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瓶结果出炉,世界一哥李宗伟没能重演前国手赛鲁阿玛的0.1%奇蹟。如今横在他眼前的问题,是禁赛期限多久,以及大马国羽会否提前进入阵痛期? 

尽管贵为「超系赛之王」,但李宗伟职业生涯多次与世界冠军擦肩而过,其中2次出现于奥运决赛、3次于世锦赛决赛,1次在亚运会决赛,迄今仍是「无冕之王」。

世界羽联将在B瓶药检出炉后的20天内,举办听证会,这是李宗伟为自己申诉的唯一合法管道,届时羽联3名代表所组成的听证会,将裁决一哥的命运。

把李宗伟「绊倒」的氟美松,并非能提升表现的类固醇药物,主要用于抗炎和复建之用,因此有人认为,李宗伟最低将被口头警告,最高则是2年禁赛。

李宗伟近年来疯狂出征超系赛,让自己积累了不少伤势。有观察者揣测,氟美松这类仍是世界反兴奋剂组织名单上的药物,是一哥「铤而走险」,为了参赛而服用的。

若单给出口头警告,羽联今后反兴奋剂的威信和决心将荡然无存;半年至2年之间的可能性,机率则要大一些。

从明年5月4日至2016年5月1日结束的2016年里约奥运积分赛,是已32岁「高龄」的李宗伟坚持下去的唯一理由,而他也是大马唯一有能力在奥运争牌的国宝级选手。

禁赛2年无缘奥运

若禁赛半年,宗伟正好趁机把伤势给彻底养好,明年5月时重新上路;若禁赛1年,他只能在明年11月才复出,留给他的时间不到半年,要守住世界前8有困难。

最坏的结果是禁赛2年,那等于宣判李宗伟的职业生涯提前结束。2016年11月复出时,他已错过明年的雅加达世锦赛和翌年的里约奥运。

如果最终上诉至国际体育仲裁庭一途也以失败告终,那李宗伟于8月杪哥本哈根世锦赛的银牌,以及9月仁川亚运会的男团和男单2枚铜牌,将全被褫夺。

当然,这还不包括李宗伟将面对的财务损失,以及赞助商声讨的赔偿费。但一哥过去良好的纪录,以及劳模形象,将为他在争取减刑一事上加分。

目前国羽男单小将如陈建铭、苏德智、宋叡洋等,仍需雕琢成器,纵观世界羽坛新生代仍属混战局面,鹤立鸡群者只有中国的新科世界冠军谌龙。

新技术总监弗洛斯特将于明年3月走马上任,在他能否重演当年发掘李宗伟,又一次充当「大马伯乐」的角色之前,大马少说也得先熬过3至5年的阵痛期。

李宗伟有青体部和羽总重金聘请的英国律师助阵,能否拼下「人生最后一战」,仍有待观察,但羽总不得不提前思量,在「后李宗伟时期」的路,该怎么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