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将全面告别营业税。纵有各种考验,于2012年1月拉开试点帷幕的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营改增”)改革或在6月收官。营改增范围扩至全行业,或在下月初迎来最后一批营改增行业的改革方案

经济观察报获悉,房地产业、金融业等领域的营改增方案已经初步确定,可能在6月初正式公布。

5月18日,国务院批转了发展改革委《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的意见》,《意见》提到:力争全面完成营改增,将营改增范围扩大到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等领域。

相关财税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今年年初,财税部门相继同不动产、金融业等相关行业召开座谈会,研究营改增方案。经济观察报了解到,金融业营改增后的税率确定为6%,最早公布的时间为6月初。

上述相关人士表示,“营改增的目的是通过抵扣,实现改变重复征税的目的,营改增现在已经变成减税的一种方式,营改增只是增值税改革的一步。”

收官不易                            

过去对于多数的企业来说,营业税和增值税要分别填写纳税申报表,第一张表交给地税,第二张表交给国税。由于营业税属于流转税,也就是对流通环节的交易额进行征税,导致税负转嫁,进而形成重复征税,比较典型的就是房地产行业。

“营业税以服务贸易为主,计税主要是营业额的全额,增值税是指增值额。可以替代营业税,制度有优势,可以抵扣,避免重复征税,营业税是地方收入的主要来源。”上海财经大学税收系主任朱为群告诉经济观察报。

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税收研究室主任张斌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将服务业纳入增值税范围,服务业理论上进行出口退税了,并且克服重复征税的弊端。这样下游的企业也可以抵扣鼓励服务业的发展。是增值税本身完善的需求。”

2011年,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微博]联合下发营业税改增值税试点方案。2013年,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的“营改增”试点在全国推开,铁路运输和邮政业也于2014年1月1日起正式纳入“营改增”。

2014年6月1日起电信业实施营改增,至此,仅剩房地产、金融保险、生活服务业三大领域未被纳入营改增“版图”。按照国家“十二五”规划的要求,在2015年底前,“营改增”将全面覆盖服务业。

相关财税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今年年初,财税部门相继同不动产、金融业等相关行业召开座谈会,研究营改增方案。经济观察报了解到,金融业营改增后的税率确定为6%,最早公布的时间为6月初。

但营改增的收官之战并不容易。税基难准确界定以及征管困难等问题,金融业“营改增”一直被业内认为难度较大。

按照普华永道中国内地及香港地区间接税主管合伙人胡根荣的说法,营改增将为金融行业带来利好。不过,金融行业的营改增还存在三大待解难题。

诸如,金融保险业征税的原理不清楚。一方面,因为金融保险业有各种各样的产品,如何构思将增值税套用到每一个产品上,目前还不清楚。其次,合规性征管问题。“营改增”后,金融保险业很可能面临着巨量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开具需求,以及严苛的增值税合规性需求。第三个难题在于ERP(企业资源计划)系统的问题。银行等金融机构业务繁多,都是通过系统处理的。征收增值税后各金融机构要重新更新系统,短时间恐怕很难做到。

一位地税人士就直接表示,“现在营改增后,营业税没有了,大家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对于即将收官的营改增,该人士表示,剩余行业的扣除规则太难制定,而且纳税人更喜欢一个确定的税率,来考虑业务预算价格,用抵扣方法计算,不确定性太大,进项发票不好取得。估计金融业、生活服务业也就是换换名字,难以进入抵扣链条中。

而上述相关人士则对经济观察报表示,“银行业的抵扣是将贷款利息作为进项进行抵扣,不动产实施营改增后,由于巨大的成本,在各个行业中,不动产分年抵扣。”

下一步是增值税改革                            

财政部公布的2015年4月财政数据显示,营业税1846亿元,同比增长6.2%,考虑营改增收入转移影响增长7.9%。其中,金融业营业税增长17.2%;建筑业营业税增长9.6%;受房地产市场调整的影响,房地产营业税下降4.6%,

从2012年1月1日起,在上海交通运输业和部分现代服务业开展营业税改征增值税试点。自2012年8月1日起至年底,国务院将扩大营改增试点至10省市。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财政部在2014年成立了税务专项小组,并聘请了中汇税务师事务所和毕马威企业咨询公司担任专项小组的外部咨询机构。这个小组成员包括财政部和国税总局相关司局、国有四大行和一部分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另外还有保险、信托、证券和基金等行业的金融机构,并按行业细分了4个分小组。

“生活型服务业相对来讲大多数是小规模纳税人,进项不好处理。以前营业税管制难也是难在这个地方。”山东大学财政系主任李华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生活型无服务业临近终端,没有抵扣,更多的适用于简易征收。金融业和房地产业的征收难度很大。建筑业和房地产业营改增不仅涉及到本身的营改增问题,还涉及到下游抵扣的问题。金融业的营业税是有很多收入,如何在不降低金融业税负的情况下推进营改增是个难题。”张斌说。

一位金融业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保险业营改增按照6%计税,现在是5%,实际税率在5.56左右。在抵扣中的不动产只有增量可以抵扣,增量中买楼增值税也是分年抵扣,金融、保险大部分都是已经购买的存量不动产,以至于几乎没有抵扣。

营业税涉及收入,增值税涉及收入和成本,特别是成本,比企业所得税还要细。由于增值税可以抵扣,这也会要求企业加大管理成本的力度,比如各种进项抵扣。由于金融机构大部分不动产是通过购买获得,以至于不动产抵扣较少,税负影响不是很大。

朱为群认为营业税不利于资源配置,在市场经济下,不同的税各管一段不适合了。营业税作为一个税种推出,作为制度还是有一些存在,“增值税对于小规模纳税人的,收交易全额的3%,也是变相的营业税。当然收入分享变了。营业税是分行业制定的,税率档次过多。营改增前3%-5%,娱乐业5%-20%。”

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要尽快平衡增值税的税率差别,理想的就是实行单一税率。

“营改增工作虽然即将完成,但增值税的改革并没有完成,一方面的税率差别没有完成,增值税作为共享税的格局未来可能会发生变化,未来如何调整增值税的分配也将提上议程。也是无论如何不能避免掉的,和地方主体税种的构建密切相关。增值税能够更大范围照顾地方利益,营改增之后地方收入困难的可能会缓解。若更加集中中央,地方会更加困难。”朱为群表示,现在来看,增值税会更多或者百分百的集中中央。消费税可能会变为共享税,地方政府征收。

“税制的改革要考虑到行业、中央地方的关系,长远短期策略,从制度设计来讲,税制改革和支出用途、方向建立关系,不能只考虑税收收入的增减,和支出紧密挂钩,用支出的合理性来引导税制改革。”朱为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