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艾嘉在接受专访表示和董子健的亲密戏完全没有障碍                            

法国当地时间5月21日,第68届戛纳国际电影节竞赛片《山河故人》主演张艾嘉接受媒体采访,详谈此次与贾樟柯的合作经历。她认为《山河故人》展现了贾樟柯非常熟悉的生活,表达的是对时间的感悟。而谈到自己与“小鲜肉”董子健的亲密戏份,她表示自己作为40多年的专业演员,完全没有障碍。对于前段时间自己的导演作品《念念》引发的文艺片排片争议,她认为作为一部台湾电影,《念念》的最终票房并不难看,并表示“非常希望中国人可以有更好的对电影的认知,喜欢自己本地的作品。其实这种成长也是需要时间的。”

谈《山河故人》:大陆的移民潮在港台都经历过                            

据张艾嘉描述,贾樟柯是在某日突然打电话找自己,并给了自己当时的剧本,“当时的剧本跟现在剪出来的版本有点不一样,我那一段戏是很特别的一段戏,加上我以前就看过他的电影,尤其喜欢《小武》,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合作,我又可以尝试新的东西,就试试看。”

谈到成片,张艾嘉认为,前面两段应该是贾导非常熟悉的东西,没有什么好批评的,因为绝对是导演自己心中想说的,至于自己演绎的第三段,十年以后的未来部分,也没有人真正能够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当初会接这个角色,也是觉得我很清楚那个角色是怎么回事。一个香港女人,在1996年因为九七的关系,离开了香港,以为到了加拿大就是一个最美好的句点,没想到婚姻是失败的,又找了一个地方去流浪,跑到了澳洲,其实是寂寞的。所以人到底在寻找什么呢?离开自己最熟悉的地方,去寻找一个更好的地方,是不是最好的一个答案?这个对我们台湾也好,香港也好,我相信我们都经历过,反而现在是中国大陆在经历这个过程,这种移民潮流。所以是算是蛮值得大家去解读它。”

对于《山河故人》三段式的拍摄方法,自己也身为导演的张艾嘉认为,这样的电影有很多,“讲的就是时间,因为很多事情的沉淀不只是短短的时刻就可以造成的。我想对贾导来讲,他现在也到了40多岁,所以他突然之间感觉到时间的沉淀、经验的累积、人生的经历都是重要的,所以他用了三段。在我的一生中我用了蛮多的三段了,我开始大概用第四段了快。”

在合作过程中,她坦言不会去干涉导演拍戏的方式,“这个到最后是贾樟柯作品,应该由他来做最后的决定,我们做演员真的就是来服务导演的。”而对于自己被删减的戏份,她认为都是导演的选择,做演员总会觉得遗憾,但只能尊重导演。

谈与董子健拍爱情戏:专业的部分对我没有障碍                            

片中张艾嘉与比自己小40岁的董子健不仅要谈一场忘年恋,甚至还有床戏,有媒体担心大众会对此不理解,张艾嘉表示,她相信现代人的思维应该很开放,每个人看电影也有不同的解读方式,看到自己能够认同或者没接触过的内容,空间会很大,可以从中寻找自己看世界、看感情的方式,“电影里的两个人都非常寂寞,都有对爱的需求。所以在某一个时刻,两个人突然撞在一块就很容易产生感觉,突然以为那一刹那就是真的,可是当所有的理智都回来的时候,不一定会是这样子。”

而提到董子健,张艾嘉赞不绝口,“他是一个特别特别聪明的孩子,也是一个很专业的演员,反应快得不得了,跟他合作不需要多聊什么很快就进入状况。“不过谈及拍床戏,她认为自己没有障碍,但不知道董子健怎么想,“我已经做了40多年演员了,专业的部分对我而言是没有一点障碍的。我不知道对子健有没有障碍,他到底还是年轻,要面对我这么大年纪的女人,要搂在一起抱在一起,好像有那一段爱情,那一刹那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听到记者描述董子健一开始没告诉妈妈王京花和张姐拍床戏这件事,她大笑道:“当她知道以后肯定还是会有点害怕吧。”

谈《念念》排片少:最终票房并不难看,中国观众的成长需要时间                            

前不久张艾嘉执导的新作《念念》在内地上映,因排片空间小二引发业界对于文艺片市场占比的争议,而《山河故人》未来也会在内地上映,对此张艾嘉表示,并没有就此事与贾樟柯交流,“我相信导演比我聪明太多了,而且导演比我更了解大陆市场。”她坦言,这次做《念念》并没有太大的失望,虽然只有2%的排片,可是最后得到的票房纪录,对于一个台湾片来说,并不太难看。“而且我们得到的回响,在内地和港台都很好。”

张艾嘉表示,自己本来就认清,现在不管是内地还是港台,在任何地方,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反而是昨天我在法国,我和《山河故人》的一个发行商聊天的时候,我们聊到法国的市场。我感触蛮大的,他就讲到法国的市场,是完全可以接受,也最主要接受法国本地的电影。法国的观众是非常熟悉跟希望、渴望看到本地的电影。我也是非常希望,我们中国人可以有更好的对电影的认知,喜欢我们自己本地的作品。其实这种成长也是需要时间的,我也希望我们自己每个人拍的电影都值得让观众去喜爱。我还是会本着我原本拍戏的精神继续努力拍戏。可能慢慢,观众会熟悉,原来电影有很多不同类型。不一定只看好莱坞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