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前的冬天,我在街上偶然撿到一個錢包。錢包裡沒有主人的身份信息,只有三美元和一封信。信皺巴巴的,看起來已經被隨身攜帶了好多年。

5f752470.jpg

在撕開的信封上,唯一能辨認的信息是寄信人的地址。我打開信,看到信是寫於1924年——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我仔細地讀信,希望能借此找到失主。

這是一封分手信,作者的筆跡優雅,她告訴收信人邁克爾,她母親禁止她再去見他。無論如何,她會永遠愛他,署名是漢娜。

這是一封美麗又悲傷的信,但是除了邁克爾這個名字,沒有什麼其他有用的信息。或許,如果我查詢地址,市政人員能夠找到信封上寄信地址的電話。

「你好,我想找到一個丟失的錢包的主人。請問是否能查到這信封上地址的電話?」市政人員說那個地址確實有登記電話,但是不能給我。但是她會打電話過去解釋下這種情況。如果房主想和我說話,她會聯繫我。我等了一分鐘,她打電話給我。「有人想和你通話。」

我問她,知不知道漢娜。

「當然!30年前,我們從漢娜的家人那兒買了這座房子。」

「那你知道他們現在住在哪裡嗎?」我問。

「幾年前,漢娜把她媽媽安置在一所私人療養院。或許,他們可以幫你找到漢娜。」

她 把私人療養院的名字告訴我,我打電話過去,得知漢娜的母親已經去世了。接電話的人給了我一個地址,是漢娜現在住的地方。我再次撥通電話,對方說漢娜現在住 在私人療養院,她又給了我一個電話。當我打通這個電話時,總算得知漢娜確實在那裡。那時差不多是晚上十點了,我問是否可以拜訪她,負責人同意了。

「她可能在娛樂室看電視。」負責人和門衛在私人療養院的門口對我說。

我 們走進娛樂室,看到了漢娜,她是一個親切的,白髮如銀的老人,有著溫暖的笑容和友善的眼神。我告訴她我發現的錢包並讓她看了信。她看到信的那一秒,深吸了 一口氣。「年輕人,」她說,「這封信是我和邁克爾最後一次聯繫。」她把臉轉過去了一會兒,傷感地說:「我非常愛他。但是那時我只有十六歲。我的母親認為我 太年輕。他那麼帥,你知道嗎,他非常像肖恩·康納利,那個演員。」

我們都笑了。

「他叫邁克爾·戈德斯坦。如果你找到他,請告訴他,我常常想起他。我沒有結婚,」她說,微笑從她的淚水裡溢出來。「我想沒有人能比邁克爾更好……」

我謝了漢娜,同她告別,乘電梯去了一樓。我站在門口的時候,門衛問我「你從漢娜那裡得到失主的信息了嗎?」

我 告訴他,老人已經給我了一些線索。「至少我知道他姓什麼。但是我可能暫時沒有精力再去找了。」我說,我幾乎花了一整天來找錢包的主人。我們說話的時候,我 掏出棕色的皮夾——紅色的系索上鑲著花邊——給門衛看。他湊近了看,說,「我見過這個!這是戈德斯坦先生的錢包。他總是弄丟它。我在客廳了至少看到過它三 次。」

「誰是戈德斯坦先生?」我問。

「他是八樓的一個老人。我確定這是邁克爾·戈德斯坦的錢包。他經常外出散步。」


我謝過門衛,跑到負責人的辦公室,激動地告訴他門衛說的話。他陪我去了八樓,我祈禱戈德斯坦先生還沒睡。

我們去了唯一亮著燈的房間,有一個老人在讀書。負責人問他是否丟了錢包。邁克爾·戈德斯坦檢查了下,摸了摸他的口袋,說,「天啊,確實丟了。」

「這位善良的先生發現一個錢包。是你的嗎?」

他看到的那一秒,笑著回覆我。「是的,」他說,「是我的。一定是今天下午丟的。我要給你一點報酬。」

「不,謝謝,」我說。「但是我要告訴你一點事情。我讀過了信,就是想找到錢包的主人。」

他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你讀過了那封信?」

「我不僅讀了,我想我還知道漢娜在哪。」

他臉色蒼白。「漢娜?你知道她在哪裡?她怎麼樣?她依然很漂亮嗎?」我猶豫了。

「請快點告訴我!」邁克爾催促我說。

「她很好,就像你當初認識她時一樣漂亮。」

「你能告訴我她在哪嗎?我想明天早上給她打個電話。」

他抓住我的手,說,「你知道嗎?當收到她這封信的時候,我就像死了一樣。我這輩子都沒有結婚,我永遠都只愛她一個人。」

「邁克爾,」我說。「跟我來。」我們三個乘電梯去了三樓。我們朝著娛樂室走去,漢娜坐在那裡,還在看電視。負責人朝她走去。

「漢娜,」他輕聲說。「你認識這個人嗎?」邁克爾和我在門口等著。

她調整了眼鏡,看了一會兒,但是沒有說話。

「漢娜,是邁克爾。邁克爾·戈德斯坦。你還記得嗎?」

「邁克爾?邁克爾?是你!」

他慢慢的走到她身邊。她站起來。他們緊緊擁抱在一起,然後坐在沙發上,緊握著手,開始說起這些年都發生了什麼。負責人和我走出去時,我們都哭了。

「感謝上帝,」我說。「這真是命中注定的愛情。」三週後,我接到負責人的電話。他問,「你星期天有時間嗎,來參加一個婚禮?」他沒有等我回答。「是的,邁克爾和漢娜要結婚了!」

療養院為了讓他們以後生活方便,還給他們提供了一間套房房間。

這是一個令人愉快的婚禮,私人療養院的所有人都參加了。漢娜穿著米黃色的裙子,看起來美極了。邁克爾穿著深藍色的西裝,頭抬得高高的,眼睛裡滿是幸福。你真應該看一看這一對,76歲的新娘和78歲的新郎,在婚禮上表現得就像十幾歲少年一樣青澀甜蜜。

一段愛情故事的美麗結局遲到了將近60年。(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