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png

           

老人說,我怕是不行了。

老人躺在醫院的病榻上,病榻前圍滿了來看他的親人。大兒子、大兒媳、二兒子、二兒媳、孫子、孫女、侄子、外甥等等,全都面容悲戚,關切的望著老人。

大兒子俯身上來,安慰說,爸你別瞎想,你這又不是什麼大病,過兩天就能康復的。二兒子也俯身上來,安慰說,是啊爸,你老的身子骨一向很硬朗的,這點小病打不倒你。大家都安慰說,你老就安心養病吧,很快就可以出院的了。

老人說,我的身子我知道,歲月不饒人啊,這一大把年紀了,也該走了,你們都成家立業了,我不擔心了,唯獨那個不孝之子,居然連我的最後一面都不來見。

大家面面相覷,不知該怎樣說。

老人說的不孝之子是小兒子。

小兒子出世不久,他媽便因病撒手紅塵了,是老人又當爹又當媽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拉扯大。那時,老人還不老,是一個普通的工人,由於貧困,老大老二兩個兒子都初中畢業就輟學了,老人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小兒子身上,發誓就算做牛做馬都要供他上大學。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小兒子終於大學畢業了,有望找到一份可觀的工作。老人終於可以鬆口氣了。

孰料,小兒子自願申請到邊疆支教。他說,那裡的孩子們需要我。

家人竭力反對,尤其是老人,他動容大罵,你敢去那遙遠的苦寒之地,老子再也不認你,就當沒養你這個兒子。

小兒子還是悄然去了貴州一個偏遠的山區,一呆便是五年。除了偶爾的往家裡寄點錢外,從未回家探過親,甚至電話都沒打過一個。

老人為此傷透了心,常常淚流滿面,大罵不孝之子。

現在,老人知道自己不行了,他最大的心願就是等著見小兒子一面。說什麼不認這個兒子都是一時的氣話,其實他心裡一直都惦著。在老人眼裡,他永遠是個不懂事的孩子。

老人老淚縱橫,三兒啊三兒,難道你真的在與我計較,其實去邊疆也不是不可以,我們都是為你好啊,你至少要抽空回家來一趟嘛,你跟我們賭氣?

大兒子俯上來,爸,我已經跟三兒聯繫上了,他會盡快的趕來看望您的,這時說不准已在路上了,對了爸,一直忘了跟你說,三兒交了女朋友,是當地的幼師,這次準備帶回來讓您老看看,沒什麼意見就舉辦婚禮了。

老人突然來了精神,我有什麼意見,我一直在擔心著他的終身大事,這小子還算開竅了。

老人微笑著,微笑著,似乎已經看到了三兒就站在面前,他的旁邊還站著漂亮的未來兒媳。老人伸出手來,努力向前,想要去撫摸三兒,可他的手卻在半空僵硬的垂了下來。

爸爸——爺爺——

病房里傳來悲戚的哭喊聲。

醫生護士趕來,告訴大家,老人已安然去世,請大家節哀順變,料理老人的後事。

二兒子撲在床頭,失聲痛哭,爸爸,三兒來看你了,他來看你了。二兒子從包裡拿出一個黑紗裱裝的相框來,照片上的人正是老人口中的不孝之子三兒。

大兒媳說,爸,三兒在四年前就永遠的離開我們了,他是在跟鄉親們一起蓋校舍時從房頂上失足墜樓死的,我們怕您老傷心,就一直瞞著您,還冒充三兒往家裡寄錢。三兒就被葬在了他們小學後面的青山上,是所有的鄉親和孩子自發為他組織的葬禮,那葬禮空前的盛大和隆重。政府沒有忘記三兒,當地的鄉親和孩子們沒有忘記三兒,新建成的學校就以三兒的名字命名,三兒與我們同在,三兒的精神永存。爸,您就安心的上路吧。

外面,忽然下起了淅瀝的雨。


                                                                         997.gif

                                               999.png998.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