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滿身酒氣的醉漢上了一班公共汽車,他坐在一個神父旁邊。

那個醉漢的襯衫很髒,他的臉上有女人的亮紅唇印,口袋放著空酒瓶,他拿出他的報紙閱讀,過了一會兒,他問神父說:「神父,得關節炎的原因是什麼?」

「這位先生,它是因為浪費生命、和妓女鬼混、酗酒和不自重所引起的。」神父如是說。

「噢,原來如此!」醉漢喃喃自語後繼續閱讀報紙。

神父想了一下後,又向醉漢道歉說:「對不起,我剛剛講話是不應該這麼直接的,你患關節炎有多久了?」

「不是我,神父,我衹是在報紙上看到教皇得了關節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