是中国改变世界,推行“走出去”、“大基建”战略的重大工程之一,它背后还有若干宏大计划。今天让我们盘点一下,目前已经披露的8大超级工程。它们包括6个由中国政府推动的超级铁路工程,以及民营企业主导的两个运河工程。


       

超级工程一:两洋铁路        


       

2014年7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访问巴西的时候,会见了秘鲁总统乌马拉,明确表示中国、巴西、秘鲁三国将就开展连接大西洋和太平洋的两洋铁路合作,并建议三国组建联合工作组。这两天,李克强总理访问巴西,半年多以前的建议正在落实中。


       


       


       

据财经网报道,“两洋铁路”总长约5000公里,其中2000公里铁路线基本是既有线路,需要新建大约3000公里铁路,并且要经过安第斯山脉。据初步估算,这一项目的预算可能高达600亿美元。


       

韩国《京乡新闻》网站评论称,“两洋铁路”主要是便利中国商品出口至美洲,并由当地输入原材料。拉美国家物产丰富,特别是农产品、矿产丰富,与中国形成自然的互补关系。巴西向中国主要出口铁矿石、大豆、糖、棉花等初级产品。


       

其实,“两洋铁路”仅仅是南美铁路网的一部分,刚刚公布的中巴联合声明这样说:“两国领导人强调开展铁路领域合作对南美研究建设一体化和可持续的基础设施网至关重要”。


       

超级工程二:中巴高铁        


       

这个巴,是巴基斯坦。这条高铁以巴基斯坦的瓜达尔港(由中资企业管理运营)为起点,连接伊斯兰堡—喀什—乌鲁木齐—西安—北京—天津。有评论认为,它不仅打通了中巴经济走廊,事实上等于为中国再造一条海岸线,使中国真正成为雄踞东西“两洋”(太平洋、印度洋)之间的海陆超级大国。


       


       


       

这条高铁加上瓜达尔港,将成为中国重要的能源保障线。有了它们,海湾地区的石油可以直接在瓜达尔港上岸,运输到中国,不用绕过印度、马六甲海峡,无论是距离还是安全性都大大提高。此外,还将对中国的非洲战略、印度洋战略产生强大的支撑,并对印度的“东进战略”产生牵制。


       

超级工程三:泛亚高铁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日前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泛亚高铁今年6月就要开工,从云南西部钻山建一条长约30公里的隧道通往缅甸,再从缅甸向东,伸出一条支线去往泰国,另一条主线则经由老挝、越南、马来西亚通往新加坡。这条高铁线将成为我国通往东南亚诸国的一条便捷通道。


       


       


       

其实泛亚高铁是一个网络,至少可以分东线、中线、西线,如果全部建成,可以将“印度支那”地区全部打通。其中西线也可以大大缩短中国的能源通道,让石油运输不经过、少经过马六甲海峡。


       

超级工程四:中亚高铁        


       

起点是乌鲁木齐,经由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伊朗、土耳其等国家,最终到达德国。这条线路长度也达到数千公里,目前国内段正在推进,境外线路仍在谈判。这条铁路跟历史上的丝绸之路高度重合,可以成为新时代的丝绸之路,可以说是“一带一路战略”的核心工程。建成后,亚欧大陆将连为一体。


       

超级工程五:欧亚高铁        


       

这条铁路比“中亚高铁”还要宏大,它从伦敦出发,经巴黎、柏林、华沙、基辅,过莫斯科后分成两支,一支入哈萨克斯坦,另一支遥指远东的哈巴罗夫斯克,之后进入中国境内的满洲里。目前,国内段已经开工,境外线路仍在谈判。


       

“欧亚高铁”跟“中亚高铁”一北一南,仿佛是孪生兄弟,将欧亚大陆连接起来,打通了西太平洋和大西洋。


       

       


       

超级工程六:中俄加美高铁        


       

这条高铁更为宏大,它从中国东北出发往北,经西伯利亚抵达白令海峡,以修建隧道的方式穿过太平洋,抵达阿拉斯加,再从阿拉斯加去往加拿大,最终抵达美国。当然,这个线路距离实际操作仍然有相当距离,需要美国、加拿大等的同意。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铁隧道集团副总工程师王梦恕,这些跨国高铁的建设都有一个原则,由中方出资金、出技术、出设备去建设,建成后也会由途经国家来参与运营。在此过程中,中方将与相关国家洽谈,用修建高铁来置换当地资源,如中亚和欧洲的油、气资源,缅甸的钾矿,由此建立一个长效合作机制,以保障我国资源的使用。


       

上述6大超级工程,都将由中国政府推动。最近,两个民间企业推动的项目,也被媒体高度关注,也列在下面:


       

超级工程七:克拉运河工程        


       

5月19日,“中泰签署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的报道登上国内各大网络媒体头条,“中国利用克拉运河破解马六甲困局”的说法让不少网友大为兴奋。但是当天晚上,新华社播发了两条稿件,说明这项工程跟中国政府无关。


       


       


       

一条报道是外交部和中国驻泰国大使馆的表态:中国政府有关部门迄今为止没有参与关于此项目的研究和任何具体合作。另外一篇报道,则是追踪事件的来龙去脉,对真实性表示怀疑。


       

但5月14日《南方日报》这样报道了这件事:


       

日前,泰国克拉运河研究和投资合作洽谈会在广州举行,会上签署了泰国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泰国克拉运河是指在泰国克拉地峡区域挖掘一条沟通泰国湾与安达曼海的运河,修建完成后船舶借此可直接从印度洋的安达曼海进入太平洋的泰国湾,与取道马六甲海峡相比,航程至少缩短约1200公里,可节省航运2—5天时间。以10万吨油轮来算,单次大约可以节约运费35万美元。


           

据龙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开凿修建克拉运河不仅将惠及广东、福建、上海、江浙等沿海地带,更有助于中国加强与东南亚、中东、非洲、欧洲各国的贸易往来,助推我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据泰方有关负责人介绍,项目将为泰国民众创造可观的就业机会。


       

但新华社记者查阅工商登记资料发现,“龙浩国际集团有限公司” 在广东省范围内暂未被使用。看来这个工程仍然存疑,但似乎也不是空穴来风。


       

超级工程八:尼加拉瓜运河        


       

如果说修建克拉运河是为了取代马六甲海峡,那么修建尼加拉瓜运河,则可以跟巴拿马运河竞争。而这个神秘兮兮的工程,竟然已经动工了。


       

据《环球时报》报道,尼加拉瓜大运河从加勒比海侧的蓬塔戈尔达河,沿杜乐河进入尼加拉瓜湖,再到太平洋岸的布里托河口,全长约276公里,是巴拿马运河长度的三倍。航道规划底部宽度为230米-520米,水深27.6米、航道的通过能力约9100艘/年,可通行船舶最大吨位达40万吨,计划5年内建成。


       


       


       

尼加拉瓜大运河的正式名称叫尼加拉瓜运河综合开发项目,除了运河外,还包括港口、自由贸易区、度假村、国际机场和公路,总体投资达到500亿美元。中国富商王靖成立的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简称HKND集团)拥有100年独家规划、设计及运营并管理尼加拉瓜运河和其他潜在项目的权益。而王靖本人,背景极为神秘。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8大工程需要协调多个国家参与,面临着所在国政局变动的影响,以及美国等超级大国干预的影响,能否顺利实施,尚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