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最近「台勞」的議題變成了許多人談論的焦點。

許多人說,去澳洲打工不應被扣上台勞的帽子。

許多人說,出國工作那是個人想出去探索世界,

沒什麼不好的。

也有人談到了歧視的議題,

認為我們自己也歧視外勞,

出去被歧視也沒甚麼了不起。

眾說紛紜,也各有各的道理。

在這裡,筆者想提出另一個角度來觀察這件事。

 

坦白說,出國去工作確實是一種個人的選擇,

其實沒啥不好。但是這只是表面的「現象」,

現象可以有很多,但真正值得大家注意的,

是這個現象背後的「原因」。

 


       

 

從經濟環境分析,長期出國工作的台灣年輕人人數,大量增加是相當合理的結果。

 

yes123求職網做了一項「2012窮忙世代 月光族調查」。

93.4%的上班族認為在臺北生活,

每個月薪水要4萬元以上才夠用,其中有65.6%認為,

薪水大概在4萬元至5萬元以上,才可以存到錢。

考量台灣的工資水準,這就是說,

大部分的年輕人的薪水都不足以在台北地區生活。

 

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調查,

未滿30歲的所得收入者2011年的平均年所得僅剩台幣41.6萬元,

比起2010年42.2萬元,2009年42.06萬元及2008年41.84萬元更低。

若扣掉非消費支出(稅費、利息支出等),

平均可支配所得剩35.8萬元,等於每月不到3萬元可運用。

 

試問,每個月不到三萬元的收入,

如何能在大台北地區生存?

 

那麼,出國工作為何可以吸引到年輕人嘗試?

答案很簡單。畢業於國立高雄大學的黃景廷(Rex Huang),

正在澳洲打工度假,在新聞採訪中,

他不諱言:「我在澳洲工作一週五天、朝九晚五準時下班,

『一個星期就有22K』;憑什麼要我們回去領22k?」        

 

這位年輕人的話所言不虛,看看這張圖就知道。

以澳洲的雞肉工廠工作為例,時薪為澳幣18元,每天工作8小時,

每周工作五天的話,周薪就是720澳幣,大約是新台幣22,222元。

 

       

(圖片來源)        

 

當台灣能提供的薪資越來越不夠用,

出國工作當「台勞」,本來就是合理的選擇。

越來越多年輕人成為台勞這現象,其實相當合理。

而且在未來的幾年中,可能會更加普遍。

 

看看這張實質薪資圖表就很容易知道問題所在。

2012年平均薪資是負成長,但是通貨膨脹卻不是。

 

       

(圖片來源)        

 

 

台灣社會的問題是,沒有新的價值被創造出來。

 

目前,全世界都面臨了經濟上的危機。

美國,歐洲均有大量的失業人口,長期找不到適合的工作。

人類世界近年來,並沒有實質的創新足以增加工作的數量。

台灣,在這樣的危機中,並沒有足夠的自覺。

 

目前的台灣對於這個世界性危機的反應,這張照片表達的非常清楚…

       

(圖片來源)        

 

看看台灣成功的創業家們,平均年齡是多少?

著名的成功創業家,平均年齡都相當高。

也難過阿里巴巴的創辦人馬雲會說:

「我說台灣沒希望了,假如七八十歲的人還在創新。」

這後面隱含的事實是,台灣中生代(40-60歲)的創業家,

其實並沒有為台灣創造出足夠的價值。

看看台灣10年內平均薪資不增反退就能夠理解。

 

許多人說,企業剝削勞工。

其實現實是,企業賺不到足夠利潤,

當然只能轉向去剝削勞工。

如果企業有創造出新的價值(如蘋果),

那又怎會去找自己的員工開刀呢?

 

也有許多人說,政府應該有好的產業發展策略,

那就讓我們來看看台灣的產業策略。

數十年前的半導體產業,成功了。

但是之後接著的兩兆雙星。

面板與DRAM,基本上都是慘賠。

以面板業為例,台灣跨入面板產業10餘年,

雖然創造出高達6.78兆元的產值,

但是10年下來賠多賺少,累計虧損約700億元。

而目前似有前景的太陽能與LED照明,

也都面臨激烈的競爭而大幅虧損。

很明顯地,最好不要期望台灣政府有設定策略的能力。        

當政府無法推動好策略,企業又無法創造新價值,

台灣當然只能陷入經濟發展的危機之中。

照此發展下去,台勞人數的大幅增加,

本就是不可避免的結果。

 

我們如何能應對這個深層經濟的危機?

為何產業沒有創造價值,政府也不能推行好策略。

當然,問題還是在於「人」身上。

要解決人的問題,唯有靠教育。

 

台灣長期的填鴨教育,培養出來的人才,

在經濟發展初期的代工式產業結構中,是有價值的。

因為我們需要有大量勞力進入工廠,

他們的任務是「執行」而不是創新。

現在,台灣必須要轉型,必須要開始去創造新的價值。

但是台灣的人才卻無法跟上世界的腳步。

 

有出國留學過的朋友,心中都有同樣的回憶,

在課堂上,台灣的學生們,

總是坐的離教授遠遠的,默默的抄寫筆記。

在他們的腦海中,所謂的學習,

就是念書,考試,取得好成績。

這樣的態度,怎有可能去談「創新」二字?  

其實也不能全怪台灣的年輕人。

因為他們在成長的環境中,

從來就沒有培養過創造的能力。

我們又如何能期望,

他們去為社會創造新的價值呢?

 

台灣的填鴨教育,在這張圖內表露無遺,

學生們被教育成同一個樣子,

卻不問其真正的天份與熱情為何…

 

       

(圖片來源)        

 

 

唯有改變年輕人的心態及學習方式,他們才有可能擁有創新的能力。

 

許多目前世界上成功的創業家,都有輟學的經驗。

許多人誤解了這件事,那不是因為他們叛逆,

而是因為他們渴望學習,去解決問題,去創造價值,

但學校內環境已經無法滿足他們的需求。

換句話說,他們是因為想要真正的學習,才離開學校。

 

這聽來很奇怪吧。

學校不就是學習的地方嗎?

不,目前世界變化劇烈,

學校內舊的學習制度與觀念已經跟不上外面的世界變化的速度了。

創業家們提早離開學校,是為了跟上世界變化的腳步。

 

       

(圖片來源)        

 

 

真正的學習,存在於了解世界,解決問題,激發創意的過程中。

 

我們都知道,台灣理工科的女性學生少,

要女學生們拿起枯燥的元素週期表死記,確實有些勉強。

但同時,台灣女性們平均對於「化學」的知識,

可是遠遠超過男性的平均值。為何?

因為所有百貨公司的一樓,

那些數量驚人的化妝品,全部都是化學的產品。

 

女性們為了解決自己實際的問題,

開啟了真正的學習,她們研究不同化妝品的效用,

其複雜的程度,絕對不亞於學校內的課本。

這才是一種開放式的真正學習。

 

其實台灣學生的天份絕對不差,

只是有太多的天份,被埋沒在填鴨的教育體制中。

我們的價值觀只有考試,

但考試能夠衡量出來的天份太少。

考試的有限性在這張圖裡面險露無遺…

 

       

(圖片來源)        

 

 

人的天份何其多,基本智能就分為八種,

也就是語言、邏輯數理、音樂、空間、

運動、人際關係、自省和自然觀察。

考試體系最多就是辨識出人的語言,

邏輯數理。那其他的天分呢?

通常,就是慢慢地,

被埋沒在填鴨教育的深處,從黯淡,到消失。

 

如果我們能夠打開學生們真正學習的大門,

讓他們能夠提早開始在解決問題,

激發創意的過程中,了解自己的天份,

同時也去探索,了解世界。

那他們就能培養扎實的基礎,去追尋夢想。

而在這些夢想中,才會有著台灣未來新的價值。

 

年輕人的志向可以在不同領域,

他可以是企業家,或是從政,或是其他職業。

但只要他擁有著對世界的好奇,

知道自己的能力,了解世界,樂於解決各種問題。

那不管 做的是甚麼,他們都可以做的很好,

也能不斷的創造價值。

台灣社會,需要的不是一兩個英雄人物,

而是一大群能夠替社會創造價值的人。

 

但是我們仔細想想,要改變已經定型的大人們,

說實在是個不可能的任務,也就是說...

 

台灣會不會成為菲律賓,由年輕人決定。

文章轉至:接棒啟蒙計劃        

 

看完感觸很深!

用勞力換來更多的薪資

卻失去 去創造更多價值的挑戰 

是值得的嗎?

 

好文章 請分享給更多的年輕人思考吧~


       


       


       


       


       


       


       


       


       


       


       


       


       


       


       


       


       


       


       

<轉載>